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散文星空 >

【曲斌散文】乡村故事

2019-06-03 15:00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乡村故事
文/曲斌
[1]
我的叔伯大哥70岁了,他依然在我村南部的一座金矿上劳动;大嫂身体不那么好,还时常外出打工,干包装水果的活,风餐露宿的,很辛苦。那天一起劳动,在树下休息时,我说:“大嫂身体不好,别再外出打工了,干好自己家的农活吧。”
 她说:“你有退休金,我们能和你们家比啊。”她说这话时,脸上流露出不愉快的表情。待她走后,山坡上劳动的老书记对我说:“上来休息一下吧。”
我在老书记旁边坐下闲谈。我说:“我劝我们家大嫂注意休息,人家还不满意。”。
“你们刚才的说的话,我听到了。她说的也许有自己的原因,家庭条件往往影响着人们的思想和工作,她在为自己的晚年生活考虑啊。换位思考一下,你怎么认识呢。”老书记递给我一支烟后说道。我想也许是吧,大哥一家的生活不低于村里多数人的水平,但他的几个亲戚生活拮据,时常需要他照顾,这个现实是客观存在的,存在决定意识啊。
[2]
初夏,雨水不那么多,庄稼地里的草也少。那天下午,我在果园为花生喷施农药。山坡下,是邻居大伯在果树的空隙处锄地,我想:现在地里的草很少,大伯怎么在那里锄地呢?回家时,我向大伯那里走去,他正坐在田埂休息。我随口问:“大伯,你这地里的草不多啊,我看到你刚才在锄地啊。”
大伯吸了一口烟说:“咱们庄稼人有句俗语‘锄头有火,锄头有水’这锄头不单是锄草的。”听大伯这么一说,我心中不解,问:“这‘锄头有火,锄头有水’怎么讲?”
“雨水多时,土地的湿度大,那时锄地松土,有利于土地里的水分蒸发,所以说锄头有火。”
“那么锄头有水呢?”我很好奇,问道。
“初夏时节,比较干旱,阳光也不怎么强烈,锄地松土,阳光只能晒干我们我们锄头松的那部分土,有利于保墒。这是所说的‘锄头有水’。”大伯娓娓道来的一番话,让我深思,一把小小的锄头,还有一定的防涝保墒的作用。大伯那番话里透着深刻的哲理:任何事物都具有多样性,生活中,我们需要全面看待我们身边的事物。
[3]
修剪果树,我们多数在春季,有的果农在冬季农闲时间就修剪完果树了,这一年一般不用剪刀了。我们村一位大叔与我的果园接壤,他上山时,腰间总别着一把修剪果树的剪刀,也许是职业的原因吧,他在大集体那会儿是林业技术员。
初夏,果树绿肥红瘦,洋梨的花基本凋谢了,果实也有樱桃般大小了。那天,我在果园为果树施肥,劳动之余,我坐在树下休息,这时,那位大叔从他的果园里走过来,我们坐在树下闲谈。大叔一边与我说话,一边端量着我家的果树,然后指着我眼前的一棵果树说:“你这棵树的许多枝需要剪除。”说完站起来一一指点,说:“这些枝条如果不剪除,枝条之间过密,光照不足。”
我说:“大叔您是内行,帮我修剪一下吧 。”此时,大叔从腰间掏出剪刀,为我修剪了几棵枝条过密的果树。当他剪完后,我端量着,主干与侧枝之间的距离,侧枝与侧枝的疏密更加合理了。我说:“春天,我修剪果树时,还没有那么多侧枝。”
“我注意到了,许多新芽刚长出不久。如果不剪除,它影响着果实的生长。”然后说道:“现在还不明显,在雨水季节,果树的枝条每天都不一样。”
“每天都不一样。”说得好。梨树的生长,和我们生活中的任何事物一样,每天都在发展变化的啊!
 
曲斌,笔名青山多妩媚。龙口市作家协会会员。2001年尝试文学写作。发表的百余篇散文诗歌作品散见于省内的《今日龙口》,《烟台晚报》,《龙口文学》,《胶东文学》,《东营日报》,《黄河口晚刊》,《鲁北晚报》和省外的《淮海晚报》,《荆门日报》,《西南商报》《皖南晨刊》,《映山红》,《华东文学》等报刊。散文《珍贵的书签》获[百浩杯]烟台市首届老年征文大赛二等奖。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