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散文星空 >

【李玉霞散文】七里山塘是江南

2019-11-08 14:30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对于江南,我的记忆仅留于小时候语文课本中江南水乡的插图;对于江南的苏州,至今仍是一个概念,真正走进现实版的苏州,走近江南水乡始于一个叫七里山塘的地方。
  山塘街位于苏州古城,水巷,楼房,人家,勾勒出一个真正的江南小巷。若是晚上,山塘街愈是熠熠生辉,夜的漆黑给明亮的山塘街铺上曼妙的背景,让这条璀璨的江南古街跃然而出,携着一份朦胧,摇曳出一份妩媚,一份诱惑。高悬在屋顶的红灯笼即使不想落入俗套,也会泻下一团团昏暗,这恰使它羞涩中露出几分不安。毕竟有灯光不及的地方,山塘街才回归在夜里。美丽的山塘街就这样在或明或暗与遮遮掩掩中和一个正好出现在这里的人不期而遇了。
  街是古老的建筑,在各色灯光的映衬下,清晰可见白墙灰瓦,小楼精致古朴,楼上的木格窗户敞开,屋内有人摇着蒲扇走动。一楼全用做商铺,大小各色饰品及叫不上名字的食物琳琅满目,小商贩们一袭工作装,享受着做山塘人的幸福。丝绸衣饰是店里的主打货物,音乐酒吧给这里注入流行色,悠扬低回的歌声飘荡在街上,融入在水里。批上夜的装束,山塘街容光焕发,很难想象它白天的样子。
  大诗人白居易的“唐少傅白公祠”掩藏在街的一隅,借着灯光,隐约可见大门两侧的墙上一边写“山塘始祖”,一边是“乐府诗神”。史载白居易曾在苏州做过刺史,此地是他众多遗迹中的一个,诗人的一次远官给山塘街涂抹上浓厚的文化底蕴。可惜时间太晚,祠堂已经关门了,只能借着幽暗灯光下诗人的塑像去想象他当年的行走轨迹,揣摩他曾经书写过怎样的文章世事。
  一条狭窄却又四通八达的石板街将各个门户串起来,依偎在一条宽阔的河道旁,从河上面游走的乌篷船判断,水位应该不浅。一名水手打扮的人撑着竹篙摆出一副姜太公的架势,似乎懒得搭理你。古时这里是重要的运输通道,直通古运河。江南的富饶,苏州的出名大概皆由于此吧。
  有笑话为证:一次历史课考试中,有一位学生将“苏湖熟,天下足”解释成“苏州的湖州像天下一只脚似的”,成为阅卷老师的笑谈。于老师而言,对这道题的理解来源于参考书,便觉得学生的解释过于牵强,所以可笑,但究竟真正的“苏湖熟,天下足”是什么景象并不全然了解,学生就更不可知了。假若让一个生长在江南的学生回答这个问题,他是断然不会闹这样的笑话了。
  在一笑了之后,苏州的富饶却令人印象深刻。如今的七里山塘,它的本质远不止于一个数字,一段距离。穿越时光隧道的山塘街将古典与现代完美融合,于流行中极力展现古朴,在时代发展中努力保留历史,传统却不保守,坚持一路向前却不忘过往。它更似一部浓缩的书,内容太丰富,形式太庞杂,让每一个站在这里的人, 只觉得眼睛不够用,语言不足够丰富,头脑不足以发达,每到一个地方,都觉得它与众不同,却道不出;每遇一处景致,总想挖空心思寻找一个词描述,可一时词穷,似乎成了一个傻子,分明在拼命睁大眼睛看,又时时疑心漏掉了什么。山塘街以一个江南长者的温厚与热情欣然接纳每一个走进它的人,满足着他们心中久存的愿望。
   远来的都是客,唯有古朴低调的山塘街将永远相伴在苏州的高楼大厦里,携着梦想走向远方!
   “七里山塘”,谁说它不是江南!
    
李玉霞,女,陕西省千阳县人,教师,以寻常心追寻生活中的灿烂,在意生命中的每一个美好,善待不经意间的回眸,只求认真走过,心向阳光,一路向前!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