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散文星空 >

【李文雅散文】世界万物,皆需慎而待之

2020-10-03 21:40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有些东西,你不敢无视它的存在,比如狗的狺狺,猪的哼哼,鸡的咯咯,猫的喵喵,等等。虽说,这在动物不过是一种本能,可它们却偏偏演绎出跨界式的人道。
         打小,我们就知道小村的狗,较之跑惯江湖、阅历万象的同类,凶恶了许多。它所占有的只是巴掌大的一块地界,它所识认的也不过是几张熟悉的面孔,知晓的世事亦无非屈指可数的几桩。在它那里,你所享用后的那些牙慧,非它莫属。它就是你的保护神,是你必须的供奉。它象征着一种秩序,代表着一种威严。它行使着与村官一样的权力,狗令就是来自另类的最高旨意!所以,对于它的狺狺的吠声,绝不允许你装聋作哑,有半点的敷衍。你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睁大你的警惕的双眼,随时与它一起共赴村难,甚至用血拼的方式捍卫你和它所共同拥有的利益。位卑未敢忘忧村呀!
         我们常骂最笨的人是猪脑子,常责最懒的人是猪身子。贪吃嗜睡,饱食终日,无所事事。的确,猪应该是这个世界上凡胎肉体的生命里,最无远虑抑无近忧的。《西游记》的猪八戒,虽助唐僧西天取经,一路挥着钉耙,也至多是个被美化得可爱的蠢物馋虫!猪的最大的理想,就是从酣睡中醒来后,能有应时的槽食。它的这点儿指望如若让主人给忽了,那你就别怪它翻了石槽,散了栅栏,拱了墙根,毁了你的后院。你可别忘了,你的羞于见人的秘密,全在猪眼中摄录。所以,在猪不停地哼哼直叫,不安于躺卧时,你就该想到要为它供食了。
         自从赵本山和宋丹丹小品里,那只公鸡被炫成了战斗机,一夜爆红之后,天下的母鸡们便忿忿不平了。要不是我们,哪有它的能耐!现在呀,这些母鸡,你得时时刻刻地豢养着,一把麦粒,一掬玉米,一撮米谷地喂着,稍有的怠慢,便叫你蛋打鸡飞!谁叫你存心不允,处事善虑,偏偏给了公鸡出头露脸的机会,竟让它上了央视,难道你不知是我们含辛茹苦地带大它,教会了它唱歌的本事,给了它战斗机的翅膀!难道,你忘服了“忘不了”么?你忘了我们是“为了谁”么?“吃水不忘挖井人”啊,你们偏偏就“吃了鸡蛋忘了鸡”!你要还不觉悟,我们这些母鸡们,就断了你的鸡世界的传宗接代,让你在无人报晓的暗夜熬着煎着!
         鼠患成性,鼠疫时侵。昔日,昼伏夜出的鼠们,在时代的进化里,已是鼠胆包天,毫无顾忌。前日,我的邻居竟在他家的冰箱里发现了一窝鼠崽,他家的棉被,亦叫钻入的老鼠给咬得千疮百孔,白絮散得满地。老太太一气之下,狠狠地揍骂了她家的花猫。怪谁呢,谁叫你不管它吃喝,任由它野着,疯着,就是它在外面跟人好上了,你也不闻不问,不看看是否正经人家的正经人。这可是关乎未来的大事呀,你倒好,一听见它喵喵地叫,你就心烦,怕扰了老两口的夜梦,怕它脏了你的睡床你的锃光瓦亮的地面!养儿防老,养猫防鼠,你是怎样养儿的,又是咋样待猫的?扪心问问,岂不愧煞!
         前几天,一位知友告诉我,世间万物,亦是亦非,是是非非,犬牙交错,难见偏正。看来,错综复杂的现象世界,一切的存在都需慎而待之,稍有的思之不周,皆会淆乱乾坤之朗朗!

作 者 简 介
李文雅,陕西蓝田人,西安市第八中学教师,市区级优秀班主任。《西部文学》副总编,《中国诗歌报》陕西工作室编辑,《作家摇篮》责任编辑,陕西省少儿文学研究会副会长,陕西省散文学会会员,宝鸡市文学创作协会会员。发表诗作四百多首。作品收入《中国当代乡土作家作品选》《中国实力派诗人诗选》《陕西诗歌》《西南当代作家》《大渡河》《诗中国》和地方志。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