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散文星空 >

【万毅游记】嘻游流峪飞峡

2020-06-16 15:27 | 西部文学网 |
我要分享

       去中觅古径,雾里听流声,登山不知途,幽径伴人生。流峪飞峡,多么好听的名字!这是一个生态、天然、返朴归真、原始脱谷、避暑休闲的自然风景区。
        登山的脚力,完全在于欲穷千里目的壮心和不到长城非好汉的意志。不是吗?就在今年仲夏的一个清晨,一股新鲜空气迎面扑来,伴随着一缕缕金色的光芒,太阳露出了慈祥的笑脸。相约结伴,我们高中老同学一行六人向着慕名已久的流峪飞峡驶去。
        我们从公王岭蓝田猿人遗址入山,经秦岭古堑道遗址,沿途千年水道——美丽的流峪河依然川流不息,奔腾汹涌,不时地向人们展现着自己的美丽辉煌。“太美了,山青水秀,真的太美了!”随着同伴的欢呼声,往日那一串串留在山里的足迹和欢声笑语不时浮现在眼前。
        “所谓流峪飞峡,有这么一个传说”。行车中,西安某中学的李老师拉开了话匣子。“很早以前,蓝田这山上有个道观,里面住着几个尼姑。而对面那个山上有个流峪寺,寺里住着几个和尚。说来也怪,其中一个和尚和一个尼姑相互产生了好感成为一对恋人。但这条峡谷山大沟深、水流湍急,给他们相见就造成了很大的困难!怎么办?这个和尚煞费苦心,终于想出一个办法,就是用两个簸箕绑在自己的胳膊上做翅膀,借助风力飞过峡谷,得以与恋人相见。”
        “真的吗?好感动啊!多么美丽的传说!原来流峪飞峡就是由此而得名的呀”。听了李老师的讲述,在政府机关工作的张处长有些好奇和惊讶,连声发出慨叹。
        “讲完了吗?说曹操曹操就到。快看,流峪飞峡到了。”很显然,另一位王处长已经兴奋不已了。顺着他的手指向前望去,“流峪飞峡”四个大字一下子映入眼帘,说说笑笑,我们就到了山门脚下。
         下车,几乎是迫不及待,我们疾步走过飞架在山涧上的吊桥,抬头一挂飞瀑从山上直冲而下,跌落在桥下面的水潭之中。
        “珠飞玉溅,凉气袭人,这就是飞峡瀑布”。李老师又开始说道了。“请大家仔细欣赏,这瀑布水珠大的如珍珠,晶莹透亮,欢蹦跳跃;而水珠小的又细如烟尘,弥漫于空气之中,成了蒙蒙水雾。”
        “李老师说的极是,描述的很到位。”张处长也应声赞叹:“微风一吹,一阵阵透心的凉气迎面扑来,一下子驱走了我身上的热汗和疲劳,换来了一身凉爽呀!”
        通向登山栈道的铁桥横跨在河道水潭上,桥外侧悬挂着"流峪飞峽"四个红字,正对着大门外的公路,游客一目了然。
        抬头望望,天空在瀑布的映衬下是那样的蓝,那么惬意,那么凉爽;白云在瀑布的映衬下软绵绵的就像洁白的棉花一般。
        “听听你们的感叹,我感受到
瀑布倾泻的每一个音节都是天籁之音,而我们每一个人的眼波都是明丽的,每一道笑纹也都是柔顺的”。呵呵,不甘示弱,王处长也是美语连连。
        是呀,飞瀑直下,水与水拍打的声音令人吃惊,就像是许许多多的人同时拍掌发出的响声。环望四周,层峦叠嶂,一种胜利的喜悦已经油然而生,我们都不由得想扯开嗓子欢呼几声。
        走过飞架在山涧上的吊桥后,我们就准备攀爬瀑布右侧几乎直立的大约60米高的陡峭山崖。这是一条人工修建的登山云梯,好像是直直垂挂在悬崖峭壁上的青藤,把山势的险要直接挂在天梯的脸上,游人只能沿天梯单向独行攀登,如壁虎爬墙一般。
        “怎么样?试问路在何方?大家敢上吗?”这下轮到体育学院的孙教授说话了。“这天梯,几乎与地面垂直,如果不敢爬,可以从旁边的羊肠小路绕行。”
        “怕什么,手抓牢,头向上,一鼓作气就上去了。”张处长开始登山动员。“再说天梯已用黑网罩住,既给我们以安慰,也保证了我们的安全。”
        “那就上吧!其实也就60多米。”孙教授鼓励大家说:“别犹豫了,我带头爬,大家跟着我”。
        “上,上吧!”犹豫片刻,我们还是选择爬天梯上去。
        爬天梯其实真的很不容易。悬崖笔直陡峭,鬼斧神工,天梯直通云宵,陡险惊心。说累倒不是很累,只是这天梯是用钢筋、钢板、钢管焊接而成,踏步有的是两根钢筋,有的是宽约三寸的钢板,全部固定在岩石上,我们必须手脚并用,身体紧贴岩石,艰难地往上爬行。
        “不要气馁,也别大意。大家一定要多加小心!”孙教授不时提醒大家。
        “孙教授说的对,大家注意力一定要高度集中,加油!胜利就在前方。”李老师也在鼓励大家。“呵呵,难怪古人云:山从人面起,云傍马头生!”
        说实话,攀爬这样的天梯,我也是头一次。但谨慎小心的同时,好奇心难免让我不由得东张西望起来。抬头仰望,天空浮云飞渡,不见顶在何方;低头凝视,潭渊错落碧绿,不知底在那里;侧身观看,瀑布浪花飞溅,恰似珍珠滚落山涧。
        真的不觉得很累,我们很快便爬到了天梯的第一个平台。这里蓝田白云,空气清新,微风吹过,倍感清爽。我想:蓝田以盛产美玉而著称于世,说不定这越是陡峭的悬崖里面就越有可能蕴藏着美丽的璞玉呢!
        “大家过来看看!这边有湖。”走在前面的孙教授在不远处呼唤大家。从平台向左,贴着崖壁有一条栈道,步行几百米,与旁边一峰的夹峙之间,竟然有一片平镜似的湖面。
        “这就是天池,三面环山、一面临渊”。不用说,这肯定是李老师在介绍了。“这里绿树蓝天掩映湖面,几只闲鸭在自在的游曳,湖边石亭尖顶挑檐,听水流敲石,闻鸟鸣翠谷,看群峰竞秀,大家是不是不知不觉间已物我两忘、超然若尘了?”
        “是是是,的确是这样,有一种超然的感觉。”又是张处长随声附和。“潭面如镜,虽未起波澜,但几片落叶半沉,游鱼上下嬉戏,不时冒起几串气泡,荡起一圈圈小波纹,向远处扩展……”
        “斯文斯文,把这天池润色得美滋滋的。我们还是继续往山上爬吧!”显然,王处长在赞叹的同时也有些不耐烦了。
        美,太美了!山映水中,池映翠碧。蓝天、白云、青山、绿树在池中留下了重重倒影,山光水色,浑然一体,相得益彰,如诗如画,恰似一幅绝妙的山水风景图。
        顺着栈道返回去,我们继续攀爬天梯。天梯后面两段就容易多了,我们一鼓作气便爬到了崖顶上面的观景台。这是一处宽敞的平地,建有亭台廊榭,供游人赏景歇息。极目远眺,群山连绵,起伏跌荡,阡陌纵横,满目苍郁。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洁白的云朵,湛蓝的天空,王处长诗兴大发:
        岁月的忧伤,
        谁又懂谁?
        这一缕山风,
        可否为我独舞?
        那一丝安祥,
        能否如约而来?
        多少闲言碎语,
        都在意念里深邃;
        多少臆想,
        延伸着渴望。
        不肯老去的相思,
        还在时光里流转……
        “哈哈,灵魂飞越,老王思春”。看天,听松,恍若身处桃园世外,享受着天地间独我一人的感觉。张处长调侃起来:“其实我的心情和老王一样,也像一只飞舞的蝴蝶,思绪也如眼前的景色般飞翔”。
        经询问,这里海拔1786米,气温与西安相差15度左右,昼夜温差10度,夏季白天平均25度,夜晚平均18度。
        领略了飞瀑流花之风采,又体验了攀爬天梯的惊险,我们感悟到了远离喧嚣烦躁之归静之情,既饱尝了大自然赐给人类之风趣,又能尽抒憩息之情操。这一刻我才真正明白了一个道理:生活其实就像爬天梯一样,只要能战胜自己的内心,坦然面对,勇往直前,就一定能到达自己的目的地。
        “走,继续前进。”王处长督促大家的同时,已经迈开了脚步。说笑间,我们便来到第二大景区——古宅遗址探秘区。这里基本未做人工开发,古树小溪,山花野草,漫山碧透。阳光透过树林,射到草地、水面上时只剩些光斑,错落有致。时而,我们耳边还传来几声鸟鸣,鸣唱出婉转的天籁一般的歌儿,起伏飘荡在山林泥土气息的绿色的海洋……惬意无比。
        “大家看,前面好大一片花。”王处长似乎发现了新大陆。
         “大惊小怪,这就是微型版的豌豆。”从事林业工作的姚研究员一路都没有多少言语,此时一下子来了精神,有了用武之地,颇为得意的说:“你看这开的花结的荚都像豌豆。”
        姚研究员把眼镜向上扶了扶,继续吹嘘:“但从血缘关系上说,这花与豌豆却是比较疏远的,充其量就是野豌豆。”
        “别乱吹了,你就爱卖关子。谁还不知道野豌豆呀!”王处长突然打断了姚研究员,插话说:“野豌豆的家族全世界有200多种,我国就有40几种,这一片花名叫救荒野豌豆,是最有名的”。
        “有理,有理,你们说的都有理!”张处长是个和事佬,当然也道出了大家的心声。
        绕过野豌豆,我们顺着山路继续往上走,身边到处透着清气,沁人心脾。五彩的蝴蝶在花丛中飞来飞去,山风吹过,神清气爽,树林便会演奏出一曲曲交响乐,汇成一篇篇美丽乐章。
        “还上吗?再走就是原始森林了。”王处长在征询大家意见。“据说里面有李自成的古宅”。
        我们都喜欢那种将自己置身于大山的感觉。我们随着大山浅浅的呼吸。山里的鸟叫声是大山最美丽的歌谣;绿色的丛林是大山最美的衣裳。
        “但这路是愈发的难走,后面的山路就属于驴友穿越的路线了”。我很少发言,可现在必须表明态度了。“我们都是五十多岁的人了,来这里休闲休闲就行了,还是到此为止吧”。
        经过商量,也因时间关系,我们决定掉头下山。山在水中卧,林入明镜中。身旁丁丁冬冬流淌的小溪,像多情的少女哼着婉转美妙的歌曲,像知音的琴弦,弹着清脆悦耳的旋律。此时此刻,我们人人都有所领悟:人生中,只有克服重重困难,才能到达最美的地方,观赏到最美的景色。
        流峪飞峡,这是大自然的杰作,是人与自然和二为一、和谐共处的地方。这山间的溪水,荡漾着我们的欢歌笑语,永不停息地流向远方……



作者简介:万毅,西安鄠邑人。乡土文学社栏目编辑,《秦川》杂志副主编,《泾渭文苑》编委。文学的芳草地上,追求诗意的远方,编织七彩的梦境。已发表小小说《情人节快乐》、散文《鼓浪屿的音符》、现代诗歌《月弯月圆》以及古体诗《七律•春望》、《南乡子•母爱》等各类题材作品600余篇。
(责任编辑:海洋)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