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散文星空 >

【闰土散文】半截爷

2020-06-19 15:04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乔山南40里开外有个叫周家窑的村子,村子里有个老汉,人都叫他“半截爷”,其实“半截爷”的真名周富生。
爷爷姓周, 老八爷(即爷爷的父亲)一辈子穷怕了,老八婆生下爷爷后,两人商量,给爷爷起名了个名字,叫“富生”,也就是让爷爷幸幸福福的生活一辈子。
十八年年馑,把人饿怕了,树叶吃完了,树皮吃完了,连草根都吃完了,听爷爷给我讲,他和老八爷、老八婆之所以活下来,要感谢豆会冯家的冯军长外号叫“冯九”的人,设“救灾饭”,才救活了一家子命。老八爷一生是个能干人,加之老八婆勤奋,两人一把屎一把尿抓养三男三女,再重的负担八爷都能担得起,全家过着艰难的日子。
多少个风风雨雨过去了,多少个春夏秋冬过去了,多少个坎坎坷坷过去了,八爷的几个儿女也长大了,最令八爷心痛的是爷爷,不知是营养跟不上还是其它什么原因,爷爷快二十岁了,还是一米五的个头,其它几个爷爷都长成了大个子,为此八婆不知流了多少泪,常给爷爷偏吃偏喝,都无济与事。斗转星移,其它几个爷爷都出门闯荡江湖去了,唯独八爷、八婆和这个只有一米多高的富生爷在一起过着,艰难地维持着生计。
那是1946年,一天冬季夜晚,风雪交加, 寒气逼人,突然传来一阵阵敲门声,八爷打开门一看,是两个中年男子,他们要求在这里歇歇脚,再讨口饭吃,八爷答应了,看着这两人可怜,忙让八婆做饭,爷爷把饭端去,好奇的听着,爷爷通过他们的谈话,知道他们是地下党,慢慢懂得了道理,以后这两人隔三差五的来这窑洞,有时还带几个人过来开会,这时爷爷往往站岗放哨。
农村人常说“爷爷孙子没大小”。由于辈份高,村上好多人见了富生爷,也不叫他富生爷,干脆半开玩笑的就起了个外号叫半截爷,一时间,这半截爷就叫开了。半截爷也不生气,半截就半截,谁让他长不大个子呢。虽然他个子低了点,但头脑十分精明。
八爷和半截爷做了个山庄,种了些玉米,常常被山上獾压坏了,半截爷知道后,去地里查看了一下,他背过八爷一人拿着镢头、掀,在獾常岀没的地方挖了个深二米、宽一米五的大坑,第一晚就掉进去两只大獾,这一下惊动了整个村子,八爷和半截爷把两只獾打死拉上来,把肉煮熟分给乡亲们,然后又用同样的方式,捉了三只,再也没有獾糟蹋玉米了。人们都夸半截爷有脑子、聪明。
半截爷虽然个子低了点,但干农活可是行家里手,特别是割麦,两个人都比不上他。有人说半截爷的媳妇是看上半截爷割麦好才愿嫁给她,更有人开玩笑说半截爷是个碎鬼儿(即机灵),把汉中漂亮姑娘都哄来了。
爷爷的婚姻是这样的,记得爷爷说过,那年给地主割麦,他一个人一天要割三亩多地,有一天,他割麦正在劲头上,不一会儿,就割在地中间,在直起腰擦汗时,发现地头立个女的直望他,他以为这女的有啥事,忙放下木镰赶了过去,谁知这女的要喝他带来的水,他脸一红,递了上去,那女的喝完水,就和爷爷聊了起来。从谈话中得知这女娃是汉中的,叫刘金花,为逃婚扒火车到关中道的,爷爷听后也不割麦了,忙将女娃带到家里,后在八婆热情撮合下,刘金花嫁给了爷爷,刘金花成了我奶奶。
北边乔山和山下周家窑两地相隔二三十里路,爷爷有时在山上面,有时在山下面,两边跑着,做山庄,给地主放羊,饿不了肚子,每年还节余了不少粮食。那时兵荒马乱,八爷和爷爷把节余的粮食全部放到周家窑的小窑洞里,周围用柴草堵住,谁也发现不了。
俗话说“没有不透风的墙”,八爷有粮食的消息怎么让县上保安团知道了,他们要筹粮送给国民党部队,把八爷拉去,毒打了一天一夜。八爷始终没有开口,他们无奈,最后叫爷爷把八爷领了回去。
时间就这样不知不觉过去了,人们在生死线上挣扎着,贫困黑暗的旧社会折磨着衣不遮体、食不饱肚的农人,人们都处于在水深火热之中。1949年初,有一天夜里,两个人搀扶着一个伤员进入了周家窑,敲开了半截爷的窑门。县上保安团追捕他们时,一个人从一个土崖上翻下,腿和脚扭伤了,要在八爷家养伤,这事还没等八爷张口,半截爷一口就答应了,他忙让金花奶奶做饭,自己又收拾另一孔小窑洞,机灵的半截爷通过几次交往,认为他们这些都是好人,他就爱和这些人交往。半截爷摸黑悄悄叫醒了己入睡的侄孙发社,连夜晚捏骨配药,半个月后这个人就能下地走动了。
原来常来这里的两个人,一人是地下党联络站站长,另一个是联络员,他两看到半截爷实诚、忠厚,就发展他为联络员,单线负责运送情报。这当联络员送情报一事,半截爷口实,他没有告诉过任何人。
过了一段时间,有份重要情报要送下一联络站,听说彭德怀将军要下来,扶眉战役要打响,那时风声很紧。一次,半截爷以放羊做掩护去送信,刚走了几里路,就碰上了一支不知什么队伍,他急中生智忙随便拾起一块石头,向旁边一只羊腿打去,那羊打爬下了,他忙过去抓住羊,把信塞在羊尾巴下,这伙人过来随便问了一下路就走了,他吓的出了一身冷汗。
解放前夕,联络站站长告诉半截爷,有三个伤员要在周家窑窑洞里养伤,他答应了,时间一长,半截爷想给伤员改善一下生活,当时是春季,春草正旺,他给地主家放羊,心里灵机一动,抓了一大把盐撒在草上,羊吃撒满盐的草,不一会儿,羊越渴越吃草,喝水后涨死,地主婆把他大骂一顿,让把羊埋了。半截爷偷偷把羊皮一剥,煮熟羊肉让伤员吃了五六天。
还有一次,站长让他想些办法,说西府出击,搞些粮食,前方打仗急用,他没顾上和病重的八爷商量,就私自拿定主意,自己找了五六个人,背了一晚上,终于把小窑洞的粮食全部供给了前线。
自把粮食送给站长,他和老婆、儿女吃地里种的白萝卜、野菜度光景,站长知道后,紧握着半截爷的手说“你真是一个好人,我代表共产党,感谢你。”
不久,八爷去世了,相隔不到一年,八婆又去世了。跟着全国解放了,半截爷儿女都六七岁,人们一茬茬的还在叫半截爷,半截爷爽快的答应着,大、小人都很少知道他的真名。
一次夜校速成班招生,让没上过学的中青年认字,半截爷第一个报名,他让老师写上他名字,半截爷,夜校来的老师乐了,给他说这是外号,不叫名字,他才红着脸,第一次说叫周富生。
时间分分秒秒过的真快,往往给人好像一个梦,又往往好像把人拉到那个峥嵘岁月的年代,让人防不胜防,措手不及,半截爷也一样,不到一米五的个头,让人看惯了也不十分难看,加之他头脑聪明,性格开朗,谈笑风生,风趣幽默,很受人尊敬。
解放后,农村由互助组变为高级社,人们推荐选举半截爷为互助组组长,后来称为队长,那时他带领大家开荒育林,挖地种粮。在那大跃进年代,浮夸风盛行,人们饿着肚子,上面领导还让你说吃了饱肚子,半截爷不忍心看到乡亲们受饿,偷偷在地下埋藏了红罗卜,然后分下去,住队干部知道后,马上免去了他的队长,让他去当饲养员,半截爷白天黑夜吃住在饲养室,为队上喂养八头牲口。
1958年11月的一天, 村上突然来了一辆黄色篷布吉普车,来人一进村就打听周富生,很多人摇头说不认识,直到有一个领导模样的人说出半截爷的外号,在场的人才恍然大悟,原来是找半截爷的。他们找他干什么,人们窃窃私语着、嚷嚷着。太阳快要压山了,半截爷肩上挂着几只野兔,不知从啥地方钻了出来,他看到他门前放了一辆小车,站了好几人,他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急忙跑上前去。他一看原来是老站长来了,急忙请进屋里,让老婆做饭,随同来的一位戴眼镜、胳膊下夹公文包的人告诉他,看他来的是市长魏长明。
    半截爷笑了,他第一次才听到他的上司、联络站站长叫魏长明,他也不知道市长到底是多大的官,可能比他们这个乡的乡长还大吧。魏市长说了几句客气话,进入了正题,他这次专门找来,给半截爷安排一个“官”当,并感动地说:“你是为党和革命做过贡献的大功臣!”半截爷惊呆了说:“你咋有这么大的权利,我当过养倌,官早就做过了,算了吧,当庄稼汉自在!”。
半截爷幽默风趣的说道,一群人听傻眼了,心里想什么羊倌也是“官”吗?!魏市长想起他送信、捐献及给伤员吃羊肉的事儿,眼圈就发红了。
魏市长又发话了,让他一定服从组织安排。半截爷也生气了,大声吼道“这不是送情报,你说咋办就咋办,这次,我说了算,不去就不去,你们回去吧,我还要休息呢”。说着把他们一伙推出了门。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