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散文星空 >

【翔鹰随笔】腹有诗书气自华

2020-07-30 23:25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腹有诗书气自华”,这两天时不时脑海里就会出现这个词汇,而且每次一出现,便会忍不住地笑意盈然,是啊“腹有诗书气自华”,这是怎样的一种气度,怎样的一种内涵,怎样的一种人生格调啊!这个词自然散发出的大气,令人回味,令人沉浸,令人忍俊不禁。
       以前常听人说到气质一词,总会感觉到一种迷茫,因为真的不知道到底何为气质,虽然知道气质大略就是一夸人的词汇,但真的不知道它的实质性的意旨与具象的体现,感觉自己很白痴,可也听身边的许多人跟自己一样迷茫,并不懂得气质的真实体现,想着就这样吧,不懂也就不懂了,管它什么气质不气质的,只要活好自己就好。随性的,自然的,善良的,知性一点也就够了。
      不经意间的生活的磨砺与岁月得积淀,使得自己在无知无觉中变的沉稳,内敛,变的不再去关注一些外在的因素,比如旁人的眼光,旁人的八卦,旁人的误解。年少轻狂时的无畏只能算是一种无知,那时候只要稍不顺心稍不如意就会将自己化作一只炸毛的猫或鹰,总会竖起自己尖利的爪子抓向那些感觉对自己不利的人或事物,反正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总以为人活着就不能委屈了自己。那时候的自己其实是一种很自我的体现,一切皆以自己的心性与意愿为中心,根本不会在意身边的人有如何的感触,更不懂得什么人情、事故。
      随着对生活的深入,随着年龄的递增,随着人世浮沉的兜兜转转,看遍人世间的人情冷暖,生老病死的离愁别绪,一颗稚嫩纯洁的心灵,在尝遍人世百态中的酸甜苦辣后,一颗蜕变了的心犹如褪去蝉茧的蛹,以另一种原生态现世。此刻,无论在心里还是眼里,尘世间的许多俗事已变的云淡风轻,面对以往,那些势利的眼光亦或一些人云亦云的八卦是非,亦或冷言冷语的态势,再也激不起一丝波澜,再也不会因此而炸毛地不顾一切地回击,面对这一切只会勾起唇角,给他们留下自己淡然转身的背影。是啊,不知不觉间,岁月便赋予了我们一种自然而然地坦然与从容。
      其实,这两日的有感而发大概是来源于时不时要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乡里,总有那么一些人能给人一种启发式的感触,即使同为乡里,也不乏一些低俗的人事,比如踩低拜高,比如那种只为自己的蝇头小利而眼里不容沙子的人,比如只因一点曲解而愤世嫉俗的人,面对这样的人群,无需刻意回避,只需点头或致以淡然的微笑即可,而不会像年少时立马跳脱地刻意地拉开距离,一副拒人千里的疏离。
      其实,也正是这样一种心态的转换,不自觉间,我们已被岁月磨去那些突兀的棱角,剩下的只是一颗圆润的心灵,如今我们拥有了一种自然而然的平静,而正是这种平静,让我们拥有了真正的豁达,我们不自觉间包容了许多,理解了许多,而我们最不需要的便是解释,那些无关痛痒的人或事,只是我们生命中的过客与缩影,根本无需费心或费力。
      经过几十载的风雨洗涤与灌溉,渗入骨隙的苦或涩洗洗淘淘后,我们攫取到的是晶莹的盐白,骨子里的白,灵魂里的白。那份深幽是澄澈的,清冽的,甘甜的,也是醇厚的,这是一种得天独厚的优越,将生命推向一个制高点,一个优雅而从容的人生。不知不觉间,我们便拥有了一种自然而然的大气,而这种大气却貌似一种气质的概念。
      都说岁月本身就是一部史诗,一部经典的人生著作,而当我们逐渐在岁月的河床里,露出自我的脚印与那一粒粒闪烁的沙砾融合时,我们找到了最初的自我,那么真实却又那么素朴。这便是一种天然合成的性子,粗矿却不粗鄙,细腻却不华而不实,柔软却不虚无,坦坦荡荡地立于天地之间,坦然地面对一切的风风雨雨。
     是金子总会发光,时间见证着一切,沉淀着一切,不自觉间我们已从里到外的被岁月浸染,沾染着岁月的磅礴气息后,我们已是满腹馨香了,这就是所谓的“腹有诗书气自华”了吧,而这正是一种自然形成的,深入骨髓的气质吧!一种不刻意的自然的气度!
作者简介:姓名:尚丽英  职业:农民  学历:初中文化
寄居地:新疆沙湾县四道河子镇三道坪村【832104】邮编
作品在《诗歌周刊》《燕赵文学》《绿风》,本地的《沙湾文学》都有发表过。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