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学论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论文 > 小说纵横 >

【寇炜科幻小说】小萝莉秦岭斗魔记

2020-10-19 05:59 | 西部文学网 |
我要分享

小萝莉秦岭斗魔记

寇炜

在遥远的春秋战国时期,周王朝昏暗腐败,日渐衰落,丧失了对诸侯国的控制权,所分封的几十个大大小小的诸侯国为成就霸业相互征战,华夏大地狼烟四起,战争不断,列国弱肉强食,蚕食鲸吞,使百姓生灵涂炭,民不聊生。七个诸侯国:齐,楚,燕,韩,赵,魏,秦在相继灭了其它小国之后各自称王,被称为“战国七雄”。

连接着秦岭北麓的关中平原一带,西起祁连山脉东端,东至秦岭函谷关,北邻大漠,南至四川盆地大部的秦国,土地肥沃,风景秀丽。千百年来世世代代在这块黄土地上繁衍生息的人民勤劳又勇敢,他们用辛勤的汗水浇灌着这片故土,用鲜血和生命守护着可爱的家园。然而,外夷和诸侯列国长期对这片乐土觊觎已久,司机掠夺。

秦国的先祖们曾经在西部祁连山东南地域为周王室养马,西域犬戎部落和义渠国经常骚扰大秦边境,抢夺马匹牲畜,掠走人口,秦国安全屡遭威胁,老秦人民风彪悍,为保得家乡安宁,扬鞭策马于荒漠,驰骋于草原之上,练就了超强的马上作战本领,可以不备马鞍在马背上于敌作战,刀枪剑戟,弯弓射箭样样精通。

秦国以东,齐,赵,魏,晋亦对大秦丰美的土地虎视眈眈。因有预言家曾言“得关中者得天下。”由于这句谶语,“战国七雄”逐鹿中原,八百里秦川战火连绵。面对重重威胁,秦国的部分达官贵人们却不思国危,腐败堕落,养尊处优 ,声色犬马,不顾百姓生活的疾苦,过着骄奢淫逸的生活,世风日下,社会动荡。这内忧外患的局面使得秦王忧心忡忡,他立志要改变这种不安定的混乱局面,于是变法创业,强国富民,一统霸业的思想深深的烙在了秦王的心里 。他暗自发誓,定要励精图治,统一华夏,终结几百年来诸侯割据的战争局面,还黎民苍生一个清平的世界。

贯穿于秦国的秦岭山脉是华夏大地南北气候的分界线,也是秦国南部的安全屏障,它像一条巨龙横亘于华夏大地中部,东西绵延八百多公里,重峦叠嶂,山势巍峨,群山之巅白雪皑皑,山岭之中郁郁葱葱,溪流潺潺,春夏之际百花盛开,秋冬之时层林尽染。秦远眺巍巍岭,蔚为壮观,既深邃又神秘,好似一幅幅多彩的画卷,记录着大秦帝国开疆扩土的宏伟历史,也呈现着秦岭山中的百姓为求生存不屈不挠的斗争精神。嘉陵江,汉江,渭河皆发源于此,为中华的母亲河长江,黄河,输送了充足的水资源,滋养着茫茫华夏大地,孕育了万种生灵,一代代生生不息。千百年来,在这神圣的大山里生活的人们中间一直流传着一个动人的故事……。

秦岭北麓的终南山中座落着一个万花峪,形似葫芦,四面环山,山如屏障,守护者万花峪,峪中间有一条小河流过,沿河仅有一条沙石路向北通向峪外,距离关中平原80多里。向南则有多条羊肠小道通向茫茫群山深处。

峪中半山之上坐落着几个小村子,有50多户人家,小箩莉一家就居住在面东的半山坡上,三间茅房前是一块大草坪,两边各有一棵千年古槐树,草坪外沿是一道高高的土坎,下面有一条小溪青青流过,溪流两旁灌木杂草丛生,鲜花遍地,彩蝶、蜜蜂忙碌地在花间嗡嗡飞舞,采集花粉,鸟儿在枝头跳跃唱歌,捕捉虫子。小河里鱼儿自由自在地游着,哗啦啦的溪流声像是给鸟儿进行着伴奏,真可谓鸟语花香,生机盎然。生活在这里的人们过着和平安详的生活。

小箩莉的爸爸已经戍边五年多了,她和爷爷,妈妈,还有弟弟小萝克一起生活。姐弟俩聪明伶俐,勤劳勇敢又好学,平日里帮着爷爷妈妈干农活,采摘山货,闲暇之时喜欢使枪弄棒,搭弓射箭,踢腿弄拳。也时常跟着峪里的仙芝姐姐进山采草药,一去就是几天时间,这期间她们会去后山的金澄道观向一青道长学经拜武。姐弟俩天资聪慧,冬练三九,夏练三伏。经过几年艰苦的磨练,她们已是武艺高强,远近闻名的小人物了,深得乡亲们的喜爱。

夏日里的一天,烈日渐渐退去,山谷里仍然山气氤氲,几只知了在槐树枝上起劲儿的叫着,山林里的鸟儿们也在比赛着歌喉,叽叽喳喳喧闹个不停。小箩莉姐弟俩搬出了自己的习武兵器,放在门前大槐树旁的石凳上,一字排开,准备练功,弓箭,刀枪剑戟,斧钺钩叉,样样齐全。

小箩莉头扎两条羊角小发髻,用红飘带扎着,齐整的流海儿飘在额头,身着浅粉色紧身衣,银白色护腕,白色灯笼裤,千层底皂鞋,腰束银色护腰带,她舒腰劈腿,辗转腾挪练了起来,好一幅英姿飒爽。小萝克则留着锅盖头,单个儿小发髻向上杵着,身着绛红色坎肩,金色护腕,金色腰带,皂鞋配灰短裤。

小萝克在场上击拳,踢腿,翻筋头,先是八卦拳,后是形意拳,少小威武,好不英俊。不一会儿,姐弟俩已是大汗淋漓,两个小脸蛋像熟透的桃子,大槐树枝丫上的鸟儿们在一旁不停的为他们喝彩:“加紧练。加紧练,加油,加油!”

小萝克抹了抹额头的汗水说;“姐姐,咱俩练了好长时间了,现在比试比试如何?”姐姐问:“怎么比?”“我投三支梭镖,姐姐射三支箭,看谁射中靶心正中。”小萝克提议。“输了怎么办|?”姐姐又问,“输了,嗯嗯,输了,”小萝克想了想说:“晚上不能吃饭,嗯嗯,再挑十桶水怎么样|?”“行行,你就等着瞧吧。”姐姐高兴的回答。树上的麻雀们也掺和着:“输了挑水,输了挑水,啾啾,啾啾。”这时在一旁嗮山货的妈妈说插言道:“你姐弟俩就知道整天的舞刀弄棒,不知道帮家里多做点事,今后到底想干些什么呀,不能老呆在这大山沟里吧?”“妈妈,我和弟弟练好武功好教训那些欺负好人的坏人呀||!嗯,嗯,把身体炼的棒棒的,要向爸爸和阿木哥那样去抗击入侵的外敌。”小萝莉回答。弟弟抢着说:“还要打败妖魔,把仙芝姑娘从乌魔婆那里救回来。”“救仙芝姑娘,救仙芝姑娘,叽叽喳喳。”几只鸟儿也齐声叫着。妈妈叹了口气说到:“你们两个十几岁的娃娃能干什么,唉,可怜的仙芝姑娘也不知道怎么样了,这该死的老乌魔婆。”“妈妈,”小萝克说,“仙芝姐姐好可怜吆,我好想她也,她育的花儿可香可香了,我们一定要把仙芝姐姐救回来!”妈妈又说道:“要是你爸爸和阿木在就好了,快六年了,也不知道他们是死是活。”小萝莉说道,“妈妈放心啦,我们也好想念爸爸啊,爸爸和阿木哥都武艺高强,又都是好人,好人会有好报的,不会有事的,他们一定会立功回来的。”说完姐弟俩便开始了比赛。

太阳快要落山了,爷爷背着一捆干柴从小路上缓缓地走了上来,姐弟俩赶紧放下手中的兵器帮着爷爷卸下柴捆,让爷爷坐在门口的木墩上歇息,妈妈给爷爷端来了一碗水。爷爷一边喝水一边慢慢地说:“我刚刚从前村过来,有几户人家都得了病,也不知是什么病,发热,咳嗽,呕吐,浑身没力气。他们传说是乌魔婆为了报复这峪里的人家,施了魔法,咱们家也要注意呀。我待会儿去仙芝姑娘的百花园里找一些草药带回来预防预防。”说着爷爷起身向峪里深处走去。

这时日暮已落,天空昏黄,山谷里渐渐起了阴霾,慢慢地扩散开来。鸟儿停止了歌唱,知了也没了长鸣,四周一片寂静,异常沉闷,这些仿佛是不祥之兆,预示着灾难即将来临。姐弟俩收拾起了兵器,又帮妈妈把晒干的山货放好,然后两个小人坐在大槐树下的石凳上望着对面黑魆魆的大山交谈着。小萝克问姐姐:“姐姐,你说今天的天气怎么怪怪的,以前可从没像今天这样的。”“是啊。”姐姐回答。“姐姐你说真的是乌魔婆施的魔法吗?”小萝克又问,“可能吧。”姐姐回答。“那乌魔婆到底藏在哪呢,她把仙芝姐姐带哪去了?”“不知道。”小萝莉答道。姐弟俩陷入了沉思。停了一会儿,姐姐拍了拍弟弟的肩膀说:“看样子我们还得去金澄观一趟,向一青道长请教请教,他一定会给我们指点的。”“对对,我们应该去找一青道长,想办法把仙芝姐姐救回来。”小萝克赞同,姐姐回过头来竖起大拇指给弟弟点了个赞。

万花峪深处背靠着山坡下有两间茅屋,之前是仙芝姑娘居住的地方。仙芝姑娘的爷爷是一位老郎中,在爷爷的常年熏陶之下她能识千种中草药,育万种花卉。

仙芝姑娘的房前屋后,半山坡上遍地鲜花,仿佛是一个大花园。牡丹、月季、蔷薇、菊花、杜鹃、望春花还有珍稀的青荚叶、冷地己茅、串果藤花竞相开放,争奇斗艳,芬芳四溢,沁人心脾。这里的花草四季常青,每逢花季,成群的蜜蜂和色彩缤纷彩蝶都会在这花海里采集花粉;这里更是鸟儿们的快乐天堂,它们在这里相互追逐嬉戏,无忧无虑地展示着歌喉,呈现出一派鸟语花香,生机勃勃的景象。

仙芝姑娘天生美丽聪慧,对自然界的植物悟性很高,为了寻找奇花异草,名贵草药,她跑遍了终南山的山山水水,用高山上的的雪水和黎明前的朝露精心地浇灌着它们,长期以来这样的全身心的呵护使这些花花草草都富有了灵性,而回报仙芝姑娘的是她身子的不同寻常的体香和百病不生。

仙芝姑娘背着竹桶早早上山去收集雪水,傍晚时 分下山,路过苍龙岭,她缓缓地走在山脊上,小路的两旁生长着茂密的灌木丛,其间杂草丛生,再远处便是一片一人高的小树林,一直延申到谷底。行走之间,仙芝姑娘敏锐地感觉到四周似乎有动物的气息,她停下来向周围察看,发现不远处灌木丛中有一匹老狼,正用一双贪婪的眼睛盯着她看,仙芝姑娘有些惶恐,踌躇间忽的老狼窜到了她的面前,并且拦住了去路。仙芝姑娘下了一跳,她定了定神,镇定地问:“狼大叔,你要干吗呀。”这匹老狼身上有几处伤疤,背上的毛也脱落了不少,狼牙只剩了几颗,它喘息着说:“仙芝姑娘,我经常看到你去山上取水,可是呢,我今天是走投无路了,就快饿死了,求姑娘给点吃的吧。”“狼大叔,你怎麽这样狼狈呀?”仙芝姑娘一边说一边从袋子里寻找食物。老狼又说:“我也是迫不得已呵,因为我们狼的种群已经不多了.。”“为什么呢?”仙芝姑娘问。“因为,长久以来你们人类以我们为狩猎目标,认为我们会伤害你们和家畜,其实我们动物从骨子里就惧怕人,这是几万年以来我们狼族和你们人类争斗得到的信号,你们用刀斧茅箭砍杀我们,剥了狼皮去卖,吃狼的肉以为荣耀,拔下狼齿作为饰物挂在胸前,认为可以辟邪,所以,一旦有人的动静,我们就会躲避。由于人类的捕杀,其它动物也越来越少,我们以其他小动物为食的食物也就十分短缺了,不是迫不得已我们是不会攻击人和家畜的。”老狼回答。“呃,原来是这样呵”。仙芝姑娘很吃惊地问,“你们就不能另找食物吗”。老狼又说,“嘿嘿,人和动物都有自己的生存规律和法则,你们人吃五谷和肉类,而狼只能吃肉类才能存活,有的动物单单吃草。是大自然给我们创造了食物链和生物链,违背了自然规律和法则,我们都无法生存,包括你们人类。”“那又是为什麽呢?”仙芝姑娘问。“我们狼吃的一些小动物,它们大多以你们的庄稼和草、树根为食物,过多的繁殖会毁掉这一切,你们的生存就受到了威胁,狼吃掉一些小动物就会使我们三者之间保持食物链的平衡,这就是一个小小的自然法则哦。”老狼说完看了看仙芝姑娘。“哦,我明白了,似乎您说的有道理。”仙芝姑娘若有所思的说。

正当老狼正吃着仙芝姑娘给它的食物。忽然,一只利箭从林中射来,正中老狼的后腿,老狼应声倒地,呻吟着。一个健壮的小伙子飞奔而来,举起手中的砍刀向狼砍去,仙芝姑娘赶紧喊道:“不要动它,不要动它。”小伙子着急地喊道:“一匹害你的狼,为什么不让我杀掉。”仙芝姑娘拦着小伙子说,“你看它多可怜,伤成这样,不会把我怎样的,况且它也是我们的朋友啊,先救救它吧。”说完她卸下背上的竹水桶俯下身子,拔去老狼腿上的箭,又从腰间解下药葫芦倒出药来为老狼敷在伤口上,再用丝带绑住受伤的狼腿。老狼躺在地上,喘着粗气老泪纵横,它慢慢地对仙芝姑娘说:“仙芝姑娘,你有这样的好心肠,能以德报怨,会得到好报的。”仙芝姑娘对老狼说:“老狼大叔,你的伤过几天就会好的,赶紧回去吧,好好养伤哦。”“谢谢,谢谢仙芝姑娘。”说完,老狼含着泪一瘸一拐地向林中走去。

原来阿木在山上打猎,远远看见仙芝姑娘和老狼,误以为老狼会伤害仙芝姑娘,随即射了一箭,幸好只射中了老狼的后腿,否则老狼就呜呼了。“你怎么这么鲁莽,老狼是无意伤害我的呀,它只是饿了,想讨点吃的,好危险啊,你差点要了老狼的老命。”仙芝姑娘责备着阿木。阿木觉得有些委屈,嘟囔着申辩道:“好心没好报,为了救你,你倒怨起我来了。”“不是啦,我的好阿木哥哥,它是好可怜的,它也是我们的朋友。”然后仙芝姑娘就把老狼说的一番话讲给了阿木听。听完仙芝姑娘的话,阿木似乎明白了些什么说道:“哦,我说呢,怪不得天天去打猎,动物越来越少了,原来是这么回事儿。”“是啊,所以啊,阿木哥,今后还是少上山打猎啦,多在家里种种地吧,多养一些猪呀,羊呀,鸡鸭什么的。”说着仙芝姑娘弯腰准备去拿地上的水桶,阿木赶紧把水桶背在了自己肩上说:“仙芝姑娘,天快黑了,咱们赶快下山吧。”:“好吧,先等一下”仙芝姑娘一边说着,一边在旁边的花丛里摘了两朵鲜花插在自己耳鬓之上,在夕阳的照耀下,仙芝姑娘脸上红扑扑的,显得更加美丽。她走到阿木跟前,轻轻地拢起了起阿木的双臂,踮起脚跟,把红嫩的双唇在阿木脸上给了一个吻,轻轻说道:“谢谢你救了妹妹,我的阿木哥。”阿木这时倒像是一根木桩子杵在哪儿,脸色通红,一时不知所措,等楞过神来立刻兴奋地跳了起来,仙芝姑娘已经轻快地向山下跑去,阿木赶紧去追。

一会儿一对儿年轻人就手拉着手消失在山间的小路上。不远处树枝上停留着的两只小黄鹂鸟目睹了这一切,嘻嘻哈哈的笑个不停,雄黄鹂兴奋地扑愣着翅膀靠近了雌黄鹂,将尖尖的嘴巴凑了上去,两只小鸟儿在树枝上亲热了起来。

阿木是万花峪前村的小伙子,生的浓眉大眼,体格健壮,肤色黝黑,练得一身的好武艺,平时待人和蔼可亲,乐于助人,乡亲们都特别喜欢他。阿木幼年父母早亡,是奶奶一手把他拉扯大的,他经常在山上打猎,时常会遇到仙芝姑娘,不但帮着仙芝姑娘背水,还把打到的猎物分给她。闲暇之余也会去仙芝姑娘家里做一些农活。

情窦初开的一对儿青年男女常常相约爬上山顶去俯瞰群山,观蓝天白云,纳天地之精华,呼吸天地之灵气,叹大自然之壮美,赞秦岭之巍峨,共同憧憬着美好的未来,日久生情,两颗年轻的心渐渐地迸发出爱的火花,幸福离他们越来越近。

阿木狼口救仙芝的故事传遍了万花峪,乡亲们纷纷赞扬阿木英雄救美的行为。阿木的奶奶也暗地里欢喜,赶紧请了 媒人吉阿婆去提亲。

选好了良辰吉日,吉阿婆 带着布谷鸟去向仙芝姑娘的爷爷提亲。

每到替别人做媒的日子,吉阿婆都会精心打扮一番,头发梳的溜光,脑后的发籫扎的不大不小正合适,还插了两朵粉红色小花,脸上打得粉有一枚铜钱厚,希望能遮住一些皱纹,用红玫瑰叶子涂得两腮比猴屁股还红,更想装扮的年轻一些。今天去为阿木提亲,她上身着浅蓝白花大襟衫,下身是灰色麻布裤子和蓝色布鞋,臂弯里挎着个竹篮,里面放了些阿木家的定亲礼物,还特地带上养了多年的布谷鸟,布谷鸟就站在竹蓝沿儿上跟着吉阿婆晃悠着。

到了仙芝姑娘家,吉阿婆兴高采烈地向仙芝的爷爷夸赞着阿木,说阿木这好那好,喋喋不休的说个没完。老郎中抽着烟袋只是微笑,就是不吐话,吉阿婆有点着急,指着布谷鸟说道;“平日里你倒是唠唠叨叨叫个不停,布谷布谷的,今个是哑巴啦?”说完一个眼色,示意布谷鸟说话。站在窗台上的布谷鸟这时抖了抖翅膀答道:“不说,不说,都是你说,我就不说,布谷布谷。”吉阿婆一听气的顺手捡起炕边的小玉米棒扔了过去骂道:“没良心的东西,平日里供你吃供你喝的,关键时就没用了,你就等着,回去非饿你三天不成。”“布谷布谷,那我就说”布谷鸟竟然唱了起来:“仙芝姑娘聪慧美丽,阿木哥哥勤劳勇敢。一对新人情投意合,天地作证终成姻缘。成人之美积德行善,修得善果福寿无边。朗朗乾坤阴阳谐和,天地人间大爱无限。布谷布谷。”布谷鸟唱完后得意洋洋地摇晃着小脑袋,好像这桩亲事要是定了下来全是它的功劳一样。老郎中和吉阿婆听布谷鸟唱完,看着它那憨态可掬的样子都大笑了起来,躲在里屋的仙芝姑娘也捂着樱桃小口偷偷地笑。就这样,愉快地定亲仪式圆满完成,最终在里长和乡亲们的见证下阿木和仙芝姑娘喜结连理。

婚礼的当天热闹非凡,仙芝姑娘将亲手摘得绿藤和鲜花在场院中央搭了一个拱形花亭,四周布满了鲜花,屋里屋外布置的简洁明快,物件儿摆放的错落有致。仙芝姑娘的族人和远亲近友早就来到了场院等着送亲。

一阵锣鼓响起,迎亲的队伍已经到来。新郎阿木头戴红色礼冠,着褐红色长袍,束金色腰带,黄面白底布鞋,骑在一匹白色大马上,马的额前挂着一簇大红色绒绣球,容光焕发,英俊潇洒。

让众人喜笑颜开的是由动物们组成的迎亲乐队,四只梅花鹿拉着一顶花篮型花轿,用各种美丽的鲜花编织而成,这是仙芝姑娘亲手做的。一只大白鹤是乐队的指挥,它摇晃着呆呆的脑袋,尖而长的鹤嘴像指挥棒一样来回点拨着节奏,两只翅膀忽上忽下,忽前忽后地打着拍子,还不时发出“呃呃,嗯嗯”的指令声。三只小黑熊摇头晃脑的起劲地打着用木板做的木鼓,四五只豪猪鼓足了劲吹起了埙,一群猴子吹着竹叶裹成的大喇叭“乌哩哇啦,乌哩哇啦……”猴屁股累的忽闪忽闪,兔子们则优雅地演奏者笛子合奏曲,小熊猫眨着黑眼圈微笑着弹着藤子做的竖琴,发出浓厚而欢快的“嗡嗡嗡嗡”声,山里几百只各色的花鸟齐聚在乐队的上空飞舞盘旋 ,唱着轻快的欢乐颂,还有八只小松鼠在花轿顶上一字排开吹起了用竹叶卷起的哨子。乐队右侧一队小白鹤引进长鸣,白鹤亮翅,阴阳顿挫地为乐队伴奏。小动物们个个精神抖擞,满怀喜悦的表现着自己,真是千姿百态,唯恐不会引起观众的注意。这俨然像是一支由动物组成的交响乐队进行的大演奏,高音,低音混合,独唱,合唱最终融合成一场喜庆的音乐会。这是仙芝姑娘三天前召集它们前来帮忙祝兴的,小家伙们认真的练了好长时间。这样的景象惹得围观的人们笑的前仰后合,好不快乐,他们争相恐后的把各种各样好吃的水果扔给动物们,香蕉,苹果,梨子,栗子柿子,满地都是,一看有东西吃,小动物们也顾不上演奏了,哗啦啦扔了手上的乐器一窝蜂似的抢了起来,整个喜闹的场子顿时乱成了一锅粥,为迎亲仪式凭添了更多的精彩。仙芝姑娘的奶奶在这喜悦的时刻不停地擦着激动的眼泪,她多么希望仙芝姑娘永远留在她的身旁,可是女孩子家大了,终究是要嫁人的。仙芝姑娘嫁给阿木,老人家感到非常欣慰。

天有不测风云,谁料边关烽火又起,犬戎六部落联合义渠国大举入侵大秦国,前锋直指大秦国都咸阳,东面魏国又联合齐国陈兵函谷关外,大举进攻大秦河西地区,秦国危在旦夕。秦王紧急下令征兵御敌,凡成年男子一律从军,每户须出一丁。虽然里长和亭长向谭县令陈情,阿木家中仅有一位老奶奶和仙芝姑娘家的年迈的爷爷需要照顾,但被谭县令断然拒绝了:“国难当头,顾大家还是顾小家,阿木一定要去。”军命难违,阿木和小萝莉的爸爸同时被征入伍。

新婚才三天的阿木即将踏上征程,出发的前夜,阿木和仙芝姑娘在月光下执手想看泪眼,难舍难分。未来的征程长路漫漫,生死难料,让仙芝姑娘如何放心得下,她已哭成个泪人儿,哽咽良久,她对阿木说:“在离别的日子里,你一定要多保重,当我想你的时候,会手捧一束忘忧花在高高的山岗上面向北方为你祈福,为你守候……”阿木也激动地把仙芝姑娘抱在怀里,轻轻地抚摸着她乌黑的秀发说道:“放心吧,我会照顾好自己的,这万花园就是我们相爱的见证,是用你的心血所浇灌的,它象征着我们的未来,我会在遥远的北疆,每天晚上向南眺望,让星星传去我的思念,让大雁带回我的佳音,相信我一定会载誉而归的,家中的两位老人就全靠你了……”仙芝姑娘含着泪回答:“放心去吧,家里就交给我了,再苦再累我也要把两位老人照顾好。”

阿木走了,五年多来,仙芝姑娘每天都奔波在田间,万花园和两位老人之间,不辞辛苦的为老人洗衣做饭,打理家务,她无日不思念着阿木,把相思之情寄托在万花园里,更加精心地浇灌着万花园中的花草。这期间,不时有鸿雁和信鸽飞来传递着阿木戍边的消息,每次收到信,仙芝姑娘都激动万分,面向北方双手合在胸前,期盼着阿木哥早日平安归来,合家团聚。令仙芝姑娘煎熬的日子似乎过得很快,她坚信每过一天离阿木回来的日子就越近,然而她怎么也不会料到一场厄运正悄悄向她逼近。

夕阳照在山坡上,金色的余晖洒满了半山坡,氤氲萦绕,万花园里像是人间仙境,仙芝姑娘身穿浅绿色的拖地罗裙,腰束一条蓝色丝带,长长的秀发上戴着一顶亲手编织的花环,手捧一束各色的小鲜花,粉面桃腮,白里透红,细细的柳叶眉配着一双丹凤眼,小巧的鼻下樱桃小口涂红丹,赤脚于花埂之上,凌波微步,体态婀娜,宛若仙女下凡,在花丛中飘逸,妩媚动人。仙芝姑娘像往常一样呵护着她心爱的万花园,这里到处弥漫着沁人心脾的花香。

夕阳已经落下山顶,山岚嶂气渐渐升腾,仙芝姑娘看了看天上渐渐飘近的乌云,想着山雨即将到来,随即收拾好东西准备回家,突然一阵黑风刮来,风涡中一个魅影站在花埂上,出现在仙芝姑娘面前。这魅影形似一位枯瘦的老妇人,满脸布满了横皱,面色灰黑,两眼无白,鼻梁塌陷,阔口里的长牙外露,披着一件黑色的大氅袍,袍帽遮住了大半个脸,仅有两缕灰白的散发露在帽外,手柱一根形似骷颅的拐杖。仙芝姑娘被吓了一大跳,忙问:“你是谁呀?”“嘿嘿,仙芝姑娘,我是乌魔婆呀,你不认识我吗?”乌魔婆回答。“你到这里来干什么呀。”仙芝姑娘又问。乌魔婆似笑非笑的答道:“我来找你呀。”“找我,找我做什么呢?”仙芝姑娘惊奇的又问。“嘿嘿,仙芝姑娘,我早就听说你很有本事,能育花育草,种仙药,我要你跟我去一个非常美丽的地方,那可是神仙呆的地方,有无数的仙草,仙药和数不尽的鲜花,我请你帮我去打理,把它们酿成仙药,让我长生不老,让那些奇异的花草从新变得更加美丽,更神奇,也让我回到年轻貌美的从前,如果美梦成真,我是不会亏待你的,怎么样?”乌魔婆说完等着仙芝姑娘回答。“可是我不会呀?”“不,不,你会的,我听说你育的花草能让女人更加美丽,男人更加强壮,还能祛除人们身上的百病,但是,这不是我想看到的。”乌魔婆停了停又恶狠狠地说:“我想要的是让那些和我作对的,不顺从我的人长久的昏睡下去,让那些想治我于死地的人得上怪病在痛苦中死去,尤其是抢我心上人的那些狐狸精,要让他们消失得无影无踪。”仙芝姑娘气愤的问?“这不是在做坏事吗,为什么找我?”乌魔婆答道:“因为你身上有灵气呀,这些年来你精心育花,吸天地之精华,已经超脱了凡人,你的体液和气息能使这些花草成为仙草,更加神奇,我要让它们为我所用,哈哈哈……”“我不会跟你去做坏事的,我要等我的阿木哥回来,我要让这百花园里的仙草使我们峪里的人们健健康康,多好呀。”仙芝姑娘答道。这时乌魔婆沉下脸来说:“哼哼,别做梦了,就凭你在这山沟里能搞出什么名堂?”乌魔婆眨了眨眼,狡诈地又说:“仙芝姑娘,你跟我去那神仙呆的地方,帮我料理这些宝贝儿,我会让你每天吃那些珍稀的飞禽走兽的肉,喝着它们美妙可口的脑髓和脊髓汤,吮吸着仙草的琼汁,穿上稀有动物和飞禽的皮毛做成的华丽的衣裳,等你的阿木哥回来让他也来这里,你们不是又能团聚了吗?”“不去不去,我不相信你这骗人的鬼话。”仙芝姑娘拒绝道。“哼哼哼,”乌魔婆嬉皮笑脸的又说:“嘿嘿,仙芝姑娘,你可别脑子一根筋呵,你的阿木哥不会回来了,他可能早已战死了。”“不会的,不会的,大雁和信鸽经常捎信来着。”仙芝姑娘急着说。“别傻了,仙芝姑娘,那是大雁和信鸽怕你伤心,故意骗你的。”乌魔婆冷笑着说。“我不信,是你在骗我,阿木哥武艺高强,不会死的。”乌魔婆一计不成又生一计,她脸色沉了下来又说道:“仙芝姑娘,你可要知道战场上可是生死难料呵,即使你的阿木哥没死,那么这么些年肯定已经升官发财了,当了大将军了,你想,这样的话,他还会要你这个山沟里的姑娘吗?那秦国都城里有的是大家闺秀,貌美如花的千金小姐,你算什么,一个山里的野丫头,你还能变成凤凰不成,快别做春秋大梦了,这种初始爱的死去活来,终了劳燕分飞的事儿我见多了,还是跟我去那神仙呆的地方吧,到哪里我会帮你找一位英俊潇洒的小伙子,你俩生活在仙境里,衣食不愁,无忧无虑,为什么不呢?”“我才不相信你的鬼话,阿木哥不是那样的人,我们有过海誓山盟,阿木哥永远不会变心的,请你走吧,我不要听你的话,我要回家了。”仙芝姑娘坚定地说。这时乌魔婆看仙芝姑娘不上她的当便露出了狰狞的面目,狠狠地说:“仙芝姑娘真是天真那,看样子你是不知好歹了,那你就永远别想见到你的阿木哥了,让万花峪的人去见鬼吧!”说完掀起大氅袍挥舞了几下,顿时一股黑风袭来,卷起仙芝姑娘没了踪影,瞬间,阴霾笼罩了整个万花峪,百花园里的植物瞬间全都枯萎了。

天气骤变,空气逐渐冷了起来,老郎中见天色已晚,仙芝姑娘还没回来,随即去万花园寻找,万花园里已是一片狼藉,只是仙芝姑娘不见踪影。村子里的乡亲们也闻讯赶来。他们手持火把,找遍了附近的几座山,仍然没有仙芝姑娘的下落。这时有两只只小白兔从草丛里蹦了出来,哆嗦着结结巴巴的对大家说:“老爷爷,我,我,我看见一,一个黑老太婆把,把仙芝姑娘抢走了。”接着,它把看到的一切告诉了大家。老郎中看了看昏暗的天空和四周的气息对乡亲们说:“不用找了,我们峪里肯定着魔了,是邪魔毁了这一切,仙芝姑娘定是被那妖婆掳走了,我听金澄观的一青道长讲过,很远的鳌山上有一个西域来的乌魔婆,盗走了炼丹秘籍,妄想活到万年,所以经常掳走一些人为她培育仙草炼丹药,可怜的仙芝姑娘!”说完叹了口气。乡亲们听了这番话个个异常气愤,嚷着要去鳌山救仙芝姑娘,老郎中劝阻到:“要征服乌魔婆谈何容易,单靠你们是办不到的。”乡亲们问:“那怎么办?”老郎中说到:“魔高一尺,道高一丈,降服妖魔,只待时日,我们先回吧。”说完大家跟着老郎中走下山去,小白兔一看众人都走了也赶紧跑回了自己的洞里躲了起来。

作者简介:寇炜,笔名终南山人,1964年出生,西安财经大学毕业后进入西安陆军学院学习,毕业后就职于47集团军任军官,1994年转业,现工作单位西安市碑林区市场监管局。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