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小说纵横 >

【董怀禄小说】喷嚏

2016-07-05 17:27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早晨上班路过广场,不经意间一个空中飞舞的蚊沫还是一个微尘钻进了鼻腔。按说,这事小得不能再小了,掏出手帕或者卫生纸塞进鼻窟窿扣一下就没事了。可是不然,钻进鼻腔里的小东西(实在不好定位该怎么称它是什么)即刻便发挥了作用。让人痒痒得仰着脖子背着头直想打喷嚏。打就打呗,可是偏偏又打不出来。只好停住脚步,等待那一声让人痛快的“阿嚏——”。
  不想这一等却引来了麻烦。两个上学的小朋友就跟在屁股后边,他们以为我发现了天上有什么异物。便稀罕地紧问:
  “叔叔,你看见什么?”
  我因为喷嚏还没有打出来,只好向他俩边摇头边打哑语。不知这两个小家伙是看不懂我的头势、猜不出我的哑语还是喜好探究。总之,他们是穷追不舍了:“叔叔,是不是在那高楼顶上?”问这话的孩子立刻又兴奋地说,“我看到了,我看到了!天上有条白线!”
  另一个孩子因为没有看见天上的白线到底在哪儿,便急着朝看见天空白线的孩子吼叫:“在哪儿吗?在哪儿吗?”
   两个孩子的争吵,加上我的喷嚏一时没有打出来,瞬间引起了附近等公交的、过路的人们好奇。他们呼啦啦一下子围了过来,纷纷抬起头寻找天空出现的那个神秘的东西。不少人把手机高高地举起,准备随时捕风捉影。
  这时候,一个不知是男是女是老是少的人,突然尖叫起来:
  “外星人,外星人,绝对的外星人!大头,屁股后边拖着一条长长的尾巴!”
  这时候我的喷嚏终于打出来了。而且一发不可收拾,竟然一连打了好几个。等我痛痛快快、酣畅淋漓地打完喷嚏,掏出纸巾擦了眼泪鼻涕,两个小学生大概因为上课的点儿快到了,挤出人缝跑了。我也因为要按时上班,无暇给围着我急于听仔细的人解释,便径直走了。我听到背后有不甘心的人说:
  “你看喔人,你看到个啥,给人说个么,又不是你家里秘密,还问不言喘!”
  就这么个小事,按说过去了就算了,谁也不会把它记在心里。可是,第二天早晨,当我打开微信浏览,当天《城市晚报》公众号“天下趣闻”栏目一则消息:《UFO不是奇谈,外星人昨天上午光顾我市》着实让我有点惊诧。
  消息是这么写的:昨天上午大约八时许,正是人们上班的高峰时间。我市人民广场上空出现一不明飞行物体。此物出现时间大约有一分钟,本报记者有幸见到了这一幕,并用自己手中的相机抓拍了不明飞行物飞过天空的情景。当时天色早霞五光十色,对于不明飞行物的拍摄不太清晰(见图片)。该飞行物有一个椭圆形的大脑袋,拖着一条长长的尾巴。据目击者称,就像一条白线漂浮在空中,缓慢的在天空移动。
     此飞行物形状同传说中的飞碟非常类似,现场目击者m机关办公室主任W先生第一反应就是出现了飞碟。两小学生也对此给予证实。现场看到“飞碟”、“UFO”的人们都吃惊地张大了嘴巴,叫喊声此起彼伏,他们朝着天空指指点点,仰着头望着这一神奇的景象。一分钟后,该飞行物突然发出一团耀眼的闪光,迅速离去,消失在空中,那一瞬间速度之快令人咋舌。
  我细细地观察着记者拍摄的两张照片,越看越觉得这个飞行物是真的。我甚至怀疑自己当时根本没有打喷嚏,或者我打喷嚏的时候,飞行物正好飞过。
  当天早晨下班,我们城市里的人,见人就交流自己看了公众微信:“外星人光顾我市”的感受。这一天,有关外星人的谈论,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主要话题。
  曹氏雪芹有叹:贾雨村(假语存)言,甄士隐(真事隐)去。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时有还无。
 
     作者简介 董怀禄,笔名小河水;新浪博客昵称:长安亦君;QQ昵称:细水长流。陕西礼泉人。早年任教于家乡陕西礼泉一所中学,1985年招聘到湖北十堰。先后在市十一中、市三中、市一中任教,担任过教务主任、政教主任、教学副校长、校办主任、党办主任、校史办主任,现任某校副县级专职工会主席。中学高级教师,十堰市首届十大名师。1996年、199年9月,先后入选《中国中学骨干教师辞典》和《中国当代专家大辞典》。中国新文学学会会员,作协十堰分会会员,湖北省、十堰市教育学会会员,曾任十堰市语言文学学会常务副秘书长。年轻时喜好写作,作品散见于报刊杂志。曾担任《青少年爱国主义教育》(教育部指定中学生读物)一书副主编,参与过《教子有方》等12本书籍的编写。有多篇教育教学论文在《中国教育报》、《学习月刊》、《湖北教育》、《湖北党建》《语文学习》等报刊发表。出版有个人专集《怀念与忧思》《黄土魂》。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