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散文星空 >

【田善江随笔】特别的鱼鳞冻肉,不一样的味道

2021-02-17 13:48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冻肉是大众食品,没有什么可稀奇的。但是鱼鳞冻肉估计吃过的人不一定很多,很可能有些朋友还会奇怪:鱼鳞能做冻肉吗?能吃吗?
   我可以肯定地告诉各位朋友,鱼鳞确实可以做冻肉,做法也不难,只要能耐住性子,人人都可以成为鱼鳞冻肉制作高手。并且,做工好的鱼鳞冻肉相当好吃,比猪皮冻肉好吃十倍都不止。
   我第一次吃鱼鳞冻肉是在二十七年前,刚结婚没多长时间。那一日是丈母娘的生日,大舅哥在家里摆了几桌子。席间有一道菜,白亮白亮的,晶莹剔透,吃在嘴里十分劲道,像凉粉又不全像,像冻肉也不全像。我正疑惑这会是什么美食呢?大舅哥的问题来了:山娃,这个菜给你一百元,你都买不到,关键是没地方卖去,你猜这是啥做的?
   我自然猜不到,便胡乱应付说:是不是猪头肉做的冻肉?
   妻子瞪我一眼说:看你瓷的笨的!这是鱼鳞冻肉,知道不?
   我迟疑了半会,犹犹豫豫地问:鱼鳞冻肉?难道是鱼鳞做的啊?
   鱼鳞冻肉不是鱼鳞做的,还能是啥做的?妻子又瞪我一眼。
   我再一想,有些明白了。大舅哥是卖鱼的,每一天要卖出至少三四百斤鱼,绝大多数买主会让把鱼杀好,把鱼鳞刮净。这样一来,他每日就会攒下成十斤鱼鳞,做鱼鳞冻肉的原料是不成问题了。做鱼鳞冻肉,也只有像大舅哥这样的卖鱼人有着得天独厚的条件,放着别人,就是想做,又到哪儿弄鱼鳞去呢?
   那盘鱼鳞冻肉吃得见盘底时,我妻子突然在席间宣布,她以后也准备做鱼鳞冻肉。大舅哥马上应承:以后要鱼鳞了,到他摊子上随便拿。
   此后不久,妻子便真的开始在家里尝试做鱼鳞冻肉了。
   做鱼鳞冻肉确实不难。以前从未做过的妻子,第一次做竟然就做成了,并且味道极佳,就我个人的看法,比大舅哥家做的鱼鳞冻肉还要更好吃些。
   妻子做鱼鳞冻肉的工艺其实很简单:先将鱼鳞淘洗三遍,把水控干。然后将鱼鳞倒入大锅中,加水适量,漫过鱼鳞即可。再放入大料、葱段、生姜、尖椒、花椒等等佐料(喜欢带点颜色的,可放少许酱油),文火熬煮。一边熬,一边用筷子或者饭勺轻搅,待滚上几滚,鱼鳞基本都卷起来了,火候也就到了。然后,关火,用笊篱捞出鱼鳞。留在锅里略微有点稠的液体倒入盆中冷却至凝固,一盆鱼鳞冻肉便做成了。
   后来有一段时间,妻子做鱼鳞冻肉竟然上了瘾,隔上三五日就要做一回。自家吃不完,便给朋友、同事送去吃稀奇……
   最近几年,在大饭店里也吃过鱼鳞冻肉,价格是猪皮冻肉的好几倍,但是总觉得味道还是差点意思,便怀疑他们的鱼鳞冻肉并不是纯鱼鳞做的,毕竟鱼鳞收集起来比较费时费事,大饭店恐怕难有那个耐心。
   前两年,大舅哥由于身体不好,鱼摊子交给了他儿子小亚经营。内侄的经营思路跟大舅哥不太一样,他主要以活鱼批发为主,甚少零售,便难得攒下鱼鳞,要再吃一次妻子做的鱼鳞冻肉竟也成了难事。
   前些日子,猛然在菜市场上发现了一个卖冻肉的摊点竟醒目地竖了个硬纸壳牌子,上书“正宗鱼鳞冻肉”几个大字。我心中一阵欣喜,急忙上前再三再四询问。摊主胸脯拍得“咚咚”响:绝对是正宗鱼鳞冻肉,假一赔十。
   于是,我买了二斤回去,还发现了新大陆一样跟妻子说:现在街上有卖鱼鳞冻肉的了,你看我买的这咋样?
   妻子把我买回去的冻肉端详了半天,突然冷笑一声说:你长着眼窝是出气的?没看猪皮丁丁都没化,还鱼鳞冻肉呢?冻你个鬼!
   我说:要不,把冻肉拿去退了?摊主说假一赔十呢。
   妻子说:算了吧,买都买了,退啥呢?不够丢人钱。
   于是,这日晚饭时,妻子便将我买回的冻肉切了一盘,用醋水、葱花等佐料调了当下饭菜吃。吃了两片后,感觉这冻肉跟饭店里卖的鱼鳞冻肉差不多,是有那么一点点味道,但跟以前妻子做的相比,差距还是不小,不觉叹了口气。
   后来有日,我又来到菜市场那个卖鱼鳞冻肉的摊点前,说:我买过一回你这鱼鳞冻肉,是猪皮做的。摊主笑我少见多怪:不用猪皮,咋能做成冻肉呢?鱼鳞主要是当调料加的,纯鱼鳞做冻肉,哪有那么多鱼鳞?再说,还没见谁用纯鱼鳞做成过冻肉。还说,做鱼鳞冻肉复杂着呢,满城壕里,除了他,再没人会做,就连饭店里的鱼鳞冻肉都是他给送的。
   我自然不愿跟那摊主理论,笑了笑离开了。
   隔日晚上,下班回家后,却见妻子正在厨房里忙活,且有一阵阵鱼的味道从厨房飘出来,便远远地问她:做啥饭?鳌鱼啊?一边说一边朝厨房走去。
   妻子回头笑道:这一向见你馋虫犯了,就给小亚打了电话,叫给攒了些鱼鳞,叫你吃个美。
   看着那满满一锅不停翻滚的鱼鳞,我的口水都快下来了,恨不得锅中物马上就变成鱼鳞冻肉让我大快朵颐。
   第二日午餐时,终于吃上了妻子做的鱼鳞冻肉,很熟悉的味道,也很特别的味道,满城壕里也许只有这独一份。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