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散文星空 >

【高杨斌随笔】小院春色

2020-03-25 17:04 | 西部文学网 |
我要分享

小院懒懒地躺在城市的中央,尽情地享受着春的抚摸。

最耐不住寂寞的是那草坪中的野花。惊蛰的雷声还未响动,野花就从干枯的草丛中小心翼翼地跻了出来,那状如绿豆、蓝中透亮的花朵羞羞答答地绽放开来,尽情地向人们展示着春的律动、生命的复始。

不须时日,西墙脚下的大柳树也不甘寂寞,迎着微风轻轻地舞动起来。在这轻轻地舞动中,她渐渐伸开了腰肢,嫩绿了枝条,吐出了新芽。

“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一首美妙的唐诗还没来得及细细品味,一树树含苞待放的玉兰就抢走了吟者的诗意。白的、紫的、黄的,各色玉兰像足月的孕妇,把个花蕾撑得满满的、沉甸甸的。摄影爱好者把握住了这生命的一瞬,围着娇艳的玉兰,频频按下了快门,要将那美丽的一瞬永留在岁月的相册里。一夜东风过,满阶玉兰香。天色刚刚黎明,一阵叽叽喳喳的鸟语声早已惊醒了玉兰。玉兰怒放了,白的像蓝天上的云,紫的像少女的裙,黄的像玲珑的玉,一树树凌空绽放,紧紧地吸引了人们的眼球。

 

兰花尚未落,樱树满芬芳。如果说玉兰花是淡雅的、清新的,那么樱花则是芬芳的、浓郁的,甚至还带有“酸酸的醋意”。它“嫉妒”玉兰花开得早、开得艳、开得香,于是将自己精心打扮了一番,一簇簇压得枝头弯下了腰,一束束挤得枝干抱成了团,一片片密得枝丫透不过风,在春日的庇护下显得格外耀眼,比霞光更纯,比胭脂更匀,比水彩画更令人心怡。

“乱花渐欲迷人眼”。樱花过后,春也就匆匆走完了一半,鲜花的世界也渐渐变为绿色的海洋。而小院的绿,不仅仅来得早、来得盛,更有一丝丝南国的风韵。俗语讲,“栽的梧桐树,引得凤凰来”。小院里没有梧桐,却有一片长得非常茂盛的竹林。不知何时,一群莫名的小鸟占据了竹林,他们准时进行聚会,让本来静寂的小院好一阵喧闹。他们在忙什么,我们不得而知,正如他们不知我们在忙什么一样。听厌了车辆的翁鸣,听厌了城市的聒噪,这枝头鸟儿的啁啾,倒让人觉得幽静而恬然。

“未出土时先有节,便凌云去也无心。”当春的脚步越走越紧,新生的竹笋就会破土而出,带着外衣、带着羞涩,颤巍巍地矗立林中。转眼几天,它们便会脱去残破的外衣,一节一节不断攀升。梅兰竹菊,岁寒四友,唯有竹子充满了阳刚之气、是情属于仁人君子的。清代郑板桥一首“衙斋卧听萧萧竹,疑是民间疾苦声”,代表了数千年知识分子的家国情怀。

春风如贵客,一到便繁华。畅游于小院之中,一处处、一层层、一树树的鲜花,带着芬香,带着骄艳,扑面而来,洒向漫游的行人。忽然,一股东风袭来,一阵小雨急落,将这飘荡的芳菲无情地给揉碎,化作了春泥,化为了壶觞。于是,春醉了,人醉了,小院也醉了。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