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散文星空 >

【云在眉梢散文】母亲的菜园子

2021-12-08 13:23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老屋旁一块庄稼地,面积不大,形似一朵盛开的棉花,其间还趴着一无主坟,耕种多有不便。自从能吃饱饭,这地就成了母亲的菜园。
    母亲过世后,父亲住进县城,却经常偷摸回去。哥问他不耕地种田又不养猪喂牛,跑回去干啥,他说老房子要有人经常住才不会坏,菜园子也要常拾掇才不会荒。
    周末,父亲又溜回到菜园,翻土,分畦,下种,忙得不亦乐乎。十天还未见回,哥正担心,姑姑从老家来电,火烧火燎地说你赶紧回去吧,迟了就看不到你老子了!
    哥狂奔回去,只见父亲长卧不起,形容消瘦得惊人,连忙将他送进县医院。 一通检查,哪都有问题,折腾多日不见好转,反倒水米难进。哥百思不得其解,父亲素来身体健壮,为何一得病便如此要命?父亲幽幽叹息,这回是铁定逃不掉啦!
    无眠之夜,姑姑来电密告,她已找大仙问过路,称一切皆因父亲平坟而起。哥又惊又疑,次日向堂弟证实,父亲翻菜园土时,将几无主坟一并翻了,还说村里有婶前来说是非,称那坟是她家祖坟。父亲当她讹人,二人互怼互忿,不出二日,父亲病倒,那婶逢人只道报应。
    哥不提则罢,一提,父亲气得从病床蹦起。当年村里分地,那帮人专挑偏远贫瘠狭小不规则之地分与我家,单这菜园子就少了面积,而主持分地的人正是那婶的父亲。几十年无人祭扫的无主坟,此时竟成了她家祖坟!父亲忿忿不平地说,莫信那些,就是死,我绝不给她赔钱,也绝不恢复!哥连连说好。
     半月后,父亲奇迹般地痊愈出院。熙攘的城市里,他又开始惦记起他的园子来,小白菜该均苗了,青椒也该摘了,豇豆快老了......他最爱的红萝卜长势一定最好。几十年来,红萝卜炖肉坨子,母亲吃萝卜,他吃肉坨子。父亲说,下次回去吃个够!哥连连说好。
    回到乡下,父亲美美地饱餐一顿,放下筷子,却冲哥一声叹息,你妈这辈子哪是喜欢吃萝卜嘛,她只是想把肉坨子让给我吃——还以为我不知道。哥只是笑。而重现在园子里的那座坟,父亲不问,哥也不提。
   那晚,哥听了姑姑的话,连夜赶回去把坟给恢复了,那婶再也没上门来闹。此后多年,父亲的园子四季葱茏,也没见谁来坟前烧个香磕个头。

【作者简介】云在眉梢,四川南充人,文学爱好者。常游走在红袖论坛、北斗六星论坛等文学网站,平素以文字自娱自乐,曾在《乡草》、《望海潮》等刊物发表文章。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