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散文星空 >

【四面八方散文】玩诗

2021-08-27 13:42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玩诗㈠
/王维宝
前不久,久日失联的老同事突然打来电话,开口便是“听说你做诗人作家了!”
他,何止老同事,还是老同学呢,当年的省作协会员,从事过小说及影视创作。有作品发表在《山东文学》《当代小说》等文学期刊,也有艺评登上《文艺报》《联合日报》,创作过电视剧、短剧40余集,在全国百余家电视台播放过。
在班门面前,自知那几把斧头实在不敢乱摆划:“什么作家,诗词也是瞎凑合,写着玩吧!”咱的网络是包月的,视频电话不花钱吗,聊呗!
退休后看过几年的孙子进小学了,虽然还有老妈需要常去看看,毕竟有保姆伺候,余给自己的时间确乃“大空没有,小空常有”,何不见缝插针乐呵一下,玩什么呢?或许受老爸晚年的影响吧,玩上诗了。
老爸退休前不会使用电脑,也没有网络概念,所写的诗歌都是我来键盘输入,存在电脑。平时写出的一两篇打印出来拿给老爸。老爸又去他的老同学、同事堆里分享快乐。后来,老爸竟然出了一本诗集《深秋红叶》。
我的电脑输入、文档编辑、浏览网络基本操作还行吧。有一次登录《章丘人论坛》,竟然有个“原创文学”版块,打开一看,哇塞!里面不仅有诗歌帖子,还有人业余讲课,毫不含糊的注册户名。从那以后只要写了诗歌便贴进去,挺好玩。
直觉告诉我:网上肯定还有专门的诗歌网站,便在地址栏输入“诗歌网”搜索,何止诗歌网,散文网都有,什么《中国小诗》《《大诗界》《诗中国》《中国散文网》《香港诗词论坛》……,可找到你了,一口气注册了好几十个。
诗歌网真好,不像报纸刊物那么挑剔,只要你内容健康就可发进去,甚至连自己都觉得不咋样也行,第二天再看时版主留言了,指点迷津,有诗友也提出修改意见。正是我需,求之不得!
诗歌网热乎了一两年吧,不知不觉人少了,有的甚至好多天无人发帖。正纳闷的某一日,一位诗友问我有没有QQ号,是否愿意加入他的QQ诗歌群。“愿意”刚说出口就进入他的QQ群了。经过几天的发帖,感觉QQ更好使,用手机就能交流诗歌,怪不得网上人少了。
有群便有主,有主须有规,不同群的规矩也不尽相同。多数文学群规“发广告者踢出”。咱是某纸刊编辑,有任务在身,时常需把“征稿启事”发到所进的群里。有的群主认为不是广告,表示理解和支持。也有的群主视为“广告”,脾气好的群主好说好对待,也有的群主踢人不商量。吃一堑长一智,被踢过几次后学会看群下“菜”了。
QQ诗歌群还没过够隐,又有群主小窗联系“您有微信吗,加入我的微信诗歌群吧?”“还有微信诗歌群?”我觉得挺新鲜。
“是啊,比QQ群更好用!告诉我你的微信号吧!”“好的”我爽快答应。
进了他的微信诗群,新朋老友好多呢。骨牌效应来了,好多热情的网友前来邀请,短短几天又进了十多个微信群,还有一些与文学不搭边的群,咱是个好脾气,有求必应,稀稀拉拉地又进了几十个群。
群数猛增,手机天天丁零当啷,尤其清晨开机,局面失控,荧屏显示应接不暇,真担心给挤爆了,这才回过神,赶快清退那些与诗文无关的聊天群,再把次要群启动“消息免打扰”,消停了。
玩双群(QQ群、微信群)是开心,还不到一个月手机就不听话了,有时竟然“罢课”,那天晚上本想贴诗进群,竟然僵尸了,熬到次日去移动客服大厅。服务员说的倒轻巧:“清零”,“我加入的那些群丢了咋办?”服务员不急不躁的说“不用担心,只要他们有说话的,你手机里就有了。”好吧,忍了。
有了这次教训,又掂量了掂量,还得减少群聊。愚觉得QQ群不如微信群好用,找到QQ群和微信群都有的群主商量退其一,都愿意保留微信群。
不乏有群主只顾拉人来充数却疏忽管理,群员发来的帖子也不过目,每天的问候语、图片应接不暇,还有一些低俗的内容,拜拜了。还有个更有效的做法,就是按照移动大厅教给的方法,经常清除内存,收效明显。(待续)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