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散文星空 >

【长安月下散文】西安的雨

2021-03-02 12:57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已经好长时间没有下雨了,加上意外的冷风,似乎腊月里,路上的行人被兜头遭遇了一股空调的寒气。
   春节刚过,气温如正弦曲线一般,突然跃升至顶峰,晨起4度,中午24度,人们戴着口罩被迫在冬春两个季节之间游走。关中人性格豪爽,三四十岁的一个中年汉子穿着棉衣坐在饭馆里,一边吃着羊肉泡馍,一边不满地咒骂着,“去他妈的,鬼天气!”
   就在大前日,晴朗无云的天空,随着远处飘来的一朵朵乌云,天空逐渐暗淡下来,西风带来了湿润的潮意。“长安自古西风雨”有经验的人们立刻意识到:快下雨了!果然,午后一点多钟的时候,先是雨丝飘落,不一会儿,便绵绵密密地斜织在空中,起初人们不经意,偶尔抬头的目光里,些许不屑,年轻人更是大大咧咧的,伞也不打,棉衣帽子更不甩上,任凭其晃在脑后……
   没过多久,这种不屑演变成自己不得不面对的问题——雨,真的下大了!
   西安的雨,犹如西安人的性格——豪迈、大气,在反复敲打屋檐的噼啪作响中,让人一次又一次体会到另一种沉稳与多情。雨幕中,钟楼、鼓楼、大雁塔、大唐芙蓉园……朦胧虚幻,仿佛从历史中走来。环城一周的明代古城墙,箭楼、垛口、马道,闪着湿漉漉的光,一切的一切,在春雨的冲刷下,是洗去了岁月的风尘?还是荡尽了尘世的喧嚣?不得而知!
   我曾去过广东某地,那里的雨下得急,让你防不胜防。好像小孩子的脸,说变就变,时而电闪雷鸣,时而晴空万里,让你在浑身湿透后,凝望阳光会产生一种错觉。西安的雨却不同,它会让你心有准备,有一个酝酿的过程,由小变大,由疏到密,由雨落无声到屋檐敲响。至于大珠小珠落玉盘的景致,必会让你有备而来,之后,才在这座天地舞台上循序渐进地上演……
   城市里已经没有了农田,而在郊外的田野里,泥土需要贪婪地吮吸这来自天降的甘霖,我们没有理由不去帮助它,于是,借助现代化的科技本领,催雨的火箭发射到了天空,自然形成的降雨,便多出了人工的痕迹。
   雨天最快乐的就属孩子们了,这些祖国的花朵,天地间的精灵,总有旺盛的精力需要释放。看吧,小孩子们从外头归来,三五成群,甩开大步,噼噼啪啪溅起水花,即使裤腿尽湿,也意犹未尽。回家拿毛巾抹几把脸,擦几下头发,笑脸依然洋溢。其实,我们小时候走得更远,雨天,在操场上跳绳踢毽子并不鲜见,每每惹的家长生气,面命提耳,扭送回家方才作罢。
   在这座曾经的帝王之都,如果雨天能携朋友三五,于公园里散步,在大街上徜徉,会别有一番趣味。当大明宫遗址公园太液池里的游船定格在雨幕中,被摇曳的风,偶尔吹泛起游船周围的圈圈涟漪。于是,风和雨就有了幻化的力量,会将这座曾经的唐朝皇宫一一展现。
   你看!丹凤门、含元殿、宣政殿、紫宸殿、翔鸾阁、栖凤阁、梨园……在历史的长河中向我们招手;盛唐的威严、祥和、钟鸣鼎食和刀光剑影……在远远向我们走来,它们不停地诉说着、轻吟着、缠绵着、啜泣着……御道走完,回望广场,烟雨朦胧中,岁月便流淌了千年。
   继续走吧!雨幕把繁华的大街,渲染的如同傍晚,鳞次栉比的商家已经亮起了灯光,行人愈加稀少了。新冠疫情趋于稳定,酒吧、咖啡厅的顾客越来越多,暖暖的。迎面门头上方是五彩的霓虹,一首首轻音乐从窗缝里钻了出来,透过玻璃,或三、或两、或一群人,伴着咖啡的香气,合上雨伞,抖掉水滴,推门而入,也许,在这里,你能碰到隔山隔海多年未见的知己,或者初恋……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