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散文星空 >

【西部文学战疫情献爱心征文】【小桥流水散文

2020-02-24 12:09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西部文学战疫情献爱心征文】【小桥流水散文】致不甘平凡的自己
 
                             
         这几天心里老是空落落的,很想知道年前回到山野乡村老家的牛二嫂,现在怎么样了?这场突如其来的瘟疫(武汉新冠状病毒肺炎)对她们那里有沒有影响?山那么高,林那么茂盛,空气那么清新,山泉那么甜,瘟疫怎么可能跑到她们那里去呢,不可能,此时的她一定正带着孩子,伴着父母,围着火炉涮火锅呢,她那憨实的老公正在厨房忙着……
         曾经有位老同学问起过我:“老同学,你写的牛二嫂是真实的现实中有这么个人吗?”我回复他说,文学来源于生活,牛二嫂是我们这群打工者里面的一员,里面也有我的身影。他不说话了,打工者,干的是城里人不愿干的脏活累活,又苦又累还挣钱少,最主要的是得不到应有的尊重。
         因为疫情,全国各地都采取了战时的管控措施,大专院校开学推迟到三月份了,于是我带着人去其他几个项目部增援,因有些人春节回家,遇上了封村、封城、封路,一时半会出不来,出来了也要隔离至少14天,期满经检查身体健康才能到公司上班。感受到了一些人,一些领导,一些公司对保洁工的鄙视态度。在城里人眼里,做保洁的人大部分来自偏远的农村,没什么文化,年龄偏大还长得不那么讨人喜欢,受歧视那是自然的,别想他们对你有多好,不随时挑刺找你麻烦就是万幸。就拿现正经历的疫情防控,像上海张江的金蝶物业公司发给保洁工的一次性口罩,就是那种像纸一样薄,轻轻一撕就烂的那种,就这还不是每天一片。当然也有好的公司,他们对抗疫在最前线的保洁工是很尊重的。如上海合庆的菲尼萨光电通讯有限公司,公司无论是领导还是员工,对保洁工都是很尊敬的,非常尊重他们的劳动成果,拿保洁工当他们自已的员工一样对待。疫情防控中,发给保洁员的口罩都是享受公司领导级的待遇。
        这些卑微的保洁工,他们一直都很努力,不仅出门要看天,进门还得看脸色,默默无闻的工作。他们为城市的干净亮丽奉献自己,同时还要忍受一切不公待遇。有位网友点评说:“吞下了委屈,喂大了格局,格局决定结局,定位决定地位,年轻时的苦不怕,老了的苦才是真正的苦。”
         这话虽有哲理,但感觉总有点站着说话不腰疼。沒有谁不想过舒服安逸的日子,脏活累活总得有人去做吧。也是哈,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小时候不好好读书、不好好学技术,现在即无文凭又无技术,人老了也不好看了,怎么能受人待见呢。人都去城里了,粮食还要人种不。有句佛语说,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现在瘟疫时期不是也有城里人羡慕农村的好吗。
          其实,现在没点文化要做个保洁工也不容易。上班刷脸、按指纹、拍照上传,什么叮叮打卡等形式多样,名目繁多。手机上除了朋友圈还有微信工作群,许多通知、工作安排都在群里,你不会微信你什么都不知晓。目前眼下的疫情防控,各单位每个员工都有好些表格需要填写,且几乎都是电子版的,需在手机上填写发送。曾有一公司女后勤管理人员退休后来做了几天保洁,才做了不到两个礼拜就不干了,感叹说,现在的人要是沒点文化,连个保洁工都做不了,并不是想象中的“傻子”都能做。
         牛二嫂回乡,有她的无奈。疫情快要解除了,全国许多城市的大小企业陆续复工复产,但人们发现,企业复工了,有些员工却失业了。我店念牛二嫂其实是在心里店念我自己,城市已越来越容不下我,乡下也离开越来越远,我该怎么办?这些问题我不得不去面对,不得不去思考。
       今天在手机相册里翻看到以前在一超市地下餐厅吃饭时拍到的一张照片,一个跑外卖的女孩子手里拎着一袋硬币到前台换整钱,不是说女孩长得有多漂亮,而是因为她穿的那件黄色丅恤衫的后背上有一串醒目的文字吸引了我:“给我一杯可乐,我能摇动整个地球”。”是啊,整天愁目苦脸也解决不了问题。俗话说:“车到山前必有路”,办法总是有的。
生活,
你给我压力,
我还你奇迹!
努力的意义:
不要当父母需要你时,
除了泪水,一无所有。
不要当孩子需要你时,
除了惭愧一无所有。
不要当自己回首过去,
除了蹉跎,一无所有。
致不甘平凡的自已!
              2020.02.22上海
作者简介:任朝鹏,男。网名:小桥流水,四川绵阳人,中共党员。《西部文学》签约作家。《中华精短文学》学会会员,签约作家。文字散见于《西部文学》、《精短小说》、《大渡河》、《江山文学》等期刊及其他一些文学网站。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