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小说纵横 >

【王永志小说】秦冠

2017-05-20 19:42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秦冠苹果,皮厚粗糙,好做务易管理,耐摔打耐运输。

    关中农民自嘲自身犹如秦冠苹果,秦龙也自认为自己好比秦冠,啥环境都能适应,随遇而安。
 
    本文通过对农民秦龙半生生活婚姻的描写,侧面反应出改革开放前前后后关中农民的生活状况。
    客观的赞扬了党的惠民政策,体现了农民通过各种途径致富奔小康的积极热情,为实现自己的伟大梦想而努力奋斗!
    为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时时刻刻约束苛刻自己努力学为好人。
                          一
    日头毒辣辣的炙烤着关中大地,熟麦的天气砾石流金,树叶纹丝不动,偶尔一股清凉柔滑的细风掠过大汗淋漓的社员们黝黑的脸庞,仿佛是在安慰他们的辛苦和劳累。
 
    挥镰割麦的社员趁此机会直一直久久弯下去的腰,享受一下清风的凉爽,撩起衣襟擦擦脸上直淌的汗水,望着还有很远的地头,再看看队长有没有在附近,可不可以稍微喘息一下。
 
    碾麦场上铺着厚厚的麦草,经过太阳的爆晒下发出“噌噌噌”的响声,更加衬托出天气的炎热。碌碡与拨架摩擦发出“吱呀吱呀”很有节奏的响声,仿佛在诉说着它分量的沉重,被一头老黄牛在队长秦泰的牵动下拖着,一步一步慢慢蹒跚前行,秦老汉虽然手上拿着鞭子可一次也舍不得抽在老牛的背上,只是不停地挥舞动着赶走牛身上的牛蚊子和不时落在牛眼上扰乱黄牛视线的苍蝇。
 
    这头老黄牛秦泰一直在用,十几年了秦老汉和老黄牛已经有了很深的感情。如今牛老了,体力不支,他更不愿意旁人使唤它,唯恐他们不爱惜并用鞭子抽它。因此,通常派活时尽量不把它派出去,如果他忙的顾不上,也会派性子凉的人使唤,队上那几个青壮年二杆子他更是不放心。其实青年人也没人用它,嫌它老且走的慢,他们都喜欢驾驭骡子和马这些高脚头狗。
 
    天气太热,这场麦子碾完就让牛好好饮饮水,再让饲养员给它添加一些饲料犒劳犒劳,栓在阴凉的亮圈好好休息休息,等翻过场的麦子多晒一会到吃完饭再碾一遍就可以起场了。
 
    牛跟人一样也酷热无比,汗水直流,牛毛紧贴身上,牛毛的颜色更深了些。嘴里不停的反刍着,涎水顺着牛笼嘴扯着线滴在滚烫的麦草里。“龙龙,笊篱,快点”秦泰老汉看到牛尾巴慢慢的抬了起来就急忙招呼自己十岁的儿子秦龙。
 
    和风入樾,凉风习习,正坐在场边桐树下乘凉的秦龙拿起笊篱飞快的跑来接在牛屁股下,等牛拉完他再端着热气腾腾的牛粪倒入一步之遥的场畔地里,再飞快的返回桐树下待命,生怕出汗弄脏自己的新背心。
   
    背心是大姐用钩针钩了好几天才钩成的“水波浪”花型线背心。从没有穿过背心的他对新背心无比珍惜。背心就是好,感觉无比凉爽,原先穿母亲织布做的衫子与背心简直无法比拟,土织布的厚重,常常使得他一到夏天都是光着身子,今年总算文明凉爽的过夏了。
 
    小学一年级的秦龙正值忙假之际,忙假中小学生都要给生产队里拾麦子。每晌拾完麦子回家都会挨个把自己的劳动果实提到碾麦场,排队等着队长一个一个过称记录数量,到收忙假时再由生产队按斤付钱,一斤一分钱,麦穗连着麦秆。一个忙假下来一般都能有几毛钱甚至一块钱的不菲收入。
 
    钱还未到手,秦龙就已经给自己规划好了。一直想拥有块手表和钱夹子,他看过了,一个钱包二毛钱,一块手表一毛二分钱。总共花三毛多钱,剩下钱交给母亲补贴家用。
 
    有此愿望已经很久了,只是没钱难以实现,尽管那手表的指针老是停留在十二点。前几年就喜欢手表,家穷买不起,只能用油笔在自己的左手腕处画一块表,久久不舍得擦去。
 
    身上没有几分钱倒还希望有一个钱包,虽然是塑料的但对秦龙来说充满着无限的诱惑,哪怕里边一分钱也不装,宁愿把自己课本里边用剪刀剪下来的一分二分五分的硬币图样剪下来装进去。再在放照片处放上自己仅有的一张照片,装在那件只有过年才穿的蓝卡叽军装口袋里也会显得神气十足。
 
    平时上衣口袋装的钱夹子是用课本纸折出来的纸钱包。好朋友罗钢娃就有一个钱包,钢娃他大在县城上班,家里有钱,人家夏季穿的是他妈给买的背心,手上带着表,短裤屁股的小口兜里装着钱包,里边装了二毛钱的真票子,上午拾麦时给秦龙看了,着实让秦龙艳羡不已。
 
    每一次过称时,秦龙都希望父亲能给自己网开一面,秤砣往下压一点点多称一点。可是铁面无私的父亲除了让自己晚点回家吃饭,等在一边接牛粪外,从不给他多称一点点,哪怕是一两一钱。尽管如此,他还是幻想着有朝一日父亲能够把秤砣往低压一个星星。
 
    即使满腔哀怨,面对一向正言厉色的父亲秦龙也是敢怒不敢言。强压心中不满怨气坐在桐树下等着牛尾巴翘起来,顺便也好憧憬想象一下等拾麦钱发了以后自己的“富有”派头。
 
    妇女因为要回家做饭,提前收工了。母亲也回家做饭去了,父亲和一帮男劳却还在碾麦。秦龙此时已经在塑料纸上做了无数个左手戴手表,右手拿着皮夹子的美梦,乐呵呵的涎水直流。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