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散文星空 >

【秋燕随笔】一张发黄的买房收据

2020-04-08 11:16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今天在家寻找东西无意间翻出躺在犄角旮旯里的一张发黄的买房收据。这几十年我几经搬迁都没有把它丢弃,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何要把它留下来,因为它已经没有什么实际意义了,几十年过去了,房屋早己被外侄子拆过翻盖成新房了。
可是当我今天再一次看到这张发黄的买房收据,心里还是涌上许多难以忘却的回忆,这一张小小的发黄的收据是浸入了母亲对子女爱的见证……
42年前,母亲已经是66岁了,父亲已经去世一年了,那时我家生活条件是不太好的,我刚刚高中毕业回乡务农,母亲已经是体弱多病了,基本上重体力劳动都不能做了,当时除了大哥在部队每个月寄五元钱回家,另外小哥买一些家中的油、米、柴火,再就是我一个月在生产队挣的工分钱了,一个月8一10元钱,母亲把这15左右的钱尽量节省,从来不乱花一分钱。
记得是在1977年底,有一次小哥在石台县粮食局开车到老太平(现在的黄山区)出差,他利用休息时间抽空到了大姐家去看看,大姐原来是在老太平县阳溪镇的一个农村里,后来国家在老石台县及太平县部分地区上建设陈村水库,姐姐她们也属于移民范围。这样她们一家被安排搬到太平县的一个老山里,哪里生活环境非常差,姐姐生了六个孩子,四男二女,还有一个80多岁的婆婆。姐姐本人腿还是有残疾的,听母亲说,姐姐小时候腿生病,没有钱治疗,落下了残疾,姐夫个头矮小,干田间农活不行,所以可想而知,大姐家是何等之困苦了。当小哥看到大姐家一间旧房子,四面凃壁,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具,几张板搭成的床,看到大姐家一贫如洗,小哥流泪了。小哥他回到家把大姐家情况同母亲一说,母亲当时就泪流满面,她说要想办法把大姐一家从那个穷山村里搬出来。几天后母亲就拖着带病的身体到了老广阳的一个移民村(原来是石台县的永阳乡)找到一个老熟人,那位老熟人是生产队长,母亲把大姐家的情况向那位队长介绍后并请求接受我大姐一家。当时队长听了以后也非常同情,第二天就召开生产队领导会议研究决定接收我大姐一家。母亲万分感激。

  当时队长说人接收了,但住房你们要想办法解决,母亲问队长村里有没有可卖的房子,这时队长想了一下说,说生产队有一栋三间旧房子,但是必须购买。价格200元。母亲一听说那就买下来,我回家筹钱。母亲第二天回家把她不知积累了多少年的180元现金并向别人借了20元,一共200元。母亲拿着钱又去广阳把房子给买了下来。当时买房子时生产队出的这张收条,母亲拿着收条回来了。记得当时是小哥开车把大姐一家从太平老山里搬到了母亲给她们找的这个地方住了下来,后来姐姐一家生活比原来好多了。但是母亲从没有同大姐说过要这一笔钱。她老人家也没有同我们子女说过房子是她出钱买的。这张收据一直压在家里一个破箱子的最底层。直到母亲去世,我搬家出来时翻开箱子看到了这张收据。当时我什么也没说,只是默默地把它收藏好并带在身边。
一张买房收据那是老母亲对自己子女无限的爱,在那个贫困的年代,200元钱是一笔很大的数字,母亲辛辛苦苦把多年的积蓄全部拿出来给大姐买房,这也就是一个母亲为儿女才能如此舍得。
母亲一直非常怜惜我的这个大姐,记得母亲在临终前对我说:"我快不行了,其他的也没有什么不放心的,唯一的就是你以后对大姐要多关照,她的生活条件不好"。我含泪点头答应了。我一直遵循母亲的遗愿,在后来的日子里,每年我都给大姐买衣服和零花钱,最后大姐腿断了我去看她多次,并且给她五千元钱让她买点东西吃。姐姐看到我一去就流泪说,我这个妹妹比儿子女儿都好,这一辈子都是靠娘家人帮助才有现在的家。姐姐说的没错,我们是同胞,一脉相承,我们兄妹几个在姐姐在世时都给予了帮助和支持。这也是母亲的教育和嘱托。

如今姐姐早已去了天国,我们同姐姐的缘分尽了,再也看不到你了。但是这个世界上我们来过,我们是同胞姐妹,你永远是我们心中的大姐。如果有来生,我们还做姐妹!
今天这张发黄的收据我终于有了答案,几十年不丢弃,是因为那是一张母亲刻有对子女深情的爱,是爱的见证!我至所以不丢弃也是想把母亲对子女的深情牢牢记住。岁月蹉跎,纸也变黄变旧,母亲与姐姐已经在天堂相聚,我想你们一定在一起安好。
今天写下这篇文字,也是怀念我亲爱的母亲,是母亲把我们养大,给予了我们无限的爱。不管多少子女都是您心中的宝贝。您对子女的爱我们永远都铭记于心!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