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散文星空 >

【郝河随笔】云里雾里逛花瑶

2020-09-13 14:00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伴随着秋天的脚步,我们来到高山密林的深处,来寻觅一个古老而美丽的民族——花瑶。
 站在溆浦南高铁站台上,便能瞧见云雾缭绕的青山绿水,以及散落其间的稻田、木舍,瞬时你就会感到一种超凡脱俗、清丽绝伦的境界。
 尤其当你第一次目睹身着彩衣、头戴花笠、吟唱情歌的花瑶姑娘,就会打开尘封的心扉,来拥抱这里的一切,心甘情愿地醉卧在瑶家的吊脚楼,与她们一起围着篝火跳起欢快的舞蹈,尽情地放飞自己的心情。
迎接我们的正是花瑶姑娘小爱和她的闺蜜红姐,她们就像轻盈的花朵扶着风儿飘然而至。小爱自我介绍她叫奉爱花,瑶家姑娘名花的多,为以示区别让人叫她小爱,这三天负责大家的行程、和导游。为消除彼此的佰生,她先唱了一首花瑶的溜溜调,并教了几句瑶语,称帅小伙为“要得你到”、美女“要得你呸”,吃饭是“囔噎”、吃菜是“囔腻”,立刻让一车人鹦鹉学舌地笑作一团,半开起玩笑呼她“要得你呸”!
下榻葛竹坪镇的“星空云舍”,推窗就能观云卷云舒,眺望从海拔300米——1400米的“云上梯田”。小爱介绍这片山背村的花瑶梯田始建于汉代,有1000多级,面积3万多亩,长达7.5公里,是我国目前已知规模最大的原始梯田。只见云雾飘渺中的梯田层层叠叠、蜿蜒交错、时隐时现,翻滚着绿色的波浪煞是壮观。不由感叹花瑶人赖以生存的宝地和他们劳动智慧的伟大创造。
小爱说再等一半月稻熟时节,那满山遍野金灿灿的一片,或收完稻子在梯田灌满水后,才叫真正的壮观,是我们花瑶最美的看点之一。在这里你可以伸手摘星星,脚踏祥云,保你有当神仙的感觉。不巧的是这几天多雨,也因你们是大贵人,给瑶家带来财运,不过云雨中看花瑶会更有一番风情。大家无庸担心,一会儿和明天会给大家安排更好的节目。
晚上“囔噎”安排在星空云舍餐厅,小爱请来县旅游局副局长、中学校长和非遗传承人,还有位全国人大代表演唱山歌助兴。随着一曲“世上美酒万万千,哪有瑶山米酒甜。手捧竹筒喝一口,留在心窝醉三年”银铃般的歌声,一群盛装的花瑶姑娘,斟满一碗碗自酿的美酒,以接力(当地叫高山流水)的方式挨个给客人敬酒。更有甚者,几个大胆奔放的瑶妹跳了起来,将全身重重地敦坐在客人的双腿上。小爱解释这叫“打蹈”即“敦屁股”,源于花瑶婚俗,是花瑶女孩感谢福“媒公”的形式,现已演化为欢迎尊贵客人的礼遇。
第二天早上老天仍是云山雾罩,淅淅沥沥地下的不停。导游安排到草原村呜哇山歌技艺传习所,聆听“山歌王”陈治安等几位非遗传承人演唱呜哇山歌。路上小爱讲,呜哇山歌属于“高腔山歌”,是花瑶在田野山冈劳动时自我愉悦、抒情,或为寻找同伴、驱赶野兽,或为消除疲劳、表达爱情的一种特殊的劳动号子,被誉为民歌中的绝唱,已入选国家非遗名录。
在“草原会场”的舞台上,这些民间歌手敲锣打鼓,分别以独唱、对唱、合唱的方式进行演唱。尽管听不大懂歌词歌,但那高亢嘹亮、声情并茂的原生态演唱,深深打动与感染了来自西北和浙江的团友。我与拓拓一时技痒,分别上台唱了陕北民歌。章霓带着小彭、才旭跳起了《闯码头》, 团里的“赵部长”也抓起台上的道具,大家与花瑶歌手及小爱、红姐,手花共伞、斜挎背篓,扭起了秧歌。传习所礼堂内,顿时成为汉瑶同胞载歌载舞、欢乐的海洋。
中午我们赶到白水洞村的“梯田农家”就餐,主人李修祥66岁,也是位花瑶山歌高手。作为湖南大学、清华大学的文创基地和乡村振兴工作站,他家吊脚楼上有一个花瑶文化小小的展室,四周墙壁上抄满了一首首自创的呜哇山歌歌词。席间他为大家唱了两首山歌,其中一首:妹来花瑶上高坡,八卦罗裙地下拖。你妹人才生得好,胜过月里美嫦娥。十八妹,想老哥,长得这么乖太,没见过。无论是内容还是行腔,都感觉与我喜欢的陕北民歌相似,至今仍有绕梁三日,余音不绝的感觉。
这时雨越下越大,临时找到家“虎久雾语”茶业公司,品尝花瑶的绿茶和特产金银花茶。小爱介绍回隆瑶乡的金银花,是我国金银花的原产地和主产区,现有22万亩,年产干花一万吨,占全国总量的50%以上,被国家林业局命名为金银花之乡。如果你们七月份来,满山的金银花盛开,瑶家阿哥阿妹在花海中一边采着金黄的花朵,一边对唱着情歌,那又是一景呢!张斌会长是本地汉族,替团友每人购得两小袋以感谢大伙能到他的家乡来观光考察。
随后我们又相继观看了大托石瀑与崇木凼村的古树公园,令人惊喜的是刚到石瀑前,雾茫茫的一片什么也看不到,谁知下山刚走了几步,云雾慢慢地散去,长2000米、高350米,坡度在60度左右的一块巨石展露出雄姿。可惜由于雨大路滑,不能亲临“一块石头一座山,四肢落地爬石山”体验,只好远远地拍照留下小小的遗憾。
是夜雨停了下来,团友们又在肖家凼体验了花瑶的拦门酒和长桌宴,围坐于火塘和篝火前与瑶家阿妹一起对歌起舞,还燃放起五彩缤纷的烟花。那烟花随着瑶家儿女飘动的七彩服饰,似乎冲散了虎形山缭绕的云雾,也在吟唱这个以花为名、以花为衣,隐藏于深山、大约仅有一万人的族群。

作者:郝小奇,笔名、 祁 河 ,曾任工厂党总支书记兼副厂长、市委副秘书长、西安日报社长。经济师、高级政工师、高级编辑职称。现任市规划委、决咨委委员,黄土画派成员、曲江摄影学会会员,黄土画派艺术报执行总编。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