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小奇随笔】饱蘸浓墨书鸿篇_西部文学网—中国最具影响力的文学网站!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要闻风范

当前位置:主页 > 要闻风范 > 文化资讯 >

【郝小奇随笔】饱蘸浓墨书鸿篇

2018-01-03 09:08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近日看老友振西兄微信,嘱余为他的第二部诗集《春天的歌谣》写段文字,倍感荣幸又万分激动。
    我与老兄原同在二轻系统工作,后又在局机关一起办公,他长我一岁。那时还是十七、八到三十来岁的伤痕青年或改革少壮,都是工人出身,又从事青年、宣传工作,逐臭味相投。后来他勇闯商海弄潮,我辗转文稿起草与媒体单位亦有合作。知他广交书画朋友,建设金都大厦,便为他高兴。平日各忙各的,但常常挂念,偶尔见面以酒佐文会友,便是快事。
      拿到诗稿厚厚的500个页码,便放不下手,一气读完,细细品评,如喝了一壶醇绵的老酒或明前的香茗,既意味深长又恬静淡雅,充满了生活气息与哲理,给我许多人生的启迪与思索以及对生活真谛和理想追求的遐想。同时也使我们同辈人或作为朋友,能够更好地了解振西同志的人品、书品与诗品。
     中国乃诗歌的国度,而西安更是诗歌的故乡。无论是最初的诗经还是顶峰的唐诗,灿若星辰的诗人与浩瀚似海的佳作,至今陶冶影响着我们的情趣与想往,也孕育了许多新时代的文人骚客。与余同伍熟识的好几位方家,就善长填词作赋、吟诗和诵,包括喜好古诗词或写朦胧诗及新体诗的。这也是我想起同是陕北老乡的薛保勤那首脍炙人口的《送你一个长安》中:“一城文化,半城神仙”的诗句。而振西无疑也是这座历史文化名城中的神仙之一。
   诗言志,书呈德,酒见品。与振西吃酒,他先喝为净,从不强劝,为人所难,目前一次尚能饮半斤八两,与他为人办事颇为相似极富豪情;观振西写字,他挥洒自如,恣意汪洋,天马行空,每日坚持临帖不辍,与他谦和待人,行事交友持之以恒,公正对待上级部下的品行极为一致;而读他诗稿,如沐春风,似饮美酒,既有风花雪月,亦有诗情画意,更有家国情怀和他对人性的怜悯及生命的礼赞,从另外一个角度或侧面,可对他的志趣梦想有一个更完备的知晓。
      纵观这部《春天的歌谣》,既有律诗、古风、填词,亦有新诗和长短句,题材内容涉猎广泛,洋洋大观,不拘一格,却是作者对生活生命的感悟。不论是触景生情、追溯历史,还是旅行游记、回忆往事,或是对人生的思考和对理想的追求,都是作者内心的独白与情感的升华。例如关于爱情 《我是树你是风》《七夕》《致爱人》《红豆树,月下的情丝》就坦露出他对侣伴的依恋和感激。再如谈人生就有《平淡的生活才是永久》《我是燃烧的云》。正像他在《只要人的生命还在》中所述:“只要人的生命还在,就不能言轻放弃理想,就不能有任何悲伤,纵使到了生命的最后一刻,理想的风帆都要高扬。”还有《人生的抉择》:“人生的意义在于奉献,哪怕生命只有瞬间的闪烁。”表明了他对三观的选择。
      而我更喜欢和羡慕他《六十四感怀和梦蝶诗》与《再和庄子梦蝶诗》:“梦驹六十四,日抒诗文字。墅园足安卧,三径知已至。” “小诗无佳句,本是为开心。淡出尘世外,已是闲散人。东篱采黄菊,西楼品茶饮,挥毫随涂鸦,写诗不求韵。终南寻野趣,卧石观山林。农家野味香,古刹听梵音。对月一壶酒,飘飘入仙云。”足见振西对诗文的理解与对生活达观的态度。
       凡是心目中有诗与远方的人,也是有大情怀的人。例如在《假如》中他道:“假如我是神笔马良,我一定为沙漠换上新装。为非洲饥饿的孩子,提供更多的食粮”。他愿将《把自己当作铺路的沙粒》,使《我们的血脉要和祖国一起跳动》,因此《人生一路高歌》。所以他在事业上完成了企业改制,创立了金都集团,使一个小小的金属工艺厂,壮大为资产规模成亿的行业翘楚。同时他还以自己的人格魅力,借助各方力量创办了陕西工艺美术馆和陕西书画院及长安画派美术馆,为全省的书画艺术发展做出了贡献。
      即使写景状物的一草一木,他的诗作也是饱含深意。如《题兰》:“室雅清幽不华雍,自古文人多丹青。绿叶柔情藏傲骨,浩然正气君子风。几案常伴读书声,陶然以乐最怡情,信笔绘就四五叶,似有馨香出画中。”再有 《咏竹》:“昨夜窗外春雨疏,今晨又见冒新竹。尖尖幼笋见风长,似有拔节脆声出。敢于向天争高度,从不屈节媚世俗。不与鲜花争红艳,四季苍翠不凋枯。”皆见其情愫与品格。  
所以我谓之他长安城中的一酒仙、书仙和诗仙。与兄闲聊,得知这本诗集后他还要再写两本诗集,他为1954年生人,今年已经六十有四,这正验证了他的《霜降感怀》:“提笔再作黄昏颂,饱蘸浓墨书鸿篇”,余自叹不如,权作这段文字的题目是也。
 
作者:郝小奇,笔名、 祁 河 ,曾任工厂党总支书记兼副厂长、市委副秘书长、西安日报社长。经济师、高级政工师、高级编辑职称。现任市规划委、决咨委委员,黄土画派成员、曲江摄影学会会员,黄土画派艺术报执行总编。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