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散文星空 >

【红叶无霜随笔】坡地拾己

2021-12-04 20:22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后坡,是杂木交错的灌木林子。除几棵白皮椿和梧桐出类拔萃地有些抢眼外,几乎都是同一高度。山不高,却陡。从底到顶耸一条斜直线上去,把树木削成一个平面。
  这时候,疾风带雨来催促秋局,秋意犹不甘,只道是早晚始冷,添件衣衫。树叶子黄而不落,有些花还在灿烂。金灿灿红艳艳的果实,也只有远处农家门前地头耐霜的柿子和雨露滋润过的石榴,颗颗如小的灯笼挂满枝头,把走远的太阳呼唤。 
  霸占了一夏的阳光,枝繁叶茂身手蔽日的细叶木,极不情愿地删除些废叶,挪出点空间,断断续续唠叨,算是让底下的小花草们这些莫名之辈开眼界,露脸。苦菜,蒲公英,车前子,筋骨草,柴胡,麦冬等,都是些有益植物。也看见几丛马兰,扇型的叶片总是不能拢缝,上端有豁,蓝格盈盈紫幽幽的花早谢,令人回味轻罗小扇扑流荧的光景意趣。
  桑木,山竹,马奶子,包括迎春等,这些带刺的种类,似乎都喜欢活在阳面的坡上。还有野山枣,扎疼过许多童年,同时也甜蜜过诸多童心。现在的孩子们已无须那种冒险的索求,唯见鸟雀依旧扑腾啄觅,替人感觉本色味道。 
  无缘进入深林地带,听不见林涛看不见林海,也就不指望模范参天乔木,成为栋梁。所居浅山低坡,读凡凡灌木,思芸芸众生。把自己定位成一株小小的山枣树,扎根陡土绝壁,垂直于大地。自在的生出些心血果实,尽管其微不足道,成分简单,酸涩之外抑或还有甜蜜。就算是无人问津,也还能换回几多鸟语,意之足矣。
  
  后坡几株枣树撒来一把红果,应是对我的欢迎。对面山上红叶破雾赞道:这样多好。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