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散文星空 >

【陈耀光随笔】798参观记

2019-04-30 11:06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有人说来北京,有三个地方必看,一是长城,二是故宫,第三个就是798了。长城、故宫我早就看过,那是看传统,看历史,看北京看中国古老的文化。
    “今天咱们去798看看。”一家人坐上车后儿子说。
    “什么798啊?”我问。“是北京的一个新潮的艺术中心,一群搞艺术的人利用工厂的旧厂房搞起来的。”儿媳向我解释。她这么一说,我就有点儿印象了,记得电视上介绍过,它位于北京朝阳区酒仙桥街道大山子地区,是以上世纪50年代建成的798厂命名的一个艺术区。因为798闲置的老厂房具有德国包豪斯建筑风格,空间宽敞且房租低廉,艺术人看中了这里,他们通过自己的艺术作品,让工业与艺术并存,历史与未来同在,是一个时尚、前卫的地方,这里反映出来的是当代中国文化艺术中最活跃的思维。到798去,当然是看当下的、正在发生的、正在发展变化创新的中国。
    798分成几个展览区,可以依次参观。由于事先我们没有做功课,里面也没有导游,进入798后,我们近乎是盲打莽撞,找个地方,把车停好,就近就步入“751”小广场,这里有一个无人候车的车站、一段铁路、一个唐山机车车辆厂1970年出厂的旧蒸汽机车火车头,牵引着两节客车车厢日夜不动停在了铁路上,铁路和火车头的那边,伫立着工厂废弃已久的几座高矮不一的钢铁炉子,恰成为游人照相选景的一个很好背景。若不是游人对这个背景的青睐,我实在看不出这个地方存在有多少艺术的成分。不过,静心一想,艺术者,美也。既然游人青睐此景,照相留影,必以此为美矣。艺术本源于自然,美就在我们的生活和劳动中,以此推之,当然其中不乏艺术的因子与色彩。其实,这也并非纯自然的景色,火车头和车厢之所以停放在此处而非彼处,自然是人工所为,是艺术家的灵感使然,它们被长久地停放在这里,就为南来北往的游客选取并定格了一个最美的瞬间。
     离开751,又转了几条小街,看了几处不同题材的人物雕塑。与我们通常看到的石雕泥塑大不相同,它并不讲究人体各部位的尺寸比例,这里的人物雕塑似乎都是在哈哈镜底下制作出来的,视觉的独特和个别部位的过度夸张手法的运用,真是令参观者诧异,足以吸引路过此地的每一个游览者的眼球。那组戴着工人帽的铁人式形象的正在迈着大步的钢铁雕塑,那条向前迈出的粗大的腿,表现了工人阶级阔步前进的钢铁般的意志和力量,那个以仰角为视觉雕塑出来的身躯高大、伟岸的红军战士,则显示出无产阶级革命战士宽阔的胸襟和坚定的信念,当然,那尊脑满肠肥、满身赘肉,脸带笑容,肚腹部位的比例大得严重失调的和尚雕塑,让人看了不禁会发出会心的微笑,甚至还真会相信他“大肚能容天下能容之事”,形体某个部位的极度夸张,诙谐有趣,而又不失艺术的真实。
    接着进了几家小店,也颇有特色。这么说吧,小店里的商品与这里的雕塑、绘画和设计等艺术门类一样,也是很富有创意的,甚至也是诙谐幽默的。我们进了一家店,它卖出很多的小商品,说不清是日用杂品,还是算作艺术品,或者算作旅游纪念品,比方说,它那里卖各种证书,有“最优秀妈妈证”、“最牛逼爸爸证”,还有“寂寞证”,“泡妞证”什么的,卖你想都想不到的各种“证”,好玩吧。看的人很多,谁看到都是会心一笑。当然,买的人也不少。不过买者几乎清一色的都是年轻人。他们或者她们把这些东西买回去,应该不是为了给谁颁奖,大概也是觉得好玩,带回去让朋友和周围的人开开心,给紧张的工作和生活添加一些使人感觉轻松愉快的调料。生活本该轻松些,过日子也不能把神经绷得太紧。“泡妞证”这东西看似不那么严肃、也不那么正经,但它没有危害公众秩序,也没有损害任何人的利益,倒给人开怀一笑的愉悦,也不失为一种轻松快乐的生活创意。还有一种白色的搪瓷水杯,它可以用来喝水,是日用品,却又不是简单的日用品,因为每个杯子上印着一条不同内容的短句,有的是激励人的,有的是开涮人的,有的是嘲弄自己的,也很有点意思。什么“我最牛逼,我怕谁啊”,“你怯懦,没有人能替你勇敢。”
    从751到人物雕塑到小店的趣味小商品,无不透出这里的人们对生活的热爱,对创新的追求,对思想的放飞。据说,德国原总理施罗德来到这里,也为这里的艺术创新和保存完好的包豪斯建筑感到兴奋,他说即使在德国,包豪斯建筑也已经不多见了。近些年有许多的外国政要和艺术家都来过这里,连他们都说想不到中国还有这样的表现活跃思想的好地方,体现了中国的改革开放的成果。其实,中国何止一个798,就在我儿子家居住的东三环边上的苹果社区的北区,就是北京22院街艺术区,虽然规模没有这边大,但那也是一个融合了古典与现代、自然与商业、体现了文化、艺术、创新与表现时尚的地方。
    走出小店,已过正午,寒风凛冽,天气很冷,一家人都觉得要解决肚子问题了。可惜,尤伦斯等几个画展没有来得及去看看。
    妻子说“下次吧。”下次要什么时候?我心里想。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