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散文星空 >

【铁石散文】大雁不过九月九

2020-10-29 23:05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寒露惊秋晚,朝看菊渐黄。千家风扫叶,万里雁随阳。”
       今天的天气很好,但清晨还是满满的凉意!也许是昨夜的一阵秋风,枯黄的落叶铺了一地,我门前的那盆菊花,也吐露出黄色的蕊,而远处的农田里,庄稼也收割的差不多了吧!
       这是一个特殊的日子,总在这个时候想起那句农谚,想起曾经头顶飞过的大雁,想起曾经的那些人,想起酒,想起菊花,想起那些不再回头的日子!
“大雁不过九月九,小燕不过三月三。”这是小时候常常听老人们念叨过的,意思是说,在北方的大雁一般会在农历九月初九之前全部飞往南方去过冬,而南方的燕子则会在农历三月初三之后,就陆续从南方返回北方了。老家的东平湖是一个典型的北方湖泊,然而,每年秋冬却总有数不清的大雁在这里驻足或过冬,或许是这里特殊的地理位置和气候,也许是这里有它们适宜的生存环境,抑或有一种其他的情愫吧!小时候,常常看到成群的大雁从天空飞过,它们挥动着翅膀,在空中保持着严格、规整的队形,一会儿排成一个“一”字,一会儿排成一个“人”字,那场面让人感到壮观的不得了!它们一边飞着,一边还不断发出“嘎——嘎——嘎——”的叫声,这大概是一种交流和呼应的信号吧!
      一年一度的迁徙,是大雁为了适应季节的变化,为了生活、生存和繁衍而进行的艰难跋涉,但我常常在想,那些长空中的精灵,带着野性,带着亲情,带着悲壮,在凌空的鸣叫中,那洒落一地的,不也正是生之豪迈与激情吗?
冬天的东平湖里满眼是大片的芦苇和蒲草,湖边是枯黄的野草和绿色的麦田,大雁平时是在湖水里的,但湖面结冰,也往往成群地跑到湖边的地里啄食庄稼。数九寒天,湖面已冻得可以跑车了,总在这个时候,有些人推上冰车,装上土炮,滑着冰到湖里面去打大雁,土炮里面装的是铁砂粒,一炮出去就是一大片。大雁的毛可以做成棉包或被褥,具有极佳的取暖效果,大雁的肉,更是一种非常不错的美味了!打大雁的时间一般是在下午或晚上,而在寒冷的清晨,几个小伙伴们常常早早地起床,跑在冰天雪地的湖面上,到处寻找捡拾由于受伤而冻在冰上的大雁……
      上学的时候,偶然读到一首《雁丘词》,其中几句:“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终于感受到大雁的灵性与执著,同时也突生深深的敬意与伤感!如今由于环境的问题,现在已经很少见到大雁了,大雁也成了国家的二级保护动物。而那些曾经在我的天空舞动的身影和凄凄的叫声,自然也就成了心中每年此时切切期盼的念想了!
雁来雁去,岁岁重阳,今又重阳!天空依旧,时光荏苒,在浓浓的秋意中,大雁归来,登高远眺,看遍野金黄的山菊,傲然绽放,而我总想起远方,想起湖边那个村庄和北洼的麦田,想起曾经守候在家乡的那些老人,思念和惆怅却又在像野草一样疯长……
      是啊,大雁归来,又在您守候的田野里徜徉,而您已在守望中化作一座座坟莹,在那片我曾经的乐园!
      突然间又想起了酒,想起了小时候爷爷筛酒的小锡壶,低矮的土屋里,破旧的八仙桌上,蓝色的火苗间,悠悠地飘着酒香!
     “又是九月九/重阳夜难聚首/思乡的人儿/飘流在外头/.....
      亲人和朋友/举起杯倒满酒/饮尽这乡愁/醉倒在家门口/......”
      又是一年九月九,大雁归来,菊花依旧,醇酒弥香,只是我思念的亲人啊,早已被时光撕裂成缕缕飘散的记忆……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