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散文星空 >

【祁河随笔】巫蛊之惑

2019-06-06 14:06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在京苦读四岁寒暑的儿子即将毕业,让他将所提交的论文发来过目。洋洋八、九万字,看得人头晕烧脑。
    作为北京电影学院文学系本科生论文,他写的电影文学剧本《归望》及策划案为古装历史剧。之前已看过提纲和故事梗概,实话说有些茫然和疑虑:一是不知为何不去表现汉武大帝独尊儒术和马踏匈奴的文功武略,反而叙述其晚年身陷病痛、迷信方术与宫庭内斗;二是担心他能否驾驭这种复杂的人物关系和扑朔迷离的历史赏沉钩,忧虑其会否偏离时代与现实主义的创作方向。
    尤其在策划案中,他在分析剧中人物后,意见由陈道明饰老年的刘彻、巩俐饰老年的卫子夫、陈晓饰刘据、周一围饰江充、李沁饰赵婕妤、段奕宏饰卫青,由老谋子导演并赵非、霍霆霄、谭盾等大腕来摄影、美术、作曲,总投资1-2.5亿,也真有气魄!但如何实现却不知何为?
过去说剧本、剧本为一剧之本。目前票房却看中的是大导演、大明星、大制作,尤以是大投入。儿子从小爱看古装剧和京剧,好读历史书籍,到“梦开始的地方”拍了两个作业:《半香》《北地胭脂》,分别叙说的是“明朝”和“民国”的那些事,基本都远离现实。我就隐约感觉是出了问题,到底是教育呢还是娱乐呢?总之上层建筑或精神层面是有了些偏差,但也说服不了他,极可能对我观点还嗤之以鼻。
话还回到剧情:汉武大帝暮年染疴多疑,久居甘泉宫而宠幸赵婕妤和佞臣江充,逐渐疏远了皇后卫子夫与太子刘据。因与太子交恶为自保,江充借严查巫蛊构陷皇后和太子。刘据不得已杀江充,欲入甘泉宫面圣反被苏文等诬告造反,刘彻派兵平叛使卫子夫、刘据先后自杀。一年后刘彻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将江充一家灭族,对苏文施火刑,判率军镇压太子的刘屈氂腰斩。武帝在长安城内建“思子宫”,于太子自杀处建“归来望思台”,以纪念太子,“天下闻而悲之”。前前后后死了几万人,牵连受害的有40万人,史称“巫蛊之乱”。
对此班固《汉书》和司马光《资治通鉴》均有记载,数年前藏《二十五史》,稍有印象。不知可否是他从中查找或产生的灵感,来翻历史旧账,却引起人对巫蛊的了解。“巫蛊”是借助超人或神秘力量,对人、事实施控制和影响,来加害仇家或敌国的一种巫术。它起源于远古,包括诅咒、射偶人和毒蛊等。诅咒在原始社会就已很盛行,古人认为以言语诅咒能使敌国受到祸害;射偶人即用木、土或纸做成仇人的偶像,暗藏于某处每日诅咒或用箭射及针刺之,以使仇家患病身亡的方式;毒蛊则是人工培养毒虫,以其粪便放入饮水和食物中让仇家体内生虫或让毒蚊直接触人体而伤人。
至秦汉时巫蛊术十分盛行,并延续到明清。由于巫蛊的危害被认为是严重的犯罪行为,历代一直将它列为严厉打击的对象。《汉律》中就有“敢蛊人及教令者弃市”的条文,唐宋以至明清的法律都将其列这十恶不赦的大罪,处以极刑。明人邝露说,壮族地区的官员抓到施蛊的人后,将其身体埋在地下,仅露出头部,再浇注上蜡汁点燃烧死。现代许多古装影视作品种,如《芈月传》《延禧攻略》《红楼梦》都有所演绎。
虽然《归望》中也具体描写了陈阿娇因嫉妒卫子夫产下皇子,听从馆陶夫人的主意,用针扎向女巫施法的小桐人来诅咒卫子夫,从而被囚禁失去皇后地位的细节。但作者表现的主题或解析的情感,并非“巫蛊之乱”本身。只是借用这一令人耸闻的事件,揭示了刘彻与刘据父子所处时代的悲剧性格及家庭情感、矛盾、冲突和变故,包括他们周围的大臣与后妃悲欢离合的故事和命运。
剧中有这么一个桥段:已经五岁的刘佛陵与更显憔悴的刘彻在刘据墓前的对话,似乎能说明些问题。
刘佛陵:父君,这里埋着谁啊,霍大人说,父君常往这里来。儿臣看,这里比父君的茂陵还要大。
刘  彻:这里埋着你的大哥哥。
刘佛陵:大哥哥?他是谁啊,儿臣从来没见过他,他也有儿子吗?有,儿臣这么大了吗?是儿臣的侄子吧,儿臣想与他们一起玩。
刘 彻:你还记得父君给你看过的关于轮台的诏书吗?上面说我们不要打仗了,要与民修养。你大哥哥从前常劝父君不要打仗,要减免刑罚,朕从来没听过。你大哥哥不仅有儿子,也有孙子了,他的孙子,比你小一点,现在就关在郡邸狱。
刘佛陵:父君为什么要关着他啊。
刘  彻:为了让你以后的日子,不要像父君这么跌宕。
正如作者在其创意阐述中所说:汉武帝这一历史人物形象已经在无数的文艺作品改编中被数次解读了。无论是在前人的作品塑造,还是大众对于汉武帝这一历史形象的认识都聚焦于他是一个铁蹄铮铮的千古一帝。对于汉武帝人生的认识,也多停留于其北搞匈奴、南抵南越、独尊儒术、开启丝绸之路、四海宾服等政治成就上。而他的家庭、情感生活却鲜少被重视,即便涉及也仅停留在“卫子夫”“立子弑母”“倾国倾城”等典故之中,或者完全抛弃史实重新创造。特别对于他晚年残暴对待自己亲人的“巫蛊之乱”更是为了“避尊者讳”而经常匆匆带过。
他更想通过刘彻晚年一直怀念的长子——“戾太子刘据”的视角,从“伟人身边人”的感受来看待一个建树极高的政治家为何成为一个家庭生活的失败者。其主旨是通过刘氏父子和他们家庭的故事,也能“看到许多中国家庭因为缺乏沟通而造成的问题”,“来演绎当下每一个人都会面临的危机。”
掩卷长思,儿子从小到大似乎就没有带过他玩过,之间十分缺少交流,根本不知他所思所求,思衬他的创作多少也有自己的影子。“从小而大”,类似“巫蛊之乱”悲剧,在现代社会亦有作乱而过犹不及的重演!也须警惕,亦有江充等奸佞之徒,巧言令色、欺上瞒下、兴风作妖。当然更希望有雅士能够青睐和投资《归望》,使之搬上银幕。
(2019.6.3于文园,2194字)


 作者:郝小奇,笔名、 祁 河 ,曾任工厂党总支书记兼副厂长、市委副秘书长、西安日报社长。经济师、高级政工师、高级编辑职称。现任市规划委、决咨委委员,黄土画派成员、曲江摄影学会会员,黄土画派艺术报执行总编。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