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散文星空 >

【毛永波随笔】捐书记

2021-09-10 19:10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如果没有什么大的变动,我的职业生涯的最后一站就在西安财经大学行知学院了。从1986年参加工作到大学工作,即将要度过我的第36个教师节,一辈子教师,读了数不清的的书,和教育事业结下了深深的感情,也和这所大学情缘难尽,就想着怎么为她做一点有意义的事情。
什么是有意义的事情?简而言之,有意义的事情就是有价值的事情。而对于价值的认识,无非两种,一种是物质价值,一种是精神价值,书籍也许是最恰当的表现手段了。
问题在于捐赠什么书籍?
  早年曾经买过不少书,但是系列的全套书目几乎没有。近几年染上了淘宝的毛病,时常巡睃于西安的古玩市场,古玩市场上五花八门,不仅有各种古董玩戏,也有不少今玩物品,某一日在八仙庵看见了一套旧的《新唐书》,虽然蒙头垢面,但是拂去灰尘,成色还算不错,繁体竖排,1975年2月一版一印,再看印鉴,是某一个军工企业图书馆流出来的,再看封三的借书流通袋,竟然没有人借阅过,心中窃喜,想起过去陆陆续续购买过的《二十四史》(中华书局,点校本,下同)中的几套书,就想给图书馆捐赠一套全本的《二十四史》,也许是个不错的选择呢。
《二十四史》是中国古代各朝撰写的二十四部史书的总称,从《史记》开始每一朝政府都要编撰前朝或者前几朝的历史,上起传说中的黄帝,止于明朝崇祯十七年,用统一的本纪、列传、纪传体编写,到了清朝,已经有了24部,世称《二十四史》。因为是官方组织按照统一的体例编撰的,也称之为“正史”。《二十四史》不仅史料详实,还有历史事件和人物评点,有极高的文学艺术价值。至今许多名篇还被列入各级各类教材,在传授历史知识的同时,许多文章也成为后世学习古典文学的范本。既有读史明理的功效,也有提高写作水平的作用。
把我的想法说给作家白草根,白先生大为赞赏,认为这是个很好的公益选项,毕竟优秀的图书只有放在图书馆里,才能发挥最大的效用,即使我们离开这个世界,图书照样还可以发挥作用。
要想给图书馆捐赠这样一套书,得先看看图书馆有没有,如果有,我的捐赠便有些画蛇添足,如果没有,倒是可以填补空白。某一日,我专门去了一趟图书馆的书库,浏览一遍,没有发现,我便问馆长藏书的情况,馆长把我引到书库一角,这里有一个小小的典藏室,典藏室的书柜里,整齐地站着几套典籍,可惜的是,这些典籍,俱是横排印刷的新版,装帧精美,恰如待嫁的新娘,珠光宝气地等待出阁。那么,我给图书馆捐赠一套老版的《二十四史》,就显得有意义了。
  图书馆没有这种老版的典籍,没有什么奇怪。西安财经大学行知学院,迄今成立不过十七年时间,在二批本科院校中,是个年轻的学校,图书馆藏书数量倒是不少,已经满足了教育部本科院校评估体系中的生均100册的指标,但是就其藏书的年代来看,大多是近一、二十年的出版物,没有这种老旧的典籍版本,确在情理之中。
决定了的事情就要办,第一步当然是采购。我给自己定的规矩首先是版本要老,尽可能购买一版一印的(这也是图书收藏的一个重要原则);其次是品相要好,同样的图书,好的品相至少能拿得出手,至于那些面孔污脏缺胳膊少腿的坚决不要;再次是每次购买的图书,尽可能全套,这样品相颜色都会一致,显得好看。当然价格也是必须考虑的因素。
  真正操作起来,却不是那么容易。首先是在古玩市场上找。一种物事,你不需要它时,它老在你眼前晃来晃去,当你真正要找它的时候,它却不知道隐匿到哪里去了,大概找了三、四个月,到过西安、咸阳、渭南有点名气的古玩市场,算是找到了完整的五套,甚至有一次在兰州的古玩市场上还找到了一套;白作家建议到古旧书店去找,他曾经在古旧书店找到过书市上见不到的书,便和白作家一起去了南院门的西安市古旧书店,生意明显的不好,一楼全是中小学教辅书目,地下室几个破旧的书柜里,有两套我要找的书,品相不错,问了价格,贵得乍舌,而且明示“谢绝还价”,我这人的毛病,见到心仪的东西,就迈不动脚步,那就咬咬牙打包;剩下的就准备在“孔夫子旧书网”上淘。《二十四史》编撰出版的时间跨度长达20年之久,单套一版一印的数量差异极大,尽管“孔夫子旧书网”上这类书还真不少,但是完整成套的却不多,那就只好捡现有的买,然后再拼凑成套,记得最后一次只买了一本《宋史》(4),那是我实在找不到一版一印的时候,买的一本一版二印的书。
  不论怎么说,总算是凑齐了,把它顺墙码在办公室,全本的《二十四史》,二十四套,二百四十一本,两列并排摞起来,一人多高,仔细地端详。
我所搜集的全套《二十四史》,小32开本,简装本,繁体竖排,淡绿色封面,书名由著名的史学家顾颉刚、郭沫若、范文澜先生题就,典雅大方,漂亮韵动,行内称之为“小绿本”,年代久远,白纸泛黄,印刷质量倒也谈不上精美。
《二十四史》是中华书局的看家书、品牌书。它的出版,是在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毛泽东、周恩来的亲切关怀和领导下,由中华书局牵头组织,倾注了国内一大批历史学大家和学者的心血完成的。从《二十四史》全部出齐,已经过去了40多年时间,被公认为当前最好的整理本——“国史”标准本,享誉学术界、文化界,成为代表新中国古籍整理出版事业的标志性成果。从它出版问世之后,各种旧版本的《二十四史》几乎全被淘汰,它已成为海内外学术界最权威、最通行的版本。
给学校图书馆捐赠这样一套图书,丰富了馆藏,满足了一个小小的心愿,有点“王婆卖瓜”的意思。窃想,今时和以后,当有哪一位老师或者学生,偶尔翻阅此书,查询到自己需要的资料,或者有一点点教益,我将会非常开怀。
上学期结束之前,图书馆馆长带着她的下属拉着平板车到我办公室来搬书,递给我一本红彤彤的捐赠证书,深深地鞠了一躬,我心欣然。恰逢我的随笔集《流年似水》出版,顺便也捐赠了几本。

如果没有什么大的变动,我的职业生涯的最后一站就在西安财经大学行知学院了。从1986年参加工作到大学工作,即将要度过我的第36个教师节,一辈子教师,读了数不清的的书,和教育事业结下了深深的感情,也和这所大学情缘难尽,就想着怎么为她做一点有意义的事情。
什么是有意义的事情?简而言之,有意义的事情就是有价值的事情。而对于价值的认识,无非两种,一种是物质价值,一种是精神价值,书籍也许是最恰当的表现手段了。
问题在于捐赠什么书籍?
早年曾经买过不少书,但是系列的全套书目几乎没有。近几年染上了淘宝的毛病,时常巡睃于西安的古玩市场,古玩市场上五花八门,不仅有各种古董玩戏,也有不少今玩物品,某一日在八仙庵看见了一套旧的《新唐书》,虽然蒙头垢面,但是拂去灰尘,成色还算不错,繁体竖排,1975年2月一版一印,再看印鉴,是某一个军工企业图书馆流出来的,再看封三的借书流通袋,竟然没有人借阅过,心中窃喜,想起过去陆陆续续购买过的《二十四史》(中华书局,点校本,下同)中的几套书,就想给图书馆捐赠一套全本的《二十四史》,也许是个不错的选择呢。
《二十四史》是中国古代各朝撰写的二十四部史书的总称,从《史记》开始每一朝政府都要编撰前朝或者前几朝的历史,上起传说中的黄帝,止于明朝崇祯十七年,用统一的本纪、列传、纪传体编写,到了清朝,已经有了24部,世称《二十四史》。因为是官方组织按照统一的体例编撰的,也称之为“正史”。《二十四史》不仅史料详实,还有历史事件和人物评点,有极高的文学艺术价值。至今许多名篇还被列入各级各类教材,在传授历史知识的同时,许多文章也成为后世学习古典文学的范本。既有读史明理的功效,也有提高写作水平的作用。
把我的想法说给作家白草根,白先生大为赞赏,认为这是个很好的公益选项,毕竟优秀的图书只有放在图书馆里,才能发挥最大的效用,即使我们离开这个世界,图书照样还可以发挥作用。
要想给图书馆捐赠这样一套书,得先看看图书馆有没有,如果有,我的捐赠便有些画蛇添足,如果没有,倒是可以填补空白。某一日,我专门去了一趟图书馆的书库,浏览一遍,没有发现,我便问馆长藏书的情况,馆长把我引到书库一角,这里有一个小小的典藏室,典藏室的书柜里,整齐地站着几套典籍,可惜的是,这些典籍,俱是横排印刷的新版,装帧精美,恰如待嫁的新娘,珠光宝气地等待出阁。那么,我给图书馆捐赠一套老版的《二十四史》,就显得有意义了。
图书馆没有这种老版的典籍,没有什么奇怪。西安财经大学行知学院,迄今成立不过十七年时间,在二批本科院校中,是个年轻的学校,图书馆藏书数量倒是不少,已经满足了教育部本科院校评估体系中的生均100册的指标,但是就其藏书的年代来看,大多是近一、二十年的出版物,没有这种老旧的典籍版本,确在情理之中。
决定了的事情就要办,第一步当然是采购。我给自己定的规矩首先是版本要老,尽可能购买一版一印的(这也是图书收藏的一个重要原则);其次是品相要好,同样的图书,好的品相至少能拿得出手,至于那些面孔污脏缺胳膊少腿的坚决不要;再次是每次购买的图书,尽可能全套,这样品相颜色都会一致,显得好看。当然价格也是必须考虑的因素。
真正操作起来,却不是那么容易。首先是在古玩市场上找。一种物事,你不需要它时,它老在你眼前晃来晃去,当你真正要找它的时候,它却不知道隐匿到哪里去了,大概找了三、四个月,到过西安、咸阳、渭南有点名气的古玩市场,算是找到了完整的五套,甚至有一次在兰州的古玩市场上还找到了一套;白作家建议到古旧书店去找,他曾经在古旧书店找到过书市上见不到的书,便和白作家一起去了南院门的西安市古旧书店,生意明显的不好,一楼全是中小学教辅书目,地下室几个破旧的书柜里,有两套我要找的书,品相不错,问了价格,贵得乍舌,而且明示“谢绝还价”,我这人的毛病,见到心仪的东西,就迈不动脚步,那就咬咬牙打包;剩下的就准备在“孔夫子旧书网”上淘。《二十四史》编撰出版的时间跨度长达20年之久,单套一版一印的数量差异极大,尽管“孔夫子旧书网”上这类书还真不少,但是完整成套的却不多,那就只好捡现有的买,然后再拼凑成套,记得最后一次只买了一本《宋史》(4),那是我实在找不到一版一印的时候,买的一本一版二印的书。
不论怎么说,总算是凑齐了,把它顺墙码在办公室,全本的《二十四史》,二十四套,二百四十一本,两列并排摞起来,一人多高,仔细地端详。
我所搜集的全套《二十四史》,小32开本,简装本,繁体竖排,淡绿色封面,书名由著名的史学家顾颉刚、郭沫若、范文澜先生题就,典雅大方,漂亮韵动,行内称之为“小绿本”,年代久远,白纸泛黄,印刷质量倒也谈不上精美。
《二十四史》是中华书局的看家书、品牌书。它的出版,是在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毛泽东、周恩来的亲切关怀和领导下,由中华书局牵头组织,倾注了国内一大批历史学大家和学者的心血完成的。从《二十四史》全部出齐,已经过去了40多年时间,被公认为当前最好的整理本——“国史”标准本,享誉学术界、文化界,成为代表新中国古籍整理出版事业的标志性成果。从它出版问世之后,各种旧版本的《二十四史》几乎全被淘汰,它已成为海内外学术界最权威、最通行的版本。
给学校图书馆捐赠这样一套图书,丰富了馆藏,满足了一个小小的心愿,有点“王婆卖瓜”的意思。窃想,今时和以后,当有哪一位老师或者学生,偶尔翻阅此书,查询到自己需要的资料,或者有一点点教益,我将会非常开怀。
上学期结束之前,图书馆馆长带着她的下属拉着平板车到我办公室来搬书,递给我一本红彤彤的捐赠证书,深深地鞠了一躬,我心欣然。恰逢我的随笔集《流年似水》出版,顺便也捐赠了几本。
如果没有什么大的变动,我的职业生涯的最后一站就在西安财经大学行知学院了。从1986年参加工作到大学工作,即将要度过我的第36个教师节,一辈子教师,读了数不清的的书,和教育事业结下了深深的感情,也和这所大学情缘难尽,就想着怎么为她做一点有意义的事情。
什么是有意义的事情?简而言之,有意义的事情就是有价值的事情。而对于价值的认识,无非两种,一种是物质价值,一种是精神价值,书籍也许是最恰当的表现手段了。
问题在于捐赠什么书籍?
早年曾经买过不少书,但是系列的全套书目几乎没有。近几年染上了淘宝的毛病,时常巡睃于西安的古玩市场,古玩市场上五花八门,不仅有各种古董玩戏,也有不少今玩物品,某一日在八仙庵看见了一套旧的《新唐书》,虽然蒙头垢面,但是拂去灰尘,成色还算不错,繁体竖排,1975年2月一版一印,再看印鉴,是某一个军工企业图书馆流出来的,再看封三的借书流通袋,竟然没有人借阅过,心中窃喜,想起过去陆陆续续购买过的《二十四史》(中华书局,点校本,下同)中的几套书,就想给图书馆捐赠一套全本的《二十四史》,也许是个不错的选择呢。
《二十四史》是中国古代各朝撰写的二十四部史书的总称,从《史记》开始每一朝政府都要编撰前朝或者前几朝的历史,上起传说中的黄帝,止于明朝崇祯十七年,用统一的本纪、列传、纪传体编写,到了清朝,已经有了24部,世称《二十四史》。因为是官方组织按照统一的体例编撰的,也称之为“正史”。《二十四史》不仅史料详实,还有历史事件和人物评点,有极高的文学艺术价值。至今许多名篇还被列入各级各类教材,在传授历史知识的同时,许多文章也成为后世学习古典文学的范本。既有读史明理的功效,也有提高写作水平的作用。
把我的想法说给作家白草根,白先生大为赞赏,认为这是个很好的公益选项,毕竟优秀的图书只有放在图书馆里,才能发挥最大的效用,即使我们离开这个世界,图书照样还可以发挥作用。
要想给图书馆捐赠这样一套书,得先看看图书馆有没有,如果有,我的捐赠便有些画蛇添足,如果没有,倒是可以填补空白。某一日,我专门去了一趟图书馆的书库,浏览一遍,没有发现,我便问馆长藏书的情况,馆长把我引到书库一角,这里有一个小小的典藏室,典藏室的书柜里,整齐地站着几套典籍,可惜的是,这些典籍,俱是横排印刷的新版,装帧精美,恰如待嫁的新娘,珠光宝气地等待出阁。那么,我给图书馆捐赠一套老版的《二十四史》,就显得有意义了。
图书馆没有这种老版的典籍,没有什么奇怪。西安财经大学行知学院,迄今成立不过十七年时间,在二批本科院校中,是个年轻的学校,图书馆藏书数量倒是不少,已经满足了教育部本科院校评估体系中的生均100册的指标,但是就其藏书的年代来看,大多是近一、二十年的出版物,没有这种老旧的典籍版本,确在情理之中。
决定了的事情就要办,第一步当然是采购。我给自己定的规矩首先是版本要老,尽可能购买一版一印的(这也是图书收藏的一个重要原则);其次是品相要好,同样的图书,好的品相至少能拿得出手,至于那些面孔污脏缺胳膊少腿的坚决不要;再次是每次购买的图书,尽可能全套,这样品相颜色都会一致,显得好看。当然价格也是必须考虑的因素。
真正操作起来,却不是那么容易。首先是在古玩市场上找。一种物事,你不需要它时,它老在你眼前晃来晃去,当你真正要找它的时候,它却不知道隐匿到哪里去了,大概找了三、四个月,到过西安、咸阳、渭南有点名气的古玩市场,算是找到了完整的五套,甚至有一次在兰州的古玩市场上还找到了一套;白作家建议到古旧书店去找,他曾经在古旧书店找到过书市上见不到的书,便和白作家一起去了南院门的西安市古旧书店,生意明显的不好,一楼全是中小学教辅书目,地下室几个破旧的书柜里,有两套我要找的书,品相不错,问了价格,贵得乍舌,而且明示“谢绝还价”,我这人的毛病,见到心仪的东西,就迈不动脚步,那就咬咬牙打包;剩下的就准备在“孔夫子旧书网”上淘。《二十四史》编撰出版的时间跨度长达20年之久,单套一版一印的数量差异极大,尽管“孔夫子旧书网”上这类书还真不少,但是完整成套的却不多,那就只好捡现有的买,然后再拼凑成套,记得最后一次只买了一本《宋史》(4),那是我实在找不到一版一印的时候,买的一本一版二印的书。
不论怎么说,总算是凑齐了,把它顺墙码在办公室,全本的《二十四史》,二十四套,二百四十一本,两列并排摞起来,一人多高,仔细地端详。
我所搜集的全套《二十四史》,小32开本,简装本,繁体竖排,淡绿色封面,书名由著名的史学家顾颉刚、郭沫若、范文澜先生题就,典雅大方,漂亮韵动,行内称之为“小绿本”,年代久远,白纸泛黄,印刷质量倒也谈不上精美。
《二十四史》是中华书局的看家书、品牌书。它的出版,是在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毛泽东、周恩来的亲切关怀和领导下,由中华书局牵头组织,倾注了国内一大批历史学大家和学者的心血完成的。从《二十四史》全部出齐,已经过去了40多年时间,被公认为当前最好的整理本——“国史”标准本,享誉学术界、文化界,成为代表新中国古籍整理出版事业的标志性成果。从它出版问世之后,各种旧版本的《二十四史》几乎全被淘汰,它已成为海内外学术界最权威、最通行的版本。
给学校图书馆捐赠这样一套图书,丰富了馆藏,满足了一个小小的心愿,有点“王婆卖瓜”的意思。窃想,今时和以后,当有哪一位老师或者学生,偶尔翻阅此书,查询到自己需要的资料,或者有一点点教益,我将会非常开怀。
上学期结束之前,图书馆馆长带着她的下属拉着平板车到我办公室来搬书,递给我一本红彤彤的捐赠证书,深深地鞠了一躬,我心欣然。恰逢我的随笔集《流年似水》出版,顺便也捐赠了几本。

作者简介:毛永波,男,1963年出生,高校教师,西部文学作家。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