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散文星空 >

【匡建华散文】上馆子

2021-03-02 20:00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上馆子是土家人的说法,意思是到餐馆吃饭。记得第一次上馆子是二十世纪七十年代,长辈们到县城上缴公粮,我随船去玩儿,等到了吃午饭时,没有钱,也没有粮票,是用粮食换的饭吃。那餐馆只有十来张餐桌,来往的客人不多,菜的种类少。一碗白米饭,一碗粉条汤,那香味至今难忘。

   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在乡镇没大餐馆,只有一个小饮食店,吃饭几乎都是在家里,年轻人结婚办喜事、亲友聚会,一般都是在家中炒几个菜,喝着散装白酒,边吃边喝,说说笑笑,其乐融融。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我刚参加工作,早中晚都是在单位里有食堂进餐,就是上级来单位检查指导工作也是一样,大多是自己支付餐费,有时由单位领导自己请客。听父亲说,那时下乡到村里都是吃百家饭,那怕吃的是几个红苕同样要支付三角钱,半斤粮票,如果有肉食还要另加两角钱。就餐完毕就把钱和粮票压在饭碗下面。时间久了大伙已成了习惯。每到春节前几天,单位会开一个联欢会,再让食堂加几个菜,迎接新年的到来。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清江梯级开发上马,小城热闹起来,很快就多了几家小宾馆,接待客人不再限于家里和职工食堂。也许是从那时起,单位来的客人不再缴生活费。美其名曰,下乡又不能把锅带上。上面的、下面的来的都是客,迎来送往,盛情款待。经常看到别人上馆子的情景,嘴馋起来,情不自禁地感叹他们有口福。偶尔有机会,就会毫不犹豫地准时赴宴,饱餐一顿。有一位老同志回忆,那时年代来的客人多,中午晚上都有饭局,人都吃的没有食欲了。面对满桌的美味,一点胃口也没有,反而想喝碗米粥,吃点咸菜。天天上馆子变成了一种负担。有一位好友在乡镇当主要领导,白天陪客人喝酒,晚上治病。医生告诉他,你是得了痛风,不能喝酒了。他摇摇头,无赖地说,真是没办法,不参与说你对分管工作不重视,今后不好见面。近来我再次见到他,也许是上馆子的少了,他的病也是不治而愈。

   后来吃喝之风从城里逐渐向乡下蔓延,人们找一些由头收取红包,如结婚、生子、过生日、迁新居、办丧事,大宴宾客,红包从几元增加到几百元,致使上馆子的人左右为难,不堪重负。乡亲们告诉我,几年如果家里不请客,家里就贫困了。听好友说,邻近乡镇有一位乡亲还借猪生娃的由头请了几十桌客,听来是个笑话,我想他也是无奈之举。

   吃饭好像是个人的事儿,与他人无关,其实它也是国家大事,关系到国泰民安,如腐败就是从大吃大喝开始的,不然中央不会出台了那么多规定,采取强硬措施。经过近十年的整治,目前已初见成效,促进了社会风气的根本好转,重塑政府在人民群众中的形象,在减少浪费的同时,也治好了不少人的富贵病。

   保健专家告诉我们,每顿饭吃到七八分饱就行了,吃的太饱会影响身体健康。尤其是中老年人更应注意饮食节制。可一到馆子里,面对桌面上丰盛的美味佳肴,大多数人就很难控制食欲,直到实在吃不下了才罢休。偶尔一两次问题不大,如果天天如此,对身体的危害就大了。实际上许多人的肥胖病、高血压、冠心病、糖尿病就是吃出来的。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在土家山寨生活的乡亲们高血压、糖尿病、冠心病发病率非常低,而近三十年来,不说老年人,就连年青人肥胖病、高血压、糖尿病、冠心病也大幅度上升。有一位老乡对我说,儿时生活太苦了,近几吃喝好像是在赶本,结果赶出毛病来了。他还不到四十岁就患了冠心病,着实令人痛心。

   前几天有一位好友请客,原来是大狗生小狗了。我问他,收情吗?他哈哈大笑,收什么情啊,几个好友找个由头聚一聚。如今的人们不再为吃喝发愁,偶尔找个由头聚一聚,热闹一下,沟通感情,增进友谊,也是人之常情,但如果天天在一起吃喝就失去了意义。

   生物学家研究发现,古人原本跟兔子一样是吃草的动物,随着生产力的发展,人体经过几千年的进化,才适合吃一些比较精细的食物,特别是肉类。动物实验显示,如果给兔子吃高脂食物,它在短时间内就会出现动脉硬化。在我国,生活好起来不过三十年,或许是人的消化器官进化还赶不上时代步伐,才导致了富贵病的大幅增加。

   近来有人研究发现,人的生命中有许多规律,如心跳总数是一定的,跳的慢,长寿的多,像乌龟心跳每分钟只有六次,可活上千年;另外人吃的食物总量也是一定的,吃完了人就完了。我想这还是有一点科学道理,如今生活好,加上体力劳动少,运动少,导致营养过剩,增加了人体生病的机率,加速了人体衰老。反观那些长寿之人不仅终身劳动,而且非常节俭,基本上没有经常大吃大喝的习惯。

   人生在世,向往美好生活,也无可非议。不过吃喝不仅是要追求品质,更要追求品味,在度上下功夫,实现身心健康才是目的。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