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小说纵横 >

【张玉明散文诗】拈红尘(6-10)

2015-08-05 17:50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6、生命,开了又凋谢的花
 
阳光在雨水中走失。
身体囚禁在高楼,烦闷与忧愁深陷夜色。
我想打开门让一些蚊虫进来,但我怕我的骨与血也像今夜的雨一样,淋湿一些人的脚印。
当我把脸深埋在一盆水中,我闻到了海洋的气息。蔚蓝,辽阔。
那些在海面消失已久的渔歌,正贴水而来,如母亲的呼唤。
而一些桅杆在一滴水中再也没有找到回家的航线。

生命的路上,有些人在农历中越走越近,有些人却越走越远。


7、姓氏,一张弓的生存哲学

一阵秋风在枝头回旋,几处伏笔在体内次第盛开。
我找不到任何一个隐藏的借口。
那些飘零的落叶,就像一把把飞旋的刀,在我的骨头上雕刻姓氏的年轮。
一圈一圈增长,将我慢慢催老。
延续了千百年的血脉,却依然在心头沸腾。
一张弓的生存哲学是,所有的苦难只要咬紧牙关,挺挺都会过去。

顺着我的三千发丝,我摸到了祖先遗留的体温。

8、请不要喊醒一个失忆的人

再也没有比笑更美丽的花。
再也没有比哭更忧伤的文字。
当两种表情相遇在一起,我变得是是而非,疯疯癫癫。
我砸碎桌椅,键盘。砸碎流淌的诗句。
不问路。路就在脚下。
我把看见的每一张陌生的面孔,喊做亲人。
把每一只翻飞的鸟钉纽扣一样钉在胸口。
在这些叮叮当当的铃声中,我学会了用歌灌醉自己。
请不要喊醒一个失忆的人,就让他在时间的裂缝中,花开千年。


9、我像一条鱼,只能夹在水中

蚯蚓帮我松动紧绷的神经。
一切都还没有改变。
女巫在火焰中咯血,猎人射伤了自己。
在一场场虚与委蛇的交杯中,我想引爆一场暴风骤雨。
石头被砸开了花,两只蚂蚁死在我的眼神。
流浪人脸上滑落的一滴泪,似我早年单纯的梦。
单纯的如一张白纸,但不知何时已落满灰尘。
那是人间的污垢啊!我像一条鱼,只能夹在水中。

10、时间把我们修改的面目全非
 
黑夜微颤。
我如蛇一样缓缓褪掉虚伪的皮。
人们常说,肉体里的细胞每隔七年就会全部轮回。
如果是这样,我已重生四次。
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我不再是当年你所遇见的那个。
因为,我已不是我。
是欢喜,还是悲戚?
一双无形的手拧开了时间的钻头。
不知不觉中,我们已被修改的面目全非。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