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散文星空 >

【祁河随笔】夜宿秦岭光头山

2020-09-01 09:35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如果说秦岭景色绝佳,或最值得留恋的地方,我觉的那就是光头山了。
从古都西安驱车进沣峪30多公里,由蛤蟆沟或分水岭攀爬3个多小时,登上风光无限的山顶,你就能感受秦岭这座父亲山的雄浑与博大,横跨南北、被泽八方的奇观了。
这是筹划了多日的想往, 8月2日作为环保志愿者,“乐山户外营”一行25人,被特许从分水岭分两批,拉运露营装备上山。
早9点从市区出发天还阴着,担忧山里会不会下雨?车过滦镇太阳便露出了笑脸。过北石槽经大坝沟时,千万只知了齐声鸣叫,声震沟涧,响彻云霄,竟盖过了引擎的轰鸣,让队友们个个兴奋不已。
上午10时到达长秦岭生态保护区,在那里等候放行。只允许车辆将人与装备运上山,车子还要停回山下。直等到11点,在护林员开的警车引领带下,我们始得沿盘山公路上山。
光头山又称麦秸摞,远远望去酷似一个硕大的麦秸垛。其海拔2887米,是秦岭长安段的最高峰,视野极其开阔,最显著标志就是山头上竖立的微波站和电视转播台铁塔。
这段盘山路为砂石路,拔高在800米以上,步行需三个多小时,开车只要4、50分钟。行至不远,就瞧见巍峨壮丽的王锁岩和飞泻而下的百米瀑布。
由于昨天下了雨,路面留下不少积水。在鹿角河管护中心站接了两大袋清洌的山泉水后,随海拔升高,山中植被从油松、云杉、桦栎慢慢变成漆树、箭竹、冷杉,再成为杜鹃、苔草、苔藓,我们终于抵达了山顶。
啊!真是太美了。首先映入眼帘的是蓝天下飘渺起伏的终南云海。只见那如雪似玉的云朵,缭绕于群峰之间,漫无边际地翻滚升腾,似白色的蝴蝶翩翩起舞,像浩瀚的大海波涛涌动。置身于这银絮素绢、水雾迷离之中,仿佛自己也飘然成仙。同来的小朋友小宝、小贝和翊翊,蹦着跳着喊着爸爸妈妈带他们去摘棉花!
光头山就是这么的神奇,在山顶沿着山脊相分,其北麓布满低矮的冷杉林,而南坡却是绿草如茵、鲜花盛开的高山草甸。那草甸很厚很柔,绽放着各式各色的花朵,花很小但无论是红是黄是白是紫却都开得十分艳丽,识得的只有雏菊、蒲公英、野韭花和野葱花。吴政委、卫主任、韩总和梁老师夫妇几个边拍照、边采摘起车前草、野菊花和蒲公英来。那几个小朋友,像蝴蝶般地在草甸中飞来飞去,拣那些花儿编成一捆捆花束,说是要献给妈妈。我索性躺于草丛之中,伸展成大字,任凭微风拂面,闭上眼睛尽情地嗅着旷野的花香。
乘着章霓、新峰、继良几个在已废弃的微波站内搭建帐篷,朱桂良队长领着娟娟、阳阳、小琴、美旦等几位老板娘子煮茶烧饭,我一人随着其他几位登山者沿微波站北外墙,向光头山西侧运动。此处除五彩纷披的草甸外,还有几处突兀的怪石奇峰,登临其上可远眺西南方向的鹿角梁及冰晶顶。
此时南风卷动着袅袅烟云向山顶弥漫飘来,使四周的峰峦时隐时现,阳光透过浓淡相宜的云层,将整个光头山映照的云蒸霞蔚,灿如锦绣。
一位红衣女子坐于岩石之上,指挥男友为其拍照,时而指点江山,时而撩起长发,扎出各式萌哒哒、美滋滋的姿势,足足十多分钟,恨不得将这人间美景尽收囊中。
此处还有一块长2米、叠垒于一块长约4米奇石之上、离地面约2米多高的“网红石”,吸引着众多驴友“打卡”,体验乱“无限风光在险峰” 和“云飞渡仍从容”的意境。从下午到傍晚队友们竟三次到这里拍照,尤其是从队长朱桂良、政委吴海德开始,到张跃仁、卫中杨、章霓、张新峰几对夫妇,几番爬上此石,双双对对摆出各种POSE秀起恩爱。
意味犹尽的章霓和张新峰还爬上西边更远处一座石峰,在晚霞中恣意地呼唤和摇手致意。随队摄影师葛亮升起无人机,将这美好的瞬间与诗情画意一一拍下。回望电视转播台方向,夕阳晚照中,竟有一片祥云似龙形冉冉升起,美得使人屏住呼吸,慢慢地潜入长安城中。
晚8时光头山顶才渐渐地暗了下来,柔风吹来有了丝丝凉意。直到晚8点半黄华军和拓小霞才开着皮卡将另外几座帐篷与睡袋、补给及晚餐拉了上来。众人七手八脚地搭起了其余几座露营帐篷,铺好防潮垫。拓拓和阳阳等在小院支起火炉,为早已等不急的娃们烤起羊肉串、玉米粒、鸡翅和骨肉相连,并分食给也在院内露营,四位刚刚创业的青年摄影爱好者。
这时不知谁先发现一轮明月从厚厚的云层中露出,呈现出难得一见的月晕。那白亮白亮的一轮圆月虽然不大,周围却环绕着内红外紫的光弧冷艳无比。大家纷纷跑出院子拍照,但效果不甚理想。那几位摄影爱好者拍出的片子还算灵动,并让我们欣赏以往拍摄到的星空、银河,还借助张新峰架起的天文望远镜,观察月亮表面的变化。直叹今晚月儿太亮,就很难看见和拍到美丽的秦岭星空了。不过从山脊北瞰,长安城中灯火通明,宛如璀璨的星河,多少也算弥补了一分遗憾。
“月晕而风,础润而雨”。晚11:20分,大人小孩按家庭住进红红绿绿的帐篷,钻进睡袋的我怎么也难以入睡。一是白天只顾得观景拍照,脖子与手臂被日光灼伤,火辣辣地疼起;二来不知隔壁是谁拉起了风箱,鼾声此起彼伏;三为凌晨2:50果然狂风大作,到3:15又刷刷地下起雨来。我的帐篷正好扎在院子的风口,猛烈的风似乎能将人抬起,头顶的夜灯被摇晃地转圈。风声雨声刮打于帐篷上,扑扑拍拍地犹如野兽的脚步。听说这儿常有羚牛、黑熊出没,白天与跃仁兄转至光头山东侧眺望鹰嘴崖时,还看到一只黄鼬。难道拓拓她们剩下的烤肉气味引来了野物,心底越发不踏实起来。直到早晨5点风停雨歇,才迷迷糊糊地睡了会儿。
第二天六时钻出帐篷,天已经大亮,但风仍很大,山顶还是云腾雾罩,日出是看不着拍不到了。在队长指挥下,众人拆除帐篷,连同几个孩子四下拣拾起垃圾。大多是驴友们丢弃的塑料袋、矿泉水瓶、方便面盒等,半小时竟拣了半人高、二人宽的两大黑塑料袋,要两三人才能装上皮卡。看来保护好我们的父亲山,依然任重道远。
10:40乘车下撤,真是羡慕卫主任罗医生两口、阳阳、魏亮加上吴政委还要去爬鹿角梁。那儿也是我由来已久的愿望,但单程需步行三至四小时,看来只能等体能允许,再有机缘来观大秦岭的云卷云舒了。
下至分水岭,天晴气朗,山上山下确为两重天。突然想起宋人龚宗元的诗句:星河耿耿寒烟浮,白龙衔月临霜楼。楚关秦岭有归客,一枕夜长无限情。应是此刻的心境,但断定他是没能登上和夜宿光头山的。

作者:郝小奇,笔名、 祁 河 ,曾任工厂党总支书记兼副厂长、市委副秘书长、西安日报社长。经济师、高级政工师、高级编辑职称。现任市规划委、决咨委委员,黄土画派成员、曲江摄影学会会员,黄土画派艺术报执行总编。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