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散文星空 >

【祁河随笔】也说浅浅体

2021-02-13 22:54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近日,唐小林的《贾浅浅爆红,突显诗坛乱象》,给诗坛投了枚深水炸弹,一时引发热议,将诗人贾浅浅推上风口浪尖,亦将污水溅向了著名作家平凹先生。
撇开贾浅浅“回车键分行写作”、“肮脏恶心的垃圾文字”的批评,文章剑指“背后是各路文学名家和诗人积极为贾浅浅的诗歌撰写评论,溜须拍马。”“是因为有无数看不见的手在翻云覆雨、兴风作浪。”
之前没读过浅浅的诗,只知她是平凹之女。没想一晃,她已是西北大学文学家院副教授和在读博士,出版有《第一百个夜晚》《行走的海》《椰子里的内陆湖》三本诗集,还得过文学奖并兼任贾平凹文学馆副馆长。
不可否认,浅浅的成长离不开父亲的光环。仅从她的论文和研究成果,就有《生命的言说与意义—试论贾平凹的书法创作》《文学视域下贾平凹绘画艺术研究》《历史与文学的双重变奏—贾平凹<古璐>的叙事策略》《贾平凹书画与文学艺术精神关联性研究》,这多少沾了近水楼台的光。而且她学业和工作履历,也与她父亲曾任职和学习过的单位有很大关系,的确是有个令人傲娇的爹。
其实大可不必给人打上“官二代”“富二代”“星二代”的印记,陕西除了平凹父女外,据我所知还有孙见喜与孙立盎、陈彦与陈梦梵这样的“文二代”,亦有像赵望云与赵振图上、刘文西与刘丹、石鲁与石丹这样的“画二代”。这种父辈对子女的影响,或者说文化的传承,古亦有之,无可厚非。关键要看子女的天赋、志趣与努力,能否子承父业和真正有所建树。
这一点贾先生是清楚的。早在2018年1月6号,平凹就给女儿写信:“浅浅是我的女儿,从小就喜欢写诗,我只觉得好玩可爱,但从不鼓励她将来要当作家诗人。”劝诫女儿:“诗可以养人,不可以养家,安分过一般日子吧。”但浅浅并不听话,先生只能言:“她现在已经不小了,说起来有父女的名分,实际上我是我,她是她,她早不崇拜我,我也无法控制她,何况诗是她的,与我毫不相关。”提醒女儿“培养和聚积能量是最重要的,万不可张狂轻佻,投机迎合”, “作家诗人是一生的事,长跑才开始,这时候两侧人说好说坏都不必太在心,要不断向前,无限向前。”
平凹对女儿的诗也有肯定:“怎么有那么多奇思妙想!那些句子是她这个年龄人的句子,是这个时代的句子,我是远远撵不上了,倒生出几多感叹和羡慕。”称道:“人真是奇怪,受了鼓励,就象火山爆发一样,虽然这火山上冰雪覆盖。这一点上她有点像我。”对女儿大加午觉赞赏,舐犊之情跃然纸上。
通鬼神、悟佛道的贾先生果真能掐会算,刚刚两年就杀出程咬金来。贾浅浅被“变态、污秽、猥琐、平庸”连砍几大板斧,一时杀得父女俩片甲不留、无力应招,至今无言以对。对于老贾来说,什么风浪没见过?想当年《废都》就被封杀过,早已炼就金刚不败之身。我担心的是小贾,初出茅庐,便招来网上一阵比一阵猛烈的抨击和吃瓜群众的冷嘲热讽。什么“废话体肆虐”、“裆裤体爆红”,以至用 “屎尿体”回敬。
如此这般,远远超出了文学评论的范畴,亦不是善意的批评,大有乱棒打死和将女诗人划入不良艺人之列,必须封杀的架式。不过此时,贾氏父女不能发声,说了也无益。倒是那些知名学者、包括曾捧过“臭脚”者,也不必着急出来为贾浅浅辩解,胡诌一番“大众不懂诗”,批判和羞辱浅浅属于“管中窥豹”“以偏概全”。要继续坚持贾浅浅属于“生而知之者”,注定是“天成的诗人”,“就像一只轻盈的百灵,用婉转嘹亮的歌声恣意地吟诵着对自然和人世的思考与情怀”的观点。
“诗言志,歌咏言。” 吟诗作对是表达自己心声和诗人的自由,一旦发表示人,也应该允许人评判优劣。对古人来说,诗词歌赋要达到意象、凝练、雅致、工整、抒情、音韵、哲理、用典的高度,十分不易。而随着文化素养的普遍提高,喜欢诗歌和写作朗诵诗歌的人群越来越多,特别是新诗体的发展给更多的人提供了创作的动能和空间,这是非常好和值得赞扬的现象。
作为贾老师的读者,尽管非常厌烦他文字的不清白,但对他的勤奋与才气是万分欣赏的。对浅浅的一些诗来说,的确是不敢苟同,她的创作多多少少也受到父亲一些负面影响。正如伟大的平凹小说中,有这么多恶心人的东西,但并不影响他拥有关心和关爱他的贾粉。我想浅浅诗中的黄白之物,也不应该影响她继续做名诗人。
想想本不该淌这淌混水,更不愿出来搅局,说这么几句,无非豇豆茄子各有所爱,喜欢的你就看,不爱的你就不照视它。对“浅浅诗”、“浅浅体”议论一下不是什么坏事,香臭自有公论。当然更期望:诗坛的圣洁与清丽、典雅与繁荣——经典永流传!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