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散文星空 >

【小桥流水散文】都是龙卷风惹的祸

2021-12-15 10:52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星期天没什么事,吃了晚饭早早地上了床,习惯性地点开手机头条看新闻。
        这两天的美国很热闹,之所以说热闹,是因为10日的夜间,美国中部6个州竟然连续遭遇了至少30场的龙卷风袭击。龙卷风所过之处满目疮痍,尽成废墟。“曾经风景如画的小镇广场已不复存在,整个小镇都消失了”。就像我们不忍看到的电视画面“世界末日一样”。
        然而评论区,同情者寥寥。几百年前在这片还只有印第安人居住的土地上,他们纵马奔驰,可后来,他们几乎被杀光。有人说这场连续的龙卷风是印第安人在纵马奔驰,所到之处,飞沙走石,狂风大作,他们要夺回自己失去的家园。也有人说那属于美国政客所犯下的罪恶,不应该叫平民来承担……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呢?
        本来斜靠在床头的,却慢慢地梭了下去并发出轻微的鼾声。打呼噜有时候自己是很清楚的,随即调整了下睡姿,迷糊中自己出现在了上班的地方,小广场上有学生扔了些塑料瓶、外卖包装袋、餐巾纸、还有几个烟头和一些树叶,正在把它们扫归一处,天色却暗了下来,天空中一块黑云急速游来,黑云越来越近越来越大,很快整个学校就被黑云笼罩,狂风发出令人胆颤心惊的吼叫,我吓得死死地抱着广场一角处的香樟树缩成一团,不能呼吸,脸憋的成了猪肝色。
        也不知过了多久,感觉四周没有什么动静了,死一般的沉寂,下意识的使劲睁开眼睛,但就是睁不开,想喊也喊不出声来,明明感觉到喉咙里发着响声,明明感觉有阳光照射到眼睛,金星闪闪。努力的想使自己站立起来,却感觉身体被许多的东西压着,就是动不了……
        挣扎了许久,感觉没力气了,有些恐惧,绝望的恐惧,好像自己正在慢慢地死去……
        阳光照得眼睛刺痛,心想自己还活着,因为还有感觉。忽然“砰”的一声响,一股凉风迎面而来,我竟随着这股凉风站立起来了,慢慢地移动脚步,感觉脚底下踩的尽是些软绵绵的东西,轻飘飘的来到了大门外,呼吸畅通了,浑身轻松了……
         “你开着手机睡觉啊,灯也不关”,原来老婆下班回家了。一看墙上的挂钟,九点半了。哇塞,这个梦真长啊,竟然做了几个小时。
        今年学校里的垃圾特别多,由于学校不提供伙食,全校师生早、中、晚尽是外卖快餐,工作量比去年增加了很多,光是每天的垃圾都压得人喘不过气来,加之疫情形势严峻,每天还要搞消杀,心里压力确实比较大,看到视频里美国遭受龙卷风之后的一片狼藉,想到自己身处成堆成山的垃圾之中,没曾想竟然做了这样一个梦。更没想到的是,今天下楼梯时被门框上的锁扣给衣服袖子上拉个小口子,检查卫生间时又被卫生间门框上的锁扣给同一只衣服袖子的同一个地方又拉一个口子,午饭后去卫生间,再次被锁扣在同一只袖子上又拉了一道口,你说奇怪不奇怪,那衣服就像被吸铁吸过去一样,而且是在同一个区域拉了三道口子,简直是不可思议啊!
        晚上跟老乡牛二嫂微信聊天时,我把这个奇怪的事说给了她听,她听后一本正经地说:“如果我沒说错的话,你最近很可能换个工作地”。我最近确实是要换个工作地,已接到老板通知,另一个项目的负责人退休走人了,叫我下周一就过去。但这个事我从没跟她提起过,况且我也是上周五才知道的呀,她又是怎么晓得的呢?我问她:“你是怎么知道的呀?”她哈哈笑道:“我会算命呀”!
         牛二嫂自从第二次进城,整个就跟换个人似的,说话圆滑了、心情开朗爱笑了、衣着打扮讲究了,虽说讲究只是比较而言,依然保持着简单朴素。
        我做的梦跟换工作地有关系吗?她为什么要介绍她的老大给我认识?她为什么问我有没有考虑换个地方?虽然心存疑问,但她是“天机不可泄露”,我也不好再问了。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