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小说纵横 >

【西贝牛小说】春风吹过冬天的村庄

2016-03-27 11:18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1】
  小河弯弯流过村庄,流了上百年,这是爷爷说的。
  陈颖坐在浅浅的草地上,她望不到河流向哪里。小河在村口拐了个弯,半包着这个叫鲁咀村的小村庄。
  世世代代,这里生活着独享宁静的乡民。他们日出而作日落而归,这个世界跟他们没有关系,只有白云懒散地飘过,朵朵白云在天空中沉甸甸地去了又来。整个村庄都是在落后的状态里繁衍,村里从没有出过状元、举人和大学生。唯一的娱乐文化就是晚上村头刘大爷说了多次的张献忠屠四川,杀得百里成河四处伏尸百虫四野。大家的心头悬得老高,彷佛大虫就在身旁,一跃一剪要了大伙的命。每次刘大爷的故事讲完后,大家都很依依不舍地离开回家。
  陈颖便是在这样的环境里慢慢地出落成一个大姑娘,婷婷玉立婀娜多姿般进入了四川外语学院。在美丽的歌乐山脚下,陈颖除了把英语学得全校闻名外,把脚力也练得非常健朗,可以顺着百步梯急速而上,彷佛大虫在后面追,要疾步逃离一般。在学校,只知道“陈飞人”,反倒不知道陈颖;不少学生可能不知道上课的教授名字,但极少有不知道陈飞人的。
  大三了,陈颖终于第一次回到了生养自己的家乡----鲁咀村。
  此刻,她坐在这里什么都不想。她只愿意静静地看河水流去远方,她知道那里也许有自己的儿郎。诗经里的一些意境,很深邃般地应了她的心扉,她慢慢打开的心帘里,是那些潇洒而来的儿郎,载歌载舞般展示他们的健壮、多情、才子。我是佳人吗?
  我是佳人!我不知道。
  正如你悄悄地离去,正如你淡淡的相依。正如你昨夜的梦里,正如你梦里的佳期。折落春天的鲜花都飘在风里,却有你的花儿慢慢绽放成冬天的痕迹。
  小颖儿,吃饭了。小颖儿,吃饭了。
  是爷爷的声音。陈颖知道,此刻的爷爷一定又站在那棵被说成是当年张献忠拴马的大榆木疙瘩树下,对着这边在叫。爷爷知道孙女爱水爱河,爷爷说孙女就是自己的老伴去了天堂然后跑回来陪自己的宝贝。爷爷真是个疯子,他的老伴自己不是叫婆婆吗?自己怎是他的宝贝呢。
  爸爸也不说话,有时候高兴起来,说这就是自己的小祖宗啊,我的小祖宗。婆婆去世得早,说是生爸爸那年落下一身的病,在爸爸六岁的时候就走了,爷爷一直没有再娶把爸爸养大成人,并让爸爸娶了妈妈。陈颖每每想到这里,就对爷爷忠贞不二的爱情表示敬佩唏嘘不已。
  【2】
  暑假很热闹。
  村庄里不时有结婚嫁女的,这个时候陈颖就有些兴奋而又失落。儿时那些姐妹们大都结婚,有的都抱着小孩了。隔壁张大毛结婚的时候,陈二妮笑话她,“耶,颖妹子。你也该尝得鲜了,我只比你大一岁喔,你不晓得结婚多安逸,有人养着你呢?”大家便一阵大笑。
  陈颖在这个时候,总是很尴尬。村庄里这些女人的讲话无遮无拦,啥都敢讲,有时候连晚上男人床上的事也要拿出来摆一摆,她们美其名曰叫探讨交流调教男人的心得。未婚的女孩也不走开,脸羞红却又很好奇地听着,这些知识可是今后自己用得上的,这比那书上电视上的来得快来得更加有盐有味,这是当地口口相传的一些风俗啊。
  小孩要吃奶在怀边哭,一个劲头地往二妮的怀里拱。陈二妮轻轻地拍了拍,“你这个小家伙,还知道饿了啊。”然后悬开了衣襟,把一个泛黑晕的奶头放进到孩子嘴里,然后用手挤压着自己的乳房,孩子便啪嗒啪嗒地吮吸着。有男人路过,二妮也只是稍微转动了一下,并没有避讳地打招呼。陈颖有些感慨,生活变化真快,谁能想到这就是当年读书时那个胆小的二妮呢?当年在学校她都不敢一个人去上厕所,她怕有男同学会从有些小孔的厕所里偷看她呢!
  “你这个家伙,吃奶都不会吃,把老子咬痛了。”可能小家伙咬痛了二妮,二妮幸福地拍了一下小孩的背,嗔怒起来。
  隔壁的李二嫂便接过话,“肯定没有你那口子咀得安逸哟”四周便再次响起一片笑声。整个村庄都被喜悦笼罩着美丽的幻想,就着袅袅的炊烟,村庄的夜色在月光里镀上了一层奶白的影子,拉得老长老长。
  【3】
  假期过得真快,一晃都快上学了。快回学校的头一天,陈颖去斑竹镇上买点送同学的礼物。在斑竹镇,最出名的是豆干,据说在整个下川东都是很出名的。为何叫下川东,陈颖的地理学得不好,一直不得而知;看来自己的知识毕竟有限,虽然在川外读书,有时候实际的运用知识还比不过鲁咀村的一些老少爷们。
  来到镇上,可以看到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满是苍老的面容,那些四五十岁的人,背上的背篼和肩上的担子,他们在挑着人生。陈颖默默流下泪来,生活是在平静中一次一次地演绎着平凡的故事,有些人一生并没有故事,平淡得就像早上妈妈熬出来的稀粥,清晰地照亮自己脸上的几粒青春豆,那些皱纹的脸上无不是刻画的一个时代一个命运的坎坷。
  “妹子,问下镇政府从哪里走?”
  陈颖正在低头沉思,一辆汽车却缓缓地停在旁边,车内探出一个男子在问路。
  “镇政府啊,从这个街道过去,再从滨河路拐个弯就看见一个大的春龙火锅店牌子,再右拐……”
   “这样复杂的路。”那个男子应该是外地人,“你能上来带我一程?”
  陈颖很热情地表示同意,便坐上了车。她才仔细打量这个男子,有三十五六的年纪,很干净的样子。车上,这个男子话不多,问陈颖你好像不是本地人吧?陈颖爽朗地笑起来,感染着这个男子。“我在重庆读书,回家过暑假的”。是吗?难怪。几分钟的车程,镇政府到了。男子对陈颖连声道谢,并索要她的电话,说到了重庆跟她吃饭。陈颖给了电话,转身就进入人群里,那黑色的短裙如飘浮的云层一下子就不见了。
  陈颖买好豆干,都已经到了十二点多了。自己要离开故乡去重庆读书了,真有些舍不得,舍不得什么呢?爷爷爸爸妈妈,还是世世代代生活的家乡人?陈颖买了一串桥边的麻辣豆腐串吃起来,就顺着河边走。她突然想起,我还不知道那位先生的电话呢?哎,我为什么要知道他电话呢,我怎么傻告诉他电话干啥子呢?要是他是骗子是坏人怎办?一想起他白净、保养得很好的的面庞,居然心里默默骚动起来。
  两岸的树木,倒影在河中,水依然不停留地默默向前,朝它们自己的目的地奔去。它们是有灵性的,它们生生不息,代代不止,在渴望着回到它的故乡。故乡在哪里呢?百川归大海,那里可能是它们的故乡吧?
  陈颖渴望像水一样,流向远方,她想起妈妈说自己是水做的,爷爷也说自己是水孩子,自己经常无缘无故地惆怅。自己在想什么,有时自己也不知道,在外人眼里自己是条浅浅的河流,泥沙俱现。可是自己却自己都不了解,未来是什么?是明天早上的朗朗书声还是清晨的一缕晨雾?
  【4】
  回到重庆,生活慢慢地充实起来。
  上课、去图书馆、逛街,成为了陈颖的节目。她与同学一起玩耍,尽情地享受读书的乐趣和同学间的真挚情谊。有的人说同学很假,但是她却不这样认为,真心地对待,反倒能感到同学的真情。
  这天晚上,她的手机响了一下,她从床上立起身来,拿起床头的手机看信息。
  你好,你是哪个?怎在我手机里有你的号码呢?
  你是谁?陈颖不熟悉这个号码,便发了信息过去。
  我是李江。电话那头的人是周一川,正是那个在斑竹镇去投资考察的北京老板。他自从上次见过陈颖后,再也无法忘记这个女孩,他看到了自己青年时代所渴望追求的影子。他怕这个女孩会拒绝自己,所以在过了三个月后才联系这个女孩子。
  喔!
  你叫什么名字?我住在观音桥,可以一起出来耍吗?
  周一川自己也忍不住笑起来,自己三十八岁了,在重庆投资建工厂,还为这样一个小女孩而躺在床上发信息。
  ……
  两人一条短信息过去一条短信息过来,慢慢地熟悉起来了。聊天中,两人都有些相识恨晚的感觉,不知不觉都到凌晨一点了。周一川是个情场老手,知道在何时紧何时松,他告诉陈颖道,“明天自己要与联想来的采购处长谈一个产品的案子,大家都早点休息,后面联系。保重身体哈!”
  很平常的问候,淡淡的味道,却让陈颖全身暖流升腾。自己从小都不太注重这些,从来没有哪个男孩子能够仔细地问候和爱护自己。也许,自己那个时候应该有人关心,但自己并没有在意,稀里糊涂地就上了高中读了大学,听别人讲起初恋时的美好自己却是一片空白。
  夜已经很深了。
  学校的灯光已经变暗了,不时还有阵阵透进窗户来的夜归学生的调笑声,丝丝入耳,让陈颖恍惚地进入梦乡。
  【5】
  周一川的生意出奇地好,这令同行的不少对手有些百思不得其解。
  他往返与重庆仁宝、纬创、旭硕等这些厂家,他不厌其烦地向这些公司的品质管理部门的SQE、IQE以及PE、采购等进行关系疏通。并对其客人要求的产品精心制作,从RD设计到制造过程的改良,他都清楚地一一参与。
  他所经营的重庆能深电子有限公司,基本占据某家客户70%的LVDS CABLE的订单。在整个业界,一提到他周一川的名字,没有不熟悉的,大家都知道他是这个行业中的KEYMAN。如果哪天重庆市场,他周一川不做LVDS CABLE了,可能这些产品都一下子找不到生产厂家了。
  一段时间,能深电子的客人都到厂进行稽核,有的从江苏过来,有的从成都过来。周一川对来往的客户,非常重视,亲自安排品保部们进行接洽,并安排整个公司从头到尾,对客人高度重视,从礼仪接待到参观生产线,对哪怕一个客户的小职员都以高规格去对待。
  一向低调谦卑的经商之道,出手不凡的大度风格,让客人记住了他。周一川,就是业界的骄傲,就是客人的信任。
  忙碌的空闲,周一川都会给陈颖发信息沟通一下,他总喜欢问她你近来如何?学习成绩如何?你有什么困难要我帮吗?
  李江是谁?谁是李江?
  陈颖有时也会这样想。但是她只知道,这是个成功的商人,是个比自己大十多岁的兄长或是叔叔。她心里有时也会暗暗嫉妒,暗暗生气,她不是他的第一,可是自己会是他的最后吗?
  周一川慢慢地开始挑逗起陈颖来,他有次直接发信息问陈颖,“你可以跟我一起睡觉吗?”他手上的烟圈一圈一圈地在空气里虚无,彷佛是陈颖的影子在变得由远而近,模糊中清晰起来。
  “呵呵,我跟你睡觉?你老婆呢?”陈颖有些酸酸地问。
  “她在北京呢。她是一个央企的宣传干部,是个能人。”周一川顿了顿,然后又发过去一条信息,“我们不谈她。我在重庆经商这段时间,你可以成为我的情人吗?”
  “情人……”陈颖输下了这两个字,然后又删去,淡淡地叹了口气,把手机放在一边,什么都不说话,也不理同学自顾自地闭眼休息。
  喂,我得罪你了吗?
  你怎么不说话了?出什么事了吗?
  为什么不说话?
  真的,是我说错了。原谅我,对不起,我不能这样对待你。
  一条又一条的信息过来,但是陈颖并不想看,她闭上了眼睛,她看见美丽的鲁咀村得那条弯弯的小河,她想起了爷爷想起了小时候无数次去捋爷爷的胡须,她想起了妈妈和爸爸,那一张布满人生阅历的脸那样苍老和疲惫,那挑起的担子上那沉甸甸的粮食。她想起前几天李江告诉自己的,只要自己跟他每个月给自己两万元钱,这样一来生活费也解决了也能照顾家里。她还想起了李江说的,等自己大学毕业,只要自己愿意他都可以养自己……
  我的家乡,我的爹娘,我的乡亲!她的泪水流了下来。
  【6】
  周一川明白,即便再高傲的女孩都有弱点。
  他想起了自己以前的一个同学说的话,是人都有弱点,有的贪财有的好色。男人嘛,抽烟喝酒赌博,都是一个特点,有的人不抽烟不喝酒就喜欢屁股朝天。自己在商场中摸爬滚打多年,是什么样的人一眼就能够辨别。
  他知道陈颖已经慢慢接受了自己的观点。昨晚,陈颖还发了条信息来:
  我能叫你李哥吗?李哥,你对你家庭很看重,说明你是个好人。我不会破坏你的家庭,我也不在乎你的补偿,只要你愿意,我会在重庆期间陪伴你,给你需要的。如果有一天,你爱上我了,那就是我离开之时。我不希望为了我你丢弃你的家庭,我给你是希望你幸福。
  这就是那个清纯的小女孩吗?
  你是河流里的浮萍,你要去向远方;你是远方的梵音,总在我耳旁回荡。周一川为自己的一些做法感到很痛心,我只是了解一个人的正常心态和想法,何必要去诱骗别人堕落呢?自己不喝酒,就不要引诱别人喝酒呢?
  她堕落了吗?自己与她根本没有任何接触,也从没有见过面。
  昨晚自己快睡觉时,陈颖发了条信息,“李哥,我们哪天见过面吧?我想抱抱你,给你……你需要的。”陈颖发出这个信息后,感觉到内心的涟漪,她听到过李江打电话说的,如果哪天有空,希望他们一起在木桶里洒满玫瑰花瓣的花香中,慢慢融化。她渴望成为他的小女人,舒展在每个清香的热气里,让自己四肢轻轻地舒展,成为化蝶纷飞的飞蛾,她愿意他进入自己的心里,给他留下美丽的记忆。
  我是不是变坏了?我此刻特别想你,想进入你的一切。
  陈颖看到这里,总会笑笑,然后温暖地回过去信息,“是男人都会这样,只要你真心对我,我不会破坏你的家庭”。
  夜晚总在他们的缠绵里,变得那样的神情而有急切,整个世界已经停顿,没有星星的冬天没有温暖的冬夜,却有春风慢慢地注满每一个细胞,不再寒冷。
  【7】
  周一川不再轻易发信息给陈颖了。
  他看不起这样的女孩,他只是想了解一个女孩的心思,而不是去维护那份美好。自己真是个变态的家伙,男人都是始乱终弃的动物吗?爱情是什么?爱情是性还是性是爱情?
  不得知。不可知。不知道这个世界,在夜色下有多少肮脏的交易和演绎,是否在颠覆人类文明?周一川不知道,他在反思!他在反思自己走过的人生旅程,在风雨兼程的旅途,我们都只是人生的过客,那些风尘女子或者清纯女子,在自己的眼里不就是一具皮囊。那些街上飘动着展示的美丽,其实在夜色下也就是一个真实的动物。
  周一川已经厌倦了,他不希望陈颖再来扰乱他。他甚至不愿意看到她的信息,他已经不希望她越走越远,越陷越深。
  上班、下班、拜访客户、打电话、交际客户等等,每天的行程都是满满的。常常觉得时间真的不够用,看着每天全国各地客人和工厂内部往来的两三百份邮件,自己都要处理。开会讨论,公司内部培训等等,一大堆的杂事都在扰乱着自己。
  冬至那天的会议,让周一川大发雷霆。公司文件管理部门在发行工程图面时,还没有把C版图面发出到制造单位,制造仍在使用B版图面,这个时候工程的图面应客人要求已经更改到D版本了。他破天荒地大骂:
  “你们是干什么吃的?你们重庆人为什么办事这样拖拖拉拉?知道这会让公司损失多少钱吗?”根据调查,制造现场生产的LVDS CABLE已经有50KPCS的产品已经报废了。
  正在发脾气的时候,陈颖的电话来了。
  “我正在开会,你不要打我电话。”啪地挂掉电话。
  整个会议室安静得一颗针掉在地上都能听见。与会的干部都静悄悄的,不敢发出任何声音,空气凝固,连心脏也停止了工作,LED节能灯在静静地温暖着这个冬天的时光。
  【8】
  “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
  “哎,我可能自作多情。希望你幸福!”
  周一川看到这两条信息的时候,他正在去成都的路上,他要去拜访成都仁宝的SQE负责人,确定和复判一个产品CCD抓不到的不良现象。他皱了皱眉头,把嘴上抽的烟丢出车外。躺在副驾驶座上,他回了一条信息:
  不是这样的。我妻子从北京来了,她调来重庆一家国企做宣传部干部。我们不再来往了。我也不会打扰你生活的。再见,保重!
  我们不再来往?
  我们从来没有来往过,我们没有见过一次面,嘴巴说着亲亲你的话要抱抱你让我进入你的心里,可是我们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包括我们的一切。我们唯一接触的是我们的灵魂,可能我们曾经的灵魂在一起升腾和欢悦,想起陈颖说要给自己揉揉背按摩按摩,帮自己如何如何?周一川自己苦笑起来。
  周一川就是李江,李江就是周一川。
  陈颖不知道。
  在她的心里,她想要是李江是我曾经见过的那个男子多好?阳光帅气而干净。她并不知道那个男子就是李江,那个男子就是周一川,那个男子就是那个干净的男子,周一川就是自己梦里多次缠绵的才子啊!
 【9】
  还有什么能靠得住的呢?
  陈颖的心思很沉重,她只望见高高的歌乐山。她想起了那些长眠在这里的先烈们,在冬天里不知如何生活?你们冷吗?你们那边有火吗?
  真的不知道。读了这样多的书,从来没有哪个书本上有记载天堂里面的任何详细讯息,不知道这边的邮件能够发给天堂那边吗?他们用手机吗?自己是个十足的傻子。
  元旦的时候,陈颖再次回到了鲁咀村。
  她在河边坐了很久很久,看着河水还是那样平静地向前,她的眼角噙满泪水。中午时,没有听到爷爷的唤声,她站起来准备回去时,看见爷爷在她的后面靠着那棵老树不断地抚摸。
  “爷爷,你怎在这里?这样冷了。”
  快步过去,把爷爷扶住。爷爷老了,第一次认真地看着爷爷,陈颖心里酸酸的。
  “孩子,是不是失恋了?”爷爷抚摸着陈颖的头,“爷爷知道啊,爷爷看得出来。你是个好孩子,不要做些傻事,我们的路还长着呢,爷爷还希望你帮爷爷抱个曾外孙回来呢。”
  爷爷在自言自语着。什么是爱情呢?就如我们脚下的泥土,我只有看见泥土,才能感到全身是力量,才能感觉到整个生活是踏实的。这是我们的根啊,我们世世代代生活在这里,我们不要去逃避,只能顺其自然。
  陈颖从爷爷的话语里,知道了爷爷自从婆婆过世后,跟同村的张婆婆喜欢上了,但是害怕世俗的风言风语,大家都只是能够见一见说几句话就好了。爱情并不是获取或掠夺,而是默默地付出和给予。
  我有过爱情吗?
  我曾经变坏过,精神的出轨,比肉体的出轨还厉害。
  弯弯的河流,正如爷爷的胡须,慢慢地弯过鲁咀村,再也看不到了。只有春风吹过冬天的村庄,慢慢地把冬的气息赶跑。
  过了冬就是春了。爷爷说。
  到了春天,一河春水。是的,必将有满河的春天,满村的春天啊。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