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小说纵横 >

【秦方言小说】酒殇之丢了饭碗

2020-04-18 11:55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冬日的清晨,空气干冷干冷的。寒风追着树上那片孤零零的叶子忽左忽右的飘荡,终于叶子落在坐在街角的李四儿的面前。李四儿坐在工具包上。身穿的电力职工的制服,已经看不出来本色,左胸口袋上依稀可以看见中国电力的字样。头发脏兮兮、乱蓬蓬的罩在头上。像顶着一个造牳的鸡窝。他左手提着两个塑料袋,一个袋子里有几个冒着热气的包子。 一个袋子里头是一杯粥。右手拿着一个包子正送进嘴里。包子的热气和嘴里呼出的热气,如一股股白烟,弥漫过他那憔悴的脸颊,升腾向半空中去。三口两口一个包子已经不见了。在吃完第四个包子后,粥也喝完了。李四儿打了一个饱嗝儿,把粥杯虐瘪,顺手扔在身后不远处的地方。
      这段路是长平县城的人市,打零工的农民工每天在这里聚集地。虽然已经是隆冬,人市上的人依旧多的很,黑压压的一大片,占去了大半的街道。行人在人市里穿行,公交车的正常靠站也变得有些困难。人市上,穿迷彩服的,穿羽绒服的,各式各样打扮的男人们,嘴里叼着烟。三个一堆,五个一群的围在一起,聊着天,眼睛却注视着街道上来来往往的车辆。倘若有一个小车靠近,摇下车窗。立马有几个人围住车,经过讨价还价,有人就上了小车,或者上了小车后跟着的轻卡。几个运气好的人,今天就找到了活干,脸上洋溢着笑容,得意的离开。
      李四儿已经在这里呆了好几天了,也没有找到活。现在,李四儿坐在他的工具包上。包上中国电力的字眼很是刺眼。就像针一样扎在李四儿的心上,李四儿真的后悔了。就在这时,有一个路过的小伙子可能是好奇李四儿头上左边陷下去拳头大的坑吧,多看了李四儿一眼,这一眼看的李四儿很生气,“看你妈的x呢!”小伙子赶快收回目光,快快的走掉了。
     十多天前,李四儿还是玉带镇电管站的职工。身穿印有中国电力的工作服,洗的干干净净的。坐在电力办公大厅里,体体面面的。空调呼呼的热气,吹得李四儿,那叫一个舒服。
      中学毕业,李四儿没有考上大学。他妈的娘家门中有一个侄子,在县供电局工作,好像还是个有实权的头头。当年李四儿他妈,提着一只鸡,两瓶西风酒,去找她娘家门中侄子。侄子看在他老姑的面上,安排李四儿在玉带镇电管站上了班。
      在电管站上班的李四儿很快发现,镇子上的幼儿园里有一个姑娘长得非常漂亮。一来二去,俩人就认识了。后来,就定了婚,马上就要结婚的时候,发生了一件事情,婚事就吹了。      
      原来李四儿好酒。这天又喝了许多酒,骑着摩托车去找他对象。在人家幼儿园里,胡言乱语不说,还对其他老师嬉皮笑脸,动手动脚,惹恼了他对象,直接退了婚。
       李四儿现在的媳妇叫翠翠,是他妈的远房亲戚。翠翠的爷爷是李四儿她妈的姑表哥。李四儿长得白白净净的,个子高俏,又有工作,在一般农村姑娘眼里,自然是香饽饽。翠翠自打见了李四儿就喜欢上了,两家大人自然也是知根知底,很快就结了婚。
      李四儿依旧爱喝酒。说什么,喝酒是男人的标志,你看武松,一次能喝十八碗,是响当当的打虎英雄。够爷们!你看梁山好汉,108将,也是各个能喝酒。够爷们!说什么,喝酒,是男人的标配。于是他两天一小喝,三天一大喝。翠翠拿他也没有办法。
     有一回,喝的醉醺醺的李四儿,同事劝也劝不住,还骑着摩托车回家。途中,发生车祸,李四儿骑着摩托车钻进人家给造纸厂送麦秸的车的屁股后头,摩托车翻到路边的地里,李四儿自己也受了重伤,虽然掂回一条命,头骨却有一块受伤洼陷了下去,看上去比以前丑了许多。腿也受了伤,因为治疗的及时,总算没有落下残疾。
      前几年,看人家纷纷都买了私家车,李四儿回家也跟翠翠说,要买车。翠翠知道:尽管因为喝酒出过车祸,伤好后,李四儿依旧狗改不了吃屎,喝酒依旧是家常便饭。翠翠说,汽车不比摩托,出事了就不得了,就会要了你小伙儿的命的。李四儿拍着胸脯跟媳妇说,有车后,保证不喝酒。人人都有虚荣心,翠翠也不例外,见人家左邻右舍都有了私家车,也是为了面子,翠翠给李四儿买了一辆小汽车。
       李四儿完全忘了对翠翠的承诺。今天给东家接个动力电,就要在人家家里喝顿酒。明天给西家整修一下旧线路,又要在人家家里喝顿酒。整天醉熏熏的样子。已经被电管站领导因为喝酒批评了好几回。李四儿仗着自己是老职工,背后还给领导撂话,“有能耐,来,你把我开除了。”依旧我行我素,电管站领导对他也是没有办法。
     这天,正好是李四儿值班。中午饭时,李四儿又喝了酒,红着脸,一身酒气的来上班。随手把车停在楼道中间。恰巧县电力局领导来检查工作,李四儿的车正挡着道,四处找他挪车不见人,把领导的车,硬生生的挡在电管站院子外面。好容易找到他了,李四儿却斜躺在值班室里睡着了,呼噜打的山响。咋叫也叫不醒来。
      领导正在气头上,当即决定开除李四儿,电管站领导肯定也不会说李四儿的好话。只是说,“老李,老是这样子,我都习惯了。”县电力局领导一听这话,更是生气。“老是这样,那不是给咱电力队伍抹黑嘛,必须开除。”就这样,李四儿离开了工作了三十年的单位。
      没有了工作,没有了固定的收入,媳妇翠翠越看李四儿越不顺眼。没有了工作,没有了五险一金,李四儿以后更是没有了任何保障。一想到这些,翠翠更是来气。李四儿想从媳妇翠翠那里要一包烟钱,都会招来一顿臭骂,可怜的李四儿,只得来人市上找活干。
      好好的工作,硬叫喝酒给踢塌了,李四儿后悔的说不成了,然而世上没有卖后悔药。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