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散文星空 >

【毛永波随笔】天鹅湖之旅

2020-05-04 12:36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天鹅湖之旅

 
周五,上完2017年的最后一节课,井兄打来电话,询问假期的安排,我说随他安排,他说去三门峡看天鹅吧。
这种高寒地区美丽的尤物,每年冬天飞到中原大地上的这块湿地,成群结队地降落在库区湿地,据说有成千上万只之多,形成了三门峡库区独特的天鹅风景,大约在十多年之前,有一个热爱摄影的青年,发现了每年来这里越冬的天鹅,坚持不懈地在这里为天鹅拍照,拍出来了千姿百态的天鹅,拍出来了美丽动人的自然生态,也拍散了自己的婚姻家庭。他的拍摄和推广宣传通过摄影展览报刊杂志电视微信等等媒介,走进了老百姓的眼中,走进了政府的视线,政府就着力打造一座天鹅城,老百姓也长脸领情,络绎不绝的旅游观赏,关键是这些温顺的大鸟,每年如时来到,这旅游气氛就形成了。
天鹅不辞劳苦,每年10月从遥远而寒冷的西伯利亚、希腊、西藏、青海等地飞到三门峡越冬,这是冬候鸟的习性,他们在这里大约要呆五个月左右,次年2、3月间飞走,遥远的地方才是他们的老家,他们在北半球更北的夏天恋爱、结婚和生育。这种高贵的鸟儿,在家庭婚恋方面有着被人们称颂的高尚品质,他们一旦结成眷属,便终生厮守,一夫一妻,忠贞不二,分工协作,护卫对方,即便一方遇难,另一方便不再嫁娶,孤寂度生。他们对子女有着高度的养育责任,保护幼子,教习技能。这也许只是这个物种的本能,人们赋予了他们美好的含义,这本能便成了他们的高洁品性。
天鹅是优雅的,优雅在于他们长长而弯曲的脖子。三门峡冬天栖息的天鹅,据说有一个稀有的品种,叫做疣鼻天鹅,更多的是啸声天鹅,他们聚集在一起,高声地聒噪,在偌大的湖面,不和谐地吵成一片,尽管这里是喧嚣的城市,老远还是能听见他们的集体噪音。冬日的天鹅湖上,很少见到他们飞翔的身影,偶然有几只飞舞,那身姿却是惊人的美丽,他们舒缓地扇动着长长的羽翼,脖子努力地前伸,和背部形成一条直线,双脚隐蔽在尾翼下面,只把硕肥的腹部留给观赏的游人,似乎有整齐统一的号令,高飞低翔,转弯方向,滑翔降落,都有惊人的一致。
在我有限的生物知识里,我印象中大多数长翅膀的生物都是食肉的。我们在湖边观赏天鹅,看见天鹅极其费力地把头扎进水里,丑陋的大屁股在水面上像个带毛的葫芦晃动,便以为它在水下寻找小鱼小虾,却只看见它叼上来一柄草根,我们向湖边一位打扫卫生的当地老者求证,他说这里的天鹅是纯粹的食草动物,他们以芦根草根为食。
离开天鹅湖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为什么四肢动物在两性关系上多是一夫多妻,两性关系混乱,而鸟类在两性关系上多为一夫一妻,相对稳定。我思考的结果,都是生存的需要,狼羆虎豹等大型动物,数量少,需要把最强的雄性基因遗传给种群,让种群延续;而鸟类,个体相对较小,数量多,需要稳定的互助帮扶关系,共同养育后代,所以结了对子。

作者:毛永波,男。1963年出生,陕西白水人,高校教师,西部文学作家。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