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散文星空 >

【铁石散文】禅茶与时光

2021-12-28 12:31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很少有时间像这样坐在阳台上静静地看日落了,余辉透过天边的云朵洒落,形成片片金黄色的绚烂的晚霞,就像一幅妙不可言的油画,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地浓重,不经意间眼前已是万家灯火,楼前院子里的树上偶尔传来几声鸟叫,稀稀落落的,而一转身却发现一轮圆月已经升起来了。终于懂得什么叫“日月如梭”了,也终于明白这日月和光阴永远不会逝去,逝去的只是尘封在记忆里的织机的声音和那些织布的人,还有我们曾经那些熟悉的容颜!
      旁边的小桌上放着一本喜欢的书,但放在那里已经好长时间了,总想静下来去翻一翻,可几周下来还是只翻了个开头,也许太忙太劳累了,或者外面应酬太多了,这个年纪看书也成了一种奢望和无可奈何的事!书的旁边是一杯热气腾腾的红茶,玻璃杯里是浓浓的茶色,飘逸着浓浓的茶香,就像泛黄的宣纸和笔墨,总让人感觉有一种古朴的味道在里面,历经岁月洗礼和积淀,散发着一种厚重和沧桑感!
      小时候,看大人们喝茶,记忆里就只有茉莉花茶。一只粗糙的大手,打开茶叶盒子,捏一小把出来,细碎的茶叶里带着零星的花苞或花瓣,被悉数扔进沾满了茶渍的茶壶里,一番冲泡之后,整个屋里就都充盈着浓重的茶香了。也许是怕茉莉花茶不经泡,也许大人们喝茶也总是迫不及待,在冲进去不久便会倒进茶碗里,他们常常一边聊着天,一边吹着上面的浮沫沾一小口,吧唧着嘴,还不时地吐一口喝进嘴里的茶叶梗或沫子。茉莉花香味重,那飘荡着的,就是整个童年时光对茶的记忆了!
      其实,我是很少喝茶的,因为咽炎,时常是泡一杯菊花或胖大海之类的,但肠胃又不好,更多的时候只是一杯白开水放在案头。喝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要泡一杯茶,放在那里,既不渴,也不懂茶,时不时地呷一小口,从不管什么味道,然后慢慢地咽下,也许是很惬意吧!
      之所以对茶道不懂,骨子里总认为那是一种很高雅很深奥的文化,有些东西是学不来的,以至于高不可攀,如今随着年岁的增长,其实已经懒得花费时间去懂了!红茶、绿茶、白茶、黄茶、黑茶,普洱茶、大红袍、铁观音、乌龙茶,在超市和专卖店里琳琅满目,良莠难分,茶如今已成了一种高档的商品、礼品和奢侈品,一盒茶,不知道要经过多少道工序加工,被多少人转手、相送,更有那些高档的茶吧、会所里,喝茶已经不再是一种纯粹的静雅,茶里已经沾染了太多的世俗,充斥着太多的名利!
      “禅茶一味”。“禅茶”据说是指寺院僧人种植、采制、饮用的茶,主要用于供佛、待客、自饮、结缘赠送等。“茶”是一种物质,“禅”是一种境界,本是两种不同层面的东西,却糅合在了一起,把禅和茶品茗成“一味”,大概自然有相通的东西在里面吧,也许就是“静”与“雅”,是一种无法言喻的精神与物质的交融相通,一种源自内心深处的对生活的领悟与提升吧!
      毕竟,只是一杯茶,但那是一杯冒着热气,有着热度,能够思考的茶!伴着晨钟暮鼓,或面对尘世喧嚣,都会随着时光渐渐冷却,杯子空了,香味没了,看不出一点的痕迹,留下的,只是那些静静思索的瞬间。其实,那就是禅悟,一种从哪里来到哪里去的深深的悟,也可能是一种妙不可言的雅!
      但更多的时候,生活中却没有那么理想或闲适,正像朱自清在《匆匆》里说的,“在默默里算着,八千多日子已经从我手中溜去;像针尖上一滴水滴在大海里,我的日子滴在时间的流里,没有声音,也没有影子。我不禁头涔涔而泪潸潸了。”,“去的尽管去了,来的尽管来着;去来的中间,又怎样地匆匆呢?”是啊,不管是每个人之间相处的日子,还是我们自以为漫长的一生,本来就是匆匆的一瞬,又何来在时光里从容地漫步呢?
      转眼又到年末,新冠疫情还在反复,忽闻西安又现本土确诊病例,灾难可能随时降临;短短的两年间里,由于疫情,国外已有五百多万人永远地消失在我们生活的家园里,不管多么高贵贫贱,不管多么留恋不舍,就像草芥,都一样消失在时光的长河里,而我们也还要匆匆地走着……
      也许真的累了,月光已经斜照下来,坐在温暖的阳台上,只想静静地呆着,一动也不想动,在耳边仿佛隐隐的木鱼声里,透过古朴的茶色浸润着的时光,那是一种深深的孤寂和无尽的落寞!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