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散文星空 >

【陈耀光随笔】又到蟹肥膏黄时

2019-11-12 16:04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秋末冬初,是蟹肥膏黄之时。
    苏州的朋友文祥来榕出差,给我带来一箱十只装的外包装盒上打着正宗的阳澄湖的大闸蟹。去年老黄就问我地址,说要给我快递,我婉拒加力拒,没让他寄。今年恰逢出差机会,他自然忘不了这事,老朋友一片情义感人。
    大闸蟹是一道馋人美味,吃起来也颇多讲究。倘若自己去集市上買蟹,是要通过看(有光泽)、掂(有分量)、剥(蟹黄紧)、拉(有弹力)、闻(无腥臭)一套办法,挑选新鲜好蟹的。吃蟹是要有耐性和技巧的。如果不内行,这个四脚八叉、平时喜欢横行霸道的家伙是不好对付的。不会吃蟹的人,一不小心被蟹螫上的尖刺,扎破手指流血的事也是有的。吃蟹,上海人最有功夫,说是一个上海人,从沪上乘火车,坐定后就开始掏出家伙(一套吃蟹的小工具),细心地吃起大闸蟹来了,火车到北京了,一只大闸蟹还没有吃完。这当然是笑话、是调侃,戏言上海人吃大闸蟹是颇有耐性和功夫的。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