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散文星空 >

【西部文学战疫情献爱心征文】【徐晟散文】这

2020-02-12 17:32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西部文学战疫情献爱心征文】【徐晟散文】这个春节,我在家隔离

    “以前想当猪,吃饱了睡,睡饱了吃;现在想当狗,真的很想出去遛一遛。”网上这个段子,虽是调侃,却道出了这个春节被疫情困在家中人的窘况。
    腊月二十七,女儿从杭州回来。家人团聚,欢天喜地。
    “武汉肺炎太吓人了。许多地方口罩脱销,家里存了口罩没有?”刚放下行李,女儿就问。
    之前在网上看过新闻,说武汉几十个人感染不明原因肺炎,还有人死亡。一千多万人口的大武汉,几十个人感染病毒,感觉不算什么大事,再说死的是抵抗力太弱的老人,所以没怎么关注。
    女儿让我赶紧去买口罩,说再等肯定没货。我虽不情愿,还是出去找了几家药店,买回几包口罩。女儿一看,说我买的是普通口罩,不管用,要外科口罩。女儿从包里掏出自己带回的两包口罩,告诉我二者的差别。
    女儿说外科口罩是一次性的,她买的口罩少用不了几天。晚饭后女儿坚持要去买口罩,出门前硬要我和妻都戴上口罩。我觉得女儿有些反映过度,毕竟安陆还没有发现病毒感染者。
    “亏你们还是老师,一点防护意识都没有。难怪网上吐槽,劝老爸老妈戴口罩比当年他们劝我们穿秋裤难多了!”女儿这么一说,我们只好戴上口罩。
药店的口罩真的被抢购空了,只有一家药店说“明天有货”。
第二天一大早,女儿就督促我买口罩。药店门前排着长长的队伍,那家药店还真进回口罩,只是价格比平时贵一倍。
腊月二十九,看到武汉“封城”的消息,才知疫情严重,绝非女儿神经过敏。
大年三十,看春晚的心情不像往年那样轻松。网上说春节期间尽量不要相互走动,女儿也说保命要紧,不让我初一出去拜年。乡下规矩,不拜年意味着“翻亲戚”,电话拜年又觉得不礼貌。天亮时还在纠结要不要回乡下老家拜年。虽然知道出门有被感染的风险,但我们这辈人把礼数看得很重。
“求您了,不要出去好不好?命都没了还谈什么礼数?”女儿愤怒了,妻也反对我回去。只好拨打大哥的电话,准备挨批。
祝贺完新年,我向大哥解释没回老家的原因。 “今年都是电话拜年,塆里‘拜跑年’也取消了。都在家里待着,哪儿都没去。”大哥的话出乎我的意料。
“拜跑年”是我们老家的规矩,初一早上,塆里人要相互拜年。因为赶时间,拜年时说一声“恭喜发财”就去下一家,所以称为“拜跑年”。听了大哥的话,我终于心安了。看来村干部的宣传很到位。
疫情的严重程度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武汉确诊的人数急剧飙升,湖北各地相继启动应急措施。孝感封城了,安陆封城了,就连乡镇也开始封路。专家说新型冠状病毒的传染性超过2003年的SARS病毒。
疫情传播太快,单位和社区要求从武汉回来或者经过武汉回来的登记造册,跟武汉回来的人有密切接触者也要自己隔离观察。其实没接到通知时,我家已经开始自觉隔离。女儿开玩笑说“我怕人人,人人怕我”,我们怕被别人感染,别人怕被我们感染他们,还是待在家里,少给国家添乱。
封城、断路、停运,全国各地都在采取防控措施。女儿上班的时间眼看就到了,还不知怎么能去杭州。
“国家总会有办法的!”我安慰坐立不安的女儿。第二天,国务院办公厅发布了延长春节假期的通知,女儿的心才算安定下来。
吃饭,睡觉,刷屏,玩游戏。
确诊病例每天增加过千。邻近小区接二连三传出有人感染。我理解为什么有人会去数自己窗外有多少片樟树叶;我明白留守武汉的市民正月初五晚上为什么一呼百应组织起900万人的大合唱。疫区隔离,需要解闷,更需要给自己打气。
正月初七下午,忽然感觉喉咙干痒,头晕咳嗽,胸口闷,站不住。妻也说头有点晕。我心里有不好的感觉,估计妻也有这种感觉,只是怕吓着女儿,没有明说。还好没有发烧,以前出现过喉咙痒的症状,喝几包板蓝根,喷点西瓜霜喷剂就没事了。这些药家里都有,我按以往的方法用了药,赶紧睡觉。
胸口难受。身体沉沉下坠。无边无际的黑。世界离我渐渐远去……
“哇嗷,哇嗷——”忽然听到几声猫叫。我摸一摸身下,硬硬的,是床——我还活着!
瘆人的叫声再一次从窗外传来。我心里暗暗感激这只“叫春”的猫。
早上起床,人清醒多了。头不晕,也不发烧。虽然还有点咳嗽,但可以肯定不是武汉肺炎。
“会不会是病毒离我们越来越近了,我们的免疫系统在与病毒战斗?”妻像个想象丰富的孩子。
“那我们就加强锻炼,增强免疫力,打败病毒!”隔离在家,光顾着刷屏,我感觉需要锻炼。
于是我们放下手机,早餐晚餐后都在客厅锻炼一小时,身体渐渐恢复。
女儿接到订单,开始在网上办公。虽然国家通知延长假期,但女儿理解老板的难处,私营企业,不开工亏不起。能替别人着想,女儿真的长大了。
特殊时期,学校也启动了应急措施。九年级面临中考,学校要求老师们利用这段时间,网上辅导学生在家自学。我也进入工作状态,制定辅导计划,准备导学案,设计练习,查看作业……
人一忙起来,就忘记了恐慌。窗外的阳光照进书房,暖暖的,我感觉春天就要来了。
“好消息,安陆今天无新增病例!”妻忽然推门进来,一脸灿烂,显然她刚看了疫情速报。看样子要迎来防控“拐点”,我们的隔离生活该结束了。
钟南山院士曾说:“解决疫情最快,成本最低的方式就是全中国人民在家隔离两周。”网友戏言:“待在家里,不到处乱跑,就为祖国做了最大的贡献。”这样一想,心中豁然。这个春节,在家隔离,我不算逃兵。
作者简介:徐晟,中学高级教师,湖北省作协会员,《太白风》文学季刊散文编辑。在《光明日报》《工人日报》《中国教师报》《中国社区报》《中国质量报》《湖北日报》《长江日报》《新民晚报》《成都晚报》《人民代表报》《楚天都市报》《乡镇论坛》《山东青年》《莫愁》《速读》《华夏散文》《连云港文学》《浦口文艺》等报刊发表散文四百多篇,出版散文集《炊烟挂在树梢上》。
通联:湖北省安陆市涢东学校初中部文综组(南门)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