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散文星空 >

【祁河随笔】面对疫情的风范

2020-01-30 17:51 | 西部文学网 |
我要分享
  面对突如其来的疫情,对方方面面都是一个考验。而最难的恐怕就是湖北的各级领导与武汉人民了。
  看湖北省26日疫情通报会的新闻,“口罩”成了一大新闻。王省长不知怎么搞的将省内口罩的生产能力,由108亿只说到18亿只再纠正到108万只。然后台上三人,省长不戴口罩,市长将口罩戴了个反反,秘书长口罩露出了鼻孔。
 作为曾经在媒体工作和为这一级别负责人起草新闻发布稿及搜集相关材料的老同志,着实替他们捏了一把汗。用2019年一句流行语,真正是“我太难了!”
先不说自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蔓延、爆发以来,他们所要思考的问题和安排的事项可以说是千头万绪,许多复杂的情况也都是第一次遇见的。仅是对新型病毒的认识、病人的收治、医疗资源的调配、物资的运输、疫情的报告、生活的保障、如何阻断感染源,包括封城,全力抢救感染者、普及防控知识、宣传引导防止引起恐慌、维护和保障社会秩序等等,都要有一个研判、决策、布置和落实的过程。我想他们面对的压力是无比巨大的,工作的紧张状态也是前所未有的,因此就难免会出现些瑕疵。
  讲这些并不是说在应对过程中,他们的工作没有失误或替这些官员开脱,包括初期对疫情的发展重视程度不够、对所遇到的困难估计不足,对相关信息上报和披露的不及时,对防治采取的措施不很得力。“让党中央和全国人民揪心”,对此他们是“感到非常痛心,非常内疚,也非常自责”的,甚至“愿意革职以谢天下。”而是想讲,在这刻不容缓的时候,无论是谁都应全力以赴,去争分夺秒地坚决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而不是一味的责难、追责,抱怨、撒气,或发泄不满情绪、不怀好意的造谣和传谣“武汉书记市长被撤职”,质疑“谁耽误了武汉”,要求某某“走两步”下课,以涣散军心和分散我们应有的注意力。
  笔者认为,目前最重要的是按照中央的统一部署,统一领导、统一指挥、统一行动,凝聚力量、集中精力,迅速有效地阻断和遏制疫情传播的渠道及蔓延的势头,争分夺秒地全力救治感染者,打赢这场人民战争。而不是拿现   在正指挥千军万马抗击“新冠”的官员来开刀和祭旗,自毁干城或自乱阵脚。
当然也绝不是不可以如17年前,对抗击非典不力的高官免职,以更干练的人物临危受命。特别是要对那些瞒报疫情、昏庸失职,擅离职守、不敢担责,消极应付、临阵脱逃,不作为、乱作为、慢作为的干部要坚决地查处,杀一儆百,以儆效尤。更重要的是在这场严峻斗争的实践中“考察识别干部,激励引导广大党员、干部在危难时刻挺身而出、英勇奋斗、扎实工作,经受住考验” 。作为过来人,我知道奋战在斗争前沿和指挥中心的官员,也需要加油,他们所担负的责任和使命更大。
  这也使我想起17年前王岐山同志临危受命,上任刚刚10天接受央视王志直播采访,实话实说的几个段视频:他采取的措施首先是切断感染源,严格地实行“隔离”;以高度的组织化,“军中无戏言”,保证各项措施的落实;公开信息、畅通渠道,“张开嘴马”给老百姓以信心;建立小汤山医院,将宣武医院、中日友好医院改为非典医院,提高收治和治愈率;群策群力,联防联控,依靠人民群众共同打赢抗击非典战役。现在用来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仍有指导意义。
几天来宅于海南网上看了两则旧闻:一是行将就木的大清帝国,在1910年10月东北爆发大面积鼠疫时,任命剑桥毕业的医学博士伍连德为东北三省防疫总医官。伍连德在总督锡良的大力支持下,顶着巨大的压力,迅速锁定病源和做出人传人的判断,采取了管理传染源、切断传播路径、保护易感染人群三项措施。在辛亥年大年初二,集中火化了2200具病人尸体;改装120节火车车厢,隔离观察疑似者,从1911年1月停运铁路,在山海关设立检验所,凡经过者均需停留五天观察,并断绝京津交通;发明“伍氏口罩”,要求居民和一线与病患接触的医护人员和警察佩戴。时任东三省总督锡良做了三件事,一是要求各地方每天用电报汇报疫情,不停地向朝廷上书报告实情;二是充分信任和支持武连德,听众焚烧尸体和建立卫生防疫机构;三是向银行借款来保障防疫费用,对防疫人员进行褒奖和抚恤;四是对庸碌无为、推诿拖延的官员,毫不留情的予以革职。由于官员效命,措施得力,到四月份这场致使6万生灵死去的东北鼠疫被彻底扑灭。
二是17世纪的欧洲,一只病变的老鼠把病毒传给了英国人,英国人再将它传染给了整个欧洲。这就是令人极其恐怖的黑死病,蔓延的鼠疫夺取了2500万人的生命。这场灾难从伦敦开始扩散,但英国北部却安然无恙,这一切要归功于一个叫亚姆的小山村,是这里的村民悲壮地选择了牺牲,将瘟疫挡在了英国中北部的“大门”之外。
亚姆村很小,却是个连接英国南北的交通补给点和商旅人员的必经之路。当一名来自伦敦的布料商人把病毒带来,致使与其密切接触的一家四口死亡,包括为他们看病的医生及探望才也都 死亡,村民们也出现了发烧等症状。村民在讨论要不要逃离时,牧师威廉说:“如果往北撤离,肯定会把瘟疫带到北方;如果留在村里,或许可以阻止瘟疫波及剩下的大半个英国。”最后村民做出最痛苦的选择:留下来,阻止瘟疫通过亚姆村蔓延至北方。
于是村民用石头垒成一条高墙,发誓言永不越过这条边界。经过400天的坚守,全村344个人,只剩下77个人活着。“走的话未必能活,谁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感染瘟疫;不走的话就会死,哪怕没感染的人也很容易被感染。但我们愿意试试,因为善良需要传递下去,后人们要记住善良。”这段当时讨论的决定,被刻在亚姆村中央的纪念碑上,并写入1950年版的英国教科书中。
这两则故事,我想一定会对我们的官员和普通的群众有所启迪和帮助。当灾难来临的时候,相信中国人一定能够挺身而出,加油鼓劲,彰显出自己的风范。

作者:郝小奇,笔名、 祁河 ,曾任市委副秘书长、西安日报社长。高级编辑职称,现任黄土画派艺术报执行总编。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