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要闻风范

当前位置:主页 > 要闻风范 > 文化资讯 >

【苍龙牛子随笔】四月的忧伤

2018-04-13 10:34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四月的美是大家有目共睹的。时令刚进入这个月份,赞美的诗歌散文就像雪片一样漂洒在各大文学网站,人们企盼四月春的勃发、春的灵动,还有春的温馨带给人世间美妙的幸福和享受。文友忘情地赞美四月就像夸赞一个婀娜多姿的少女一样,即使发现了些许瑕疵,也都从大处着眼、以俊遮丑,动情地恭维有加!
       其实,十全十美的东西是不存在的,四月也不全是尽善尽美的季节,至少还有感同身受的风云多变。君不见月初以来,南雨北雪,乍暖还寒,百花在“春寒料峭”之中吐露着芬芳,让人觉得一场肃杀之气突降,使萌芽状态的草木遭遇了一场厄运,难免抱怨“天地太不仁矣”!而北方一到此时,沙尘频起,天昏地暗,古城霎时为之变色,实在不是什么好景观。
      自然界不会永远温暖如春,人类社会也没有永久和平。临近四月,国际政治风云竟变得糟糕起来,一股逆流自大洋彼岸袭来——美利坚人不断挥舞贸易保护主义大棒,向我国发难,特朗普尤为不靠谱,扬言要对中国出口美国的1000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我方闻讯深表遗憾,本着和平相处、“礼尚往来”的原则,对其耐心规劝,晓以大义,但美方拒不悔改,一意孤行。对方执意要打,我国也毫无畏惧,决定“奉陪到底”,发布关税反制措施,将对原产于美国的106项商品加征25%的关税。这就是御敌之策,这就是胜利的保证。美方的拙行,受到世人包括美国人民的唾弃和坚决反对,我方的反制受到全国民众的热烈拥护和国际社会的广泛支持,赢得到了主动。虽然反制刚刚开始,但可以借用一句昔年“样板戏”的唱词:“这一仗打得真漂亮……”有文友作诗赞曰:“四月风云,有点猖狂,魑魅魍魉又登场。黄河汹涌,长江奔腾,团结一致斗霸王。”这是对我国反制美帝贸易战的生动描写!
      大敌当前,中国毫无畏惧,从容应对,制敌的底气当然来自雄厚的国力和敢打必胜的决心。这对我们很有启发意义:无论何时何地,寒流来了并不可怕,关键要有御寒的得力办法;贸易之战也并不可怕,一定要有足够的实力和有效的反制措施。怕就怕面对风霜袭来,我们束手无策,无所适以。
      可是,面对灾害而没有应对措施的事情,时常在我们身边发生。让我至今痛心的是前几天刚刚发生的一件事:关中地区一场霜冻突然降临,使这一带的果农叫苦不迭。我的家乡盛产“户太8号”葡萄,仅我们村就种植了数百亩,家家都是葡萄专业户。这些年“户太8号”葡萄占据三秦市场,并已远销北京、广州、重庆乃至全国各地,成为前景广阔的品牌产业。目前葡萄树正处发芽期,鲜嫩的幼芽冲破树皮裸露出它的青春,三五片小叶绽放着草绿的芳香,这些承载着果农汗水和心血的“宝贝”,正茁壮成长在希望的田野上。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4月7日,一夜北风呼啸,冷空气骤然而至,春天犹如寒冬,刚刚长出的嫩芽经不往严酷的霜冻,大面积的葡萄树几乎遭到灭顶之灾,只见朝气蓬勃的枝叶冻蔫了,露头的新芽冻死、冻伤了……天灾来势汹汹,防不胜防,这可苦了靠种植葡萄谋生的果农们,一声声叹息,一声声埋怨!他们直叹老天不公,“明明已经过了冬天,却冻死在春天”?
      我家兄弟老三和老四分别种植了二十多亩葡萄,当然也在劫难逃。老三的地紧邻村庄,地势低洼,霜冻前刚浇了水,伤害还小一些。老四的地势高、风大水缺,损失要严重得多。我回到村子的时候,正看到他们一筹莫展,只是一声声地叹气犯愁。我问老四:“事先得到预报没有?”回答说:“知道要降温,没想到这么厉害!”再问“有啥好办法,采取什么措施没有?”答曰:“过去生产队时,常常用烟火熏烧的办法防霜,现在都被列为污染环境,只有个别大胆的人彻夜在果园熏烟防冻,人家的果树就没事。”听罢,我很敬佩这些“大胆的人”,娇嫩的葡萄需要像照顾婴儿般的精心,面临生命安危哪顾得清规戒律!兄弟们还告诉我,村镇已开始统计葡萄受灾情况,专家已拿出减灾补救措施,现在只能是赶快行动,把损失降到最低程度。听了这些信息,我的心才宽慰了一些。
      风云多变,人要应变。美丽的四月也会说变即变,如果我们的农业气象预报预警再能及时和准确一些,我们的农技工作者再能提供一些先进而不污染环境、切实可行的农作物防冻新办法该多好。如果暂时还没有这种更先进的办法,就要允许农民“土法上马”,在寒流到来的关键时刻使用他们行之有效的老办法,不能新的预防办法还没有,老办法又不敢用,眼睁睁任寒流宰割,这才是令人叹息的悲哀。

    2018.4.13.原创首发

作 者 简 介
崔振昭,笔名苍龙牛子。生于秦岭北麓、中国画乡苍龙河畔的牛东村,现居古都乐游原。长期从事军队和地方党委工作,熟悉基层社会生活。喜爱文学、演唱、收藏和健走。西部文学会员,崇尚“叙写普通人物和平凡事件,传播人生心语和世间真情”,写有一些散文随笔,上百篇文稿被《三秦都市报》、《西部文学》、《新长江文学》等刊物和网站登载。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