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小说纵横 >

【郑兆全小说】牛老汉之死

2016-02-01 18:59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胆小怕事的牛老汉居然打官司,不知底细的人说他“疯了”。地球人都知道,“大盖帽,两头翘,吃了原告吃被告”,没权没势没钱,你就准备拿自己填无底洞吧!
       其实,牛老汉打官司主要为争一口气。赖三那家伙太缺德!因为熟头熟面,他开三轮车拉走自己五只大肥羊,说走得匆忙钱没带足,余下的一千明天定准送过来,可三天过去了,赖三根本就不见影儿。牛老汉憋了三天火,第四天羊也不放,先叫它们饿着,一大早赶到镇上找赖三论理。牛老汉一下子懵了,羊肉馆关门大吉,门上贴着白纸,白纸黑字:暂停营业!
       牛老汉心急火燎四处奔波,费九牛二虎之力才从亲戚的亲戚口中打听到赖三的下落。不曾想赖三一见面就绷着脸,一口咬定羊钱两清,反说牛老汉财迷心窍讹诈他。牛老汉气得翻白眼,一纸诉状递上去,人家经济法庭的熊庭长两手一摊:无凭无据,无米下锅,你叫我办什么案?做什么主?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别着急,先等调查结果。
       山羊胡子怎么朝天厥也无济于事,受明人指点的牛老汉晚上屁颠屁颠去了熊庭长的家,当场拍板,只要讨回那一千,他情愿送他五百。
       熊庭长不愧办案老手,一出头,赖三立马认账。认归认,钱就是到不了牛老汉的手里,人家熊庭长说了,赖三欠一脑门子债,和老婆又离了婚,所有财产属于老婆,法庭拘留他毫无意义。
       牛老汉明白,熊庭长这熊孙子看不上咱那点小钱,他忙着捞大油水!丢钱丢脸,牛老汉病了,还病得不轻。恰巧外出打工的小儿子回家探父,牛老汉便把事情的原委一五一十说了一遍,最后骂自己窝囊,枉披了一张人皮!
       小儿子可不像爹,偷偷约了几个小哥们月黑风高时闯入赖三家,亮出明晃晃的刀子和自制火枪,赖三只有磕头的份,法庭无能为力的事眨眼就解决了。
       一晃半年过去,牛老汉的羊又繁殖了不少,自然也忘了打官司那回事。一天,他撵羊群上山,忽然看见了熊庭长。熊庭长满脸阴沉,对牛老汉叉开五指,不发一言扭头就走。这算啥意思?五个指头,肯定讨要那五百元,狗日的想不义之财想疯了,正经事不干,跑来山上寻开心,当初就看这熊孙子办事够呛!
庄稼人实诚,一钉一卯,说话不算叫人戳脊梁骨。牛老汉违背诺言自知理亏,下午早早回家,翻箱倒柜,好不容易凑了三百。唉,先送这些,剩下的明天卖只羊,从此井水不犯河水!
       主意打定,牛老汉骑上破自行车直奔法庭。工作人员破天荒小眼眯成一条缝:熊庭长不上班。他倒像个庭长了,瞧那个熊样,怎么像幸灾乐祸呢!牛老汉心里犯嘀咕,那熊玩意儿人心不足蛇吞象,肯定犯事罢官了,手下人畅快大是应当!
       当官不当官,账得清算,所以,牛老汉直奔熊庭长家。一进门,他两腿发抖头皮发麻:熊庭长直挺挺躺在灵床上,老婆孩子一齐哭,他不是罢官,是咽了气。
      “上午还好好的,怎么说走就走呢?”牛老汉自言自语,站也不是,坐也不是。
      “熊庭长患脑瘤,手术后复发,无力回天,没办法。”一法官模样的人以为牛老汉是熊庭长乡下来的亲戚,边说边挤眼泪,“英年早逝,英年早逝啊!”
      “那个,熊庭长今上午溜达,没上山?”牛老汉眨巴着眼,忽然看到死尸的五根手指动了,好像重复山上那个动作。
      “上山?”法官差点笑出声,“熊庭长这段时间一直住院,昏迷三天后病故,刚迎回家。还上山?还今上午?您老这话说的,这玩笑可开不得!”
      “嗯,看眼花了,看眼花了。”牛老汉点点头,又摇摇头,嘴里嘟囔,真就两眼无神,目光呆滞,活脱脱换了个人。
       回到家,牛老汉卖掉所有羊,拿捆黄纸和五百元冥币上山烧了,只是胸口堵闷,心头发慌,就像熊庭长叉开五指掐他脖子。
       没多久,牛老汉死了,临死气喘如牛,满脸发紫,大张着嘴就是说不出一句话。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