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散文星空 >

【红米饭散文】春暖花开了,让我们分餐

2020-05-13 21:58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这是《三国演义》开篇第一回的第一句话。  
        之所以想起这句话来,缘了看到网上深圳五洲宾馆单人单桌、分餐制接待联合国世卫组织考察团的报道。特殊的时期,特殊的方式,给人特殊的感受。
        这段时间在枕读《韩羽文集》,韩羽的画和文都很特别。画很简洁,寥寥数笔,与众不同。文也很简洁,寥寥数笔,与众不同。读韩羽文,品韩羽画,渐渐就明白了他以“不像求像”的艺术主张,明白了他“艺术的核心在于传神”的论断。
        是的,分久必合,合久必分,这应该就是我看到这则报道之后最“传神”的表达了。舍此,似无更替。
        在我的印象里,只有一次,让我用心地关注过我们的合餐制。十七年前的非典,没让我关注过,几年前的那次体检,检出了幽门螺杆菌,虽说吃了两周西药就痊愈了,却让我对合餐制有了更多的关注。
        几个、十几个人围着桌子,盘子在桌子上转来转去,所有的人都会不断地把筷子伸到盘子里,挑了食物,放到嘴里,再把筷子放到盘子里,再挑了食物到嘴里,如此交叉甚至搅和,确实能让人想起了那个“集体反复接吻”的尴尬的比喻来。尤其是涮火锅、撸串,简直就是合餐制的极致,“混乱”到了无与伦比的地步,“荼毒”到了无以复加的状态。我便尽量地少吃或不吃,但总归是避之不开,甚至是格格不入的,时间久了,还不得不习以为常。
        这体现热情,制造热闹,显示排场的合餐制,据说竟是来自北方胡人的习惯,正式形成大约是在宋朝。我就奇了怪了!夏、商、周到秦、汉、唐,哪一个朝代不是高大上?汉、唐还是盛世,铸造过“万国衣冠拜冕旒”的辉煌。宋朝,总体上就是个没落的时代。可就是这个相当没落的时代,却形成了汉唐盛世都没有的热热闹闹的合餐制。2600年的分餐制,在宋朝被合餐制取代了,这一取代,竟繁衍了1000多年,就连震惊中外的非典也没刹停它的脚步。
        忽然就怀念起学生时代的用餐模式了。一人一个双耳带盖的陶瓷钵钵,一把叉子(或者筷子、勺子),排着队在食堂的窗口打饭。面条、面皮、稀饭自不待言,一钵一份。遇着米饭,便是盖浇的,几个菜自选,一样来上一勺或半勺,左手钵,右手叉,蹲着、站着都能吃了。现在想来,不仅干净卫生,而且有滋有味。
        同样看好宾馆、酒店里的自助餐。若干的菜肴和小吃、主食,凉热荤素和汤果酒水齐备,一字排开。拿一只硕大的餐盘,本着按需分配的原则,浏览着用公箸选了自己心仪的食物,随机或刻意地择一张桌椅,坐了,尽情享用。大多时候会少了客套,少了应酬,少了海阔天空的夸夸其谈,少了天花乱坠的飞沫横流,少了少则两三个小时多则五六个小时的苦苦相陪。如果周边的人不是特别熟悉,就完全可以自顾自地恪守传承了几千年,而今已荡然无存的“食不语”的祖训了。而且光盘,也是常有的事儿。
        在我的记忆里,在国家层面,单人单桌分餐制,除了这次深圳宴客外,就只有在古装电影或电视剧里看唐以前的片子了。这应该算是开了先河,启了新风。当然,会议室里座与座隔开一米以上的距离,除了自考、高考等一些考场里出现过外,也是首次见闻。自然也算是开了先河,启了新风的。
        最近又能上街了,很多人迫不及待地带着口罩或不戴口罩就走向了街头。小城很小,人口却众多。12年前天津援建时,联合工作组的D君夸张而幽默地说,小城的人太多了,你在大街上走,绝对不能突然回身,你若回身,便会和后边的人撞个满怀。D君的话虽说有些逗哏,但的确传神,像韩羽的画,韩羽的文,像那句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的开篇语。三个多平方公里、一座城,三五条街道、数万人,在压力山大的日子里,不要说上街,即便是宅在家里,也会有全城老少爷们一起涮火锅的感觉,这空气,似乎是粘稠的,像涮罢火锅留在锅底的老汤。
        非典,让我们学会了洗手。新冠,让我们持续了洗手的习惯。非典,没能改变我们的用餐模式,新冠,能做到么?
        历史不会重演,但总会惊人的相似。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的不仅仅是天下的大势,也应该包括人间的这些大事--民以食为天嘛!
       春暖花开了,我们还会以合餐的方式聚会么?
       我觉得,还是分了的好。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