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小说纵横 >

【成敏小说】就诊

2015-12-28 20:00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我最近头疼脑闷,妻子在电脑上查了一个晚上,咨询了专家教授,把我的症状上传给他们,第二天得到回复:“典型的脑血栓前兆,建议尽快到医院就诊!”
   我以前是很少去医院的,有个头疼感冒的就吃点感冒通消炎药就好了。但这次却有点害怕了,我害怕是因为我的邻居就是得了脑血栓,住了几个月的院,虽然没有奥特了,却栓住了半边身子,口眼歪斜,说话不清,一只胳膊老是抬着,大拇指和小拇指伸着,中间的手指伸不开,走路一只脚老划圈。我可不想像他那样走路划圈。我这次听从了妻子的话,去医院检查。
   围着医院转了三圈,也没有找到车位,最后我把车停在了离医院五站路的一个停车场里。走到了市里最好的医院,大厅里人山人海,挤的水泄不通。刚进门有块大型的电子屏幕,上面有红色的醒目的大字:“救死扶伤,方便就诊!”
   我去排队挂号,我前面已经排成了长龙,没有办法,慢慢等吧!二十多个窗口都是排队的人。上午十点十分,我终于挤到了窗口前,里面的人问我挂什么科?我说是头疼脑闷的科。那个人不耐烦的说:“这里是胸科,你去第三个窗口吧!那里是脑科!”
   我一抬头,看见有“胸科门诊”的字样,我真是笨啊,不看牌子就在后面排队。我对里面那个人说:“对不起啊,我忘了看牌子了,我都排了这么久了!麻烦您就给挂上号吧!”
   “不行!这看病可不是闹着玩的,那个科室看什么病不能有一丝马虎!”这个人还挺负责,我觉得这样负责的才是好同志。挤出人群,走到后面,看了又看,认准了三号窗口,确定无疑了,就在长龙的后面又排队等候。
   快轮到我了,可是却有个人加号了,我前面那个人嘟囔了几句什么,这个人就像没有长耳朵一样,心平气和的向前看,我很佩服他的脸皮。这时有个老太太扶着一个颤颤巍巍的老头站到我旁边,我一看挺可怜的,就在原地没有动,让她们把我前面的空位占了。十一点二十五。轮到两位老人了,但老人不会填表,咱老万可是出了名的热心肠,不能不管,我就问明了老人的基本信息,帮他们认真地填上。十一点二十八分,把表填好了交进去。里面打出单子,病历,递了出来。终于轮到我了,我赶紧把我身份证递进去,等着里面的人给我表格。
   “到点了!下班了!”里面的人说。
   我看了看表,十一点二十九分。“你们几点下班?”
   “十一点半!”里面的人不耐烦地说。
   “还差一分钟!”我提醒她。
   “再看看,超了!”那个人认真地说。
   我一看表,可不是吗,十一点三十一分了。“下午几点上班?”我问。
   “两点!”那个人拿着自己的水杯关了电脑。
   我随便吃了点东西,一点钟我就站到了三号窗口前,第一个!哈哈!我是个慢性子,从来没有着急过,所以我有耐心等。下午两点整,那位女士终于来了,我趴在窗口看着她。她按开电脑,转身去拿起了杯子,拧开盖子,拿出了一包西湖龙井,细长的手指捏出一撮茶叶。她又仔细的涮涮杯子,然后小心翼翼的放进茶叶,有几根茶叶落在了杯子外面,她捡起来到水管那里冲了冲,两个细长的玉指捏着,轻巧地放进杯子里,在饮水机里咚咚的接满了热水。她松了口气,我也松了口气。
   我看了看表,两点过五分,我把身份证递进去。她说:“等等!电脑系统还没有打开!”
   然后她从一个小包包里拿出了一个小镜子,一把小梳子,还有口红,化妆品,她精心的化起妆来。我后面已经排了很多人了,他们都催我快点,我回头瞪了他们一眼:“等等!有点耐心好不好?”
   然后认真地看美女化妆,说实在的,她真的很好看,化完了妆的她更好看。我看看表,两点十分,我非常佩服她的高效神速。她化妆比我妻子快多了,我妻子每天早晨要化半个小时的妆。
   拿着专家号,我恋恋不舍地离开了那三号窗口。在医院的楼上楼下地找着脑科,到处是来去匆匆的人,期间还有人问我神经科、五官科、消化科的,我自己连脑科都找不到,怎么会知道那些什么科?最后我问了导医台漂亮的护士小姐,才在八楼找到了脑科。但那里也要取号,取了号等待,叫到号才能去诊室。我取了号坐在连椅上休息,站了一天了,腰酸背痛的。我看看周围有百十多个等待地人,我问旁边地人几点来的,他说上午就在这里等了。我说这么慢啊?他说还有昨天就挂了号还没有见到的呢!我看看表,三点二十。
   我没有事就拿出手机写小说,我写完一篇短篇小说了,可还没有叫到我,看看表快五点了,我的前面还有二十多个人。马上就要下班了,看来今天是看不上了。我站起来伸伸懒腰,揉揉俩只发红的眼睛,走到导医台护士小姐面前,问她今天还能看吗?她说:“今天看不了了!马上下班,明天早点来吧!不过今天的号就作废了,明天你早点来取号吧!”
   我只好拖着沉重的双腿去五站路以外的停车场去,开车回家。
   第二天我起了个大早,五点就到了医院,我看到已经有十多个人在等了,比我还早。耐心地等到八点,她们上了班,我看看后面排队的都望不到边了,心中暗自庆幸自己的先见之明:还是早来好啊!非常顺利,叫到的人进入诊室,不一会儿就出来走了,然后下一个人再进去。叫到我了!我看看表,八点五十四分。医生是个胖子,有多胖?这么跟你说吧,我一百八十斤,他比我还胖一圈。他认真地问了我的症状,然后说:“先去查个血,再去做个脑XT!”
   我问:“在那里查?”
   他说:“查血在四楼,拍片在地下二层!”
   我赶紧拿着他开的单子和医院的就诊卡,去找电梯。查血比较快,但结果要下午来取。我就又跑到电梯那里,下到地下二层,XT门口又排起了长龙,我看看表,十点二十五分。拍片的人太多了,虽然几分钟就拍完一个,可那些人就是不见少,中间还有那急救的病人被医生护士推进去。急救的病人优先,我们都能理解。到了下班时,还没有挨到我。我只好去外面找饭店先吃饭。下午两点半时,终于挨到了我,拍完片,我问值班护士:“几点拿片子啊?”
   “上午拍的,下午四点半以后,下午拍的明天早上八点半来取!”护士热情地说。
   看来今天拿不到了,回家吧!
   第二天,我带了妻子一起来到了医院,我怕我真得了脑血栓,好准备住院治疗。八点半,我们拿着查血的结果和脑XT的片子报告,来到了胖医生的诊室。胖医生今天没有来,坐诊的是一位瘦的像麻杆一样的医生。他认真地看了看我送来的片子和查血结果,往上推了推眼镜,纳闷地说:“没有事啊!怎么会头疼呢?”
   他又往下拉了拉眼镜说:“应该是心脏有问题!心脏供血不足头也疼!去做心电图吧!”
   于是我们又去做心电图。又是排队取号等号,到了下午四点,我们才拿到结果。我们兴冲冲的走进诊室,如释重负地把报告结果交到瘦医生手里。瘦医生盯了半天片子和报告单,仔细琢磨,慢慢品味,最后他慢条斯理地说:“什么问题也没有啊!怎么会头疼呢?”
   “吸烟吗?”他问我。
   “从来不吸烟。”我答。
   “喝酒吗?”他问。
   “滴酒不沾。”我有点自豪。
   “吃饭没事吧?”他问。
   “没事!我一顿三馒头加两碗稀饭,菜不算!”
   “大小便正常吧?”
   “大便正常,我早先就有点前列腺炎,小便不大正常。”我老实地说。
   “啊!那就是前列腺地问题!”他肯定地说。
   我和妻子认真地听他说的每一句话,先怕漏掉一个字。我一听找到了病因,心里轻松了很多:“大夫!这病我要怎么看?”
   “先去拍个片子再回来看看吧!”他推推眼镜说。
   “还拍片子?我都三天了,啥病没有看,每天刚排队等号拍片子了!有这样的事吗?”我实在是忍不住发火了。妻子赶紧把我推出门外。
   “我告诉你,他还有精神方面的疾病,非常危险,刚才就是典型的症状!你尽快带他去精神疾病医院去查查………”医生小声地和我妻子说!
   我听到后吓得出了一身汗,头脑立即清醒,一点也不疼了。我由衷的感谢这个医生,佩服他的快速治病!
   我拉着妻子说:“我好了!那里都不疼了!咱们回家!”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