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散文星空 >

【西部文学战疫情献爱心征文】【李收顿随笔】

2020-02-08 15:01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西部文学战疫情献爱心征文】【李收顿随笔】渴望阳光下的自由呼吸

早上去办一件急事,我便戴上口罩出门。

自冠状病毒疫情爆发以来,这是我第一次戴口罩出门。出门前,爱人一再叮咛:“按电梯按钮、开门时,手里垫上纸”,“把口罩戴好,不要跟陌生人说话,不要在人多的地方逗留……”,爱人的话啰里啰嗦,要是以前我早就听烦了,可现在听来,不但不觉得烦,反而觉得很温馨,因为病毒如今已经严重威胁到每个人的生命安全了,谁还敢小觑?

小区门口,门卫们捂着口罩,对进来的人进行认真的检测、登记。看到这儿,我禁不住发出长叹“唉……”。

街上空旷清冷萧条,不复往日的生机勃勃。戴口罩对我来说简直就是一种折磨。我只觉呼吸很不自然很不顺畅,喉咙难受,胸口也堵得慌。更糟糕的是,从口罩里呼出的气,很快就把眼镜罩得雾气腾腾,世界在我眼里变得模糊一片。我不得不摘下眼镜,等镜片上的雾气消褪后再戴上。老实说,我真想把口罩一把扯下来扔到地上,可我不敢。因为我知道,这个时候口罩对我和14亿同胞来说,是最忠实最可靠的安全护卫。尽管它让我们很不舒适,但我们别无选择。

走到办公楼,我像往常一样准备按电梯按钮时,才发现电梯早已停运,我明白这是公司采取的一项防控疫情的重要措施。

事情办完了,便往回走。举目望去,办公楼周围以及各小区门口贴满了疫情防控宣传物,这些和寥寥无几的行人形成鲜明对比,让我心生悲愤:“这世界究竟怎么了?这么短时间里,中华大地竟然冰火两重天?是谁把撒旦放了出来,让它荼毒炎黄子孙,乃至于村村封路,人人捂上口罩成为宅男宅女?”

这一段路程,来回不过三两公里远,可这一次,我只觉得有亿万光年之遥。一路上,那种沉闷那种压抑那种生理心理的极度不爽,促使我加快步伐,快快回家!

终于进了家门,我迫不及待要做的第一件事,不是用肥皂认真洗手消毒,而是摘掉口罩,大口大口地呼吸!这个时间,还有什么比自由呼吸更珍贵?名利地位权势?它们在此时此刻都成了狗屁!

我知道现在要想自由呼吸还很难,这需要全国人民在党中央领导下同仇敌忾,步调一致,共同防止疫情蔓延,直至打赢这场人民战争。

我知道,谁都想自由呼吸,可要恢复自由呼吸,还需要我们认真反思。首先要提高每个公民的思想意识,特别是安全防范意识,真正对大自然敬畏有加。这次冠状病毒,不就是那几个无知无畏的脑瘫脑残者,以吃动物为乐为荣,从而将病毒从动物身上传播给无辜的同胞,并迅速蔓延到全国的吗?“不作死就不会死”,那几个海群之马死有余辜,自不必说,但他们给中华民族带来的这场浩劫,如何清算?从根上说,愚昧加虚荣铸成了他们的滔天大罪!

这次病毒疫情,也给我国的危情应对管理机制带来极大的挑战:如何果断启动安全防控应对系统,将病毒危害遏制在有限范围,这不仅是武汉市、湖北省的领导需要深思的事,也是整个中国政府管理部门需要深思的事!

长期以来,我们习惯了把动物关进笼子里任由役使,可这一次,大自然和我们开了一个黑色的幽默玩笑——让动物把人类关进笼子里,使人类也体味一下不尊重它们,被它们虐待的感觉。从这点上说,这个玩笑算是大自然给我们的一堂极其深刻的教育课——

作为生物,大家都是大自然的臣民,只有和谐共处,才是共生之道。须知人类还很稚嫩很脆弱。对大自然来说,不论人类能力有多大,人类都是弱小和不堪一击的,更是可有可无的,因为人类对大自然的认知极其有限非常苍白,而对人类来说,大自然是广博无边和无可替代的,它是人类唯一的依赖,人类无法脱离它而独立生存。

这一堂教育课,无疑是大自然馈赠给人类价值连城的礼物,在我看来,这件礼物,远比我们无拘无束地在阳光下自由呼吸更为弥足珍贵!

李子,原名李收顿,男,陕西省武功县人,现供职于中国航天科技六院,系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陕西省诗词学会会员、陕西省散曲协会会员、陕西省国防作家协会副秘书长、陕西省少年儿童文学研究会副会长、武功县作协理事、武功县朗诵学会会长、中国新写实主义诗歌成员、《西部文学》副主编。

1997年以来,在《延河》、《作家报》、《中国航天报》、《中国诗歌》网、《陕西工人报》、《有邰文苑》《北疆文艺》、《中国先锋作家诗人》、《剑魂》、《秦都》、《咸阳日报》、《现代作家文学》、《西江文艺》、《五月》、《中华情》、《宝塔山》、《西部文学》、《咸阳诗词》、《咸阳诗刊》、《三秦文学》、《航天推进》等媒体发表诗歌、散文、通讯等500多篇,有多篇入选《中华情全国诗歌散文作品选集》、《剑魂》、《中国先锋作家诗人》、《西部文学》等作品集,并在各级征文中获奖。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