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小说纵横 >

【程贤富小说】偷电

2016-08-20 20:06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我让你偷电去,我让你偷电去!”张大妈手拿锄头,大喊着朝变压器方向冲去。
  冲到变压器跟前,她高举锄头,想勾掉支在电线杆顶端的跌落保险,却怎么也够不着。她观察了一下,站在搁变压器的铁架上就行了。于是,她两手紧抓铁架,两脚用力蹬电线杆,使出吃奶的力气,终于一点点蹭上铁架。站在高高的铁架上,为稳住身子,张大妈的右手下意识地伸向变压器上方,那根固定高压电线的桩子,手还没触到那根桩子,却被一股无形的力吸了过去。先是“嗤”的一声,随即冒出一股青烟。
  等张大妈醒来时,她已躺在医院病床上了。她睁眼一看,忽见自己左手插着输液管,右手却不翼而飞。自己因何失去右手,又是谁把自己弄到这医院来的?她努力回忆着。想起昨天李大爷向她报告说,赵家把大门关得紧紧的,在偷电放录相,她扛起锄头就朝变压器跑去。当回忆到爬上铁架的那一瞬间,她的思维便被卡住了。
  张大妈想问明原委,站在病床前的医生却先开了口:“张大妈,您福大命大!原以为您这回没命了的,没想到,还是把您给救活了。”
  张大妈忽闪了几下眼睫毛,意思是请医生继续说。
  “张大妈,这电是个顺毛摸,如果你顺着它的脾气禀性,它就听话得很。如果你要习蛮干,它就是一只吃人的老虎。”
  听医生在跟张大妈对话,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直在过道上转圈圈儿的村长,快步走进病房,用惊喜的口气问道:“大妈,您醒了唢?您放心养伤,药费由村里出!您岁数大了,这偷电一事,今后就让年轻人管去。”
  听了医生和村长的话,张大妈才明白,一定是自己昨天爬变压器,被电火烧了。
  原来乡里修了个水电站,所发电量,刚好能解决全乡的照明问题。电灯长啥模样,祖祖辈辈都没见过,今天即将成为现实,村里人无不欣喜若狂,无不奔走相告。于是,他们自发地组织起来,送茶水的,抬电杆的,拉电线的,差点把村子闹了个底朝天。村里那帮喜欢新生事物的小年轻,整天围着安装师傅们,一会儿问这,一会儿问那的。
  在安装工地上,端茶送水最积极的,首推张大妈。她是村里一部活着的照明史。小时候,她家里穷,点的是最原始的松明灯。松明,就是松树上浸满松油的树节疤。砍下一小块,插在墙缝里,点燃,光亮倒不错,可惜烟雾太浓,时常把人熏得睁不开眼。解放初,生活条件改善了,桐油灯代替了松明灯。与松明灯相比,桐油灯方便多了,但光亮微弱,村里人叫它萤火虫。不久,桐油灯又被煤油灯所取代。村里人习惯把煤油灯叫作洋油灯,把煤油叫作洋油,张大妈也喜欢这么叫。张大妈第一次拿着大队发的煤油票,去供销社打煤油时,她对营业员说:“同志,我打一斤洋油!”
  营业员把嘴一撇,没好声更没好气地回道:“我这儿没洋油。”
  张大妈走上去,将油桶踢出沉闷的响声。“不是刚刚有人打过么?”
  “同志,这是煤油,不是洋油。洋油多贵呀,你点得起吗?过去外国人说中国无石油,那些油是他们从国外运来的,所以叫洋油,只有地主和资本家才点得起。今天,我们中国生产的石油能自给自足了,普通人家也点得起了,洋油的名字也改成了煤油。假若你还要打洋油,就请到外国打去。”
  “那我打煤油吧。”
  张大妈把煤油打回家,寻个学生娃丢弃的墨水瓶,做了一盏煤油灯。倒上小半瓶,擦根火柴,点燃,整个屋子亮沙沙的,照在地上的影子清晰得有如真人似的,该凸的地方凸,该凹的地方凹。她原以为这世上没有比煤油灯更高级的了。后来她又听说了电灯,说家家户户点上它,一到夜晚,远远看去,比水晶宫还美三分。她私下里想道,要是今生能点上电灯便死而无憾了。如今,电灯变成了现实,张大妈打心眼里高兴,因此工地上的师傅们,谁喊口渴,年近八旬的她,总是快步抢先送去。
  村长每每见了,总要规劝张大妈一番:“大妈,悠着点。留心脚下,您栽了跟头,我负不起责任哟。”
  “村长,无儿无女的我,托你们的福,该吃的我都吃过了,该看的我都看过了。现如今,又要给我安电灯,我出不了钱就出点儿力嘛。”说到这儿,张大妈顿了一下,好象忽然想起一件陈年旧事。“村长,五八年成立人民公社时,我曾听你说过,社会主义是楼上楼下,电灯电话。今天我们不如两场麦子一场打,顺便把电话也装了,又省时又省力!”
  村长面露难色。“张大妈,我们整个乡才一部手摇电话,这个……不现实。不过,土地下放到户才短短几年,乡里就修了电站,安了电灯,依我看,这电话也离我们不远了。”
  一村的人听了村长的话,都喜形于色,都干得更欢了。
  不几天,一切安装就绪。通电的那天傍晚,全村人都站在变压器前,等待电闸合拢的最后一刻。此时,安装师傅却一点也不着急,他还故意考问大家:“你们说说,世上谁跑得最快?”
  有人说,猎狗。有人说,火箭。有人说,孙悟空,他一个跟头要栽十万八千里。
  “电!谁也跑不赢电。不信?骑在驴上看唱本——走着瞧。”安装师傅手拿一根竹竿似的东西,顶在跌落保险上。“你们都把眼睛瞪大,看好。我这手只须稍一用力,要不了一眨眼的功夫,村里所有的电灯都得亮。”
  安装师傅话音刚落,村子上空先是一道电光闪过,继而整个村子亮如白昼。
  村里的男女老幼们,趁着电光,不要老命地朝家里奔去。
  张大妈家的电灯,是请一位老师傅安装的。那位老师傅用一根长长的麻绳,一头拴在开关上,另一头捆在张大妈的床头上。安装毕,老师傅还给张大妈做了示范。说晚上起夜时,闭着眼睛把绳子一拉,那电灯哗地就亮了。起完夜,睡安稳了,再把绳子一拉,电灯哗地又熄了。张大妈欣然跑回家,躺在床上一试,果真如此。以前黑灯瞎火的,想起夜,还得摸黑起床找火柴。有时候找到火柴了,那火柴受了潮,擦一下,火柴头掉了,擦不燃。再擦一下,火柴梗断了,又擦不燃。只好下了床,摸摸索索地用脚去探马桶。有一回,梦梦糊糊的张大妈,一脚把马桶踢翻了,那尿液漫了一屋,臭得她一夜未合眼。第二天天亮了,她才撮些柴灰,把尿液给收拾了。
  此后,张大妈逢人便讲,说这电灯真是太方便太方便了,连古代的皇帝都没见过,都没享受过。这一辈子值了,即使马上死了我也闭眼。
  可是好事多磨,电灯安好之后,烦心事也跟着来了。月底收电费时,农电工将村里所有分表的读数加在一起,却与总表相差五十几度电。四毛多一度的电,须收五毛多才行。农电工把村里人集中起来解释说,这是有些电不听话,跑到包裹电线的黑皮外头去了,挥发了,村民们没用上,但还是要买单。
  听了农电工的解释,李大爷当即顶了回去:“有人偷电就是有人偷电,别东拉西扯的,好不好?”
  农电工说:“没有事实根据,我可不敢乱说。”
  李大爷说:“谁乱说了?今后,我只按自家电表上的度数付钱,多余的谁想付就付去。”
  农电工说:“村里所有家庭分摊挥发电,这是国家规定的。只要哪一家不付这个费用,就得停全村的电。”
  村里人第一次从李大爷嘴里听到“偷电”一词,都觉得好新鲜好神奇,居然这电也能偷!此后,村里人都认为,村里除了农电工,就数李大爷最懂电。
  人多嘴杂,这事儿竟说到村长那儿去了。村长说,既然大家都相信有人偷电,那我们就将偷电贼找出来,把村里所有的挥发电,都算在他头上,看他以后还偷不偷。为此,村里还专门召开了座谈会,意在选出监督员,专抓偷电的。大家选来选去,始终没选好。这时,有人提议张大妈。
  张大妈立即站了起来,说:“我无儿无女,如若又把村里人得罪尽了,到时我两眼一闭,你们不把我抬上山,让我烂在家里臭在家里,我把你们鼓一眼哪?”
  一听这话,人们来精神了。
  “张大妈,死肉又不痛!要是您百年以后,村里人真的不埋您,您说臭谁?”
  “无儿无女,一碗米吃干饭。有儿有女的,儿子说媳妇要花钱,女儿办陪嫁要花钱,一辈子跟后人变牛变马……”
  村长挥挥手说:“莫扯远了,同意的请举手!”
  张大妈见大家一直举手赞成,加上她又怕这祖祖辈辈都没见过的好东西,被几个偷电贼给搞砸了,到时候好脚连痛脚,让大家又重新回到那不方不便的煤油时代,她便应了下来。
  出事那天,村里赵家为老人祝寿,子孙们为了表示孝心,就请了个放录相的,放的是当时流行的香港武打片。屋子太小,看的人蜂拥而至,差点把屋子都挤爆了,主人只好关了大门。李大爷见赵家大门紧闭,屋里喊声震天,一定是在偷电放录相,他便飞跑去向张大妈举报了。张大妈心想,我把电源断了,你这些龟儿子总偷不成了。于是,她便扛起了锄头。
  全村突然断了电,农电工以为是变压器那里跳了闸。他跑去一看,意外发现被电烧伤的张大妈,就急着找人把她送进了医院。张大妈截了肢,伤口刚干水气她就要求出院。
  村长说:“药费村里出,也不要您贴一分钱,希望您治好后再出院,发了炎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我身子贱,又无其他毛病,已经输了几天消炎水,没事的。”
  张大妈坚决要求出院,医院和村里都拗她不过,只好吩咐她出院了,每天依旧要来医院换药。
  为偷电一事,闹出这么大个乱子,不闹则已,这一闹,好象村里真出了偷电贼似的。李大爷甚至公开扬言说,如果村干部不把偷电贼揪出来,接下来,他也要偷电。而且,他还放话说,村里那些偷电的都是他徒弟,他要偷,就要偷出个级别来让人们瞧瞧。
  没过几天,人们果然看见他买回一颗二百瓦的灯泡。一般人家点颗十五瓦的也足够了,这二百瓦的灯泡,一通电,像个人造小太阳,不偷电,谁喂得起它呀?
  农电工听说后,专门跑了一趟供电所,询问偷电的怎么查处,有些什么现象。供电所的师傅说,偷电,麻雀飞过有个影子。半夜里一眼望出去,哪家的灯泡最亮,到了月底,交费又最少的就是偷电者。也有偷电的,把门窗关得紧紧的,里面再挂上布帘,可墙缝瓦缝里,还是能透出扎眼的亮光来。
  听师傅这么一说,农电工一回村里,就去村长那儿汇报了情况。他和村长一连观察了好几个晚上,发现李大爷家,以前还亮着一颗南瓜花一样昏暗的电灯。从那以后,他家天天晚上黑灯瞎火的,没有偷电的可能。
  张大妈的伤口痊愈后,专门去了一趟村长家,表示愿意继续以前的工作。村长说,您好好休养,关于抓偷电贼一事,村里另有安排。
  又到了月底抄电表的那一天。农电工见李大爷家的电表,即使大白天的也转得飞快。减去上个月的底度,李大爷本月用了一百多度电,以前他每月只用两三度电。农电工顺藤摸瓜,见李大爷把卧室那颗灯泡,放进了一个闲置的菜坛里,坛口还用薄石板盖得严严的。农电工揭开石板,一束针尖一样的白光,刺得他泪水直淌。他提出来一看,坛子里亮着一颗两百瓦的大灯泡。农电工把电灯依然放进坛子,然后盖上石板,走出卧室。紧接着他又叫上李大爷,一同走进卧室。农电工再次提起那颗灯泡,说:“李大爷,您这是在偷谁的电哪?”
  
【作者简介】程贤富,男,现年56岁,系重庆云阳 一山区学校教师。2013年10月开始写作,2015年1月加入县作家协会。现已在网络及地方文学发表文章近百篇。其作品语言质朴,乡土气息浓郁,深受作者喜爱。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