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要闻风范

当前位置:主页 > 要闻风范 > 文化资讯 >

李延培“单刀赴会”招降土匪

2020-11-15 17:55 | 西部文学论坛 |
我要分享

李延培
□褚银 谢浩
解放战争后期,一位参加剿匪斗争的英雄李延培,“单刀赴会”上山劝降东北鄂伦春族土匪首领莫金生,演绎了一段动人心魄的难忘故事。
抗战时期,日伪特务机关采取拉拢欺骗等手段,将居住在山林中的部分鄂伦春人改编为“栖林大队”。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后,他们又被国民党收编为东北挺进军混成第6旅骑兵第20团。其中莫金生、莫东生兄弟是代表性人物。他们与土匪头目磕头拜把子,结为兄弟,结成反动联盟,长期与人民政府为敌,在北安一带流窜骚扰破坏。1945年到1948年底,共打死打伤我军官兵400多人,其中团以上干部10多名。1946年6月12日,黑河军分区司令员兼地委书记王肃等同志也遇袭身亡。
为保证东北地区的发展和建设工作,进深山、剿残匪、保平安就成为当时我党我军的一项重要的任务。
经过深思熟虑和认真考量,中共中央和中共东北局1948年12月作出指示:鄂伦春族土匪首领莫金生问题是特殊的民族问题,应与国民党组织的政治土匪、惯匪、顽匪等匪徒区别对待,要采取政治宣传教育为主、军事进剿为辅的方针。根据这一指示,黑龙江省委、省政府、省军事部立即调整方案,将硬打死拼方案改为“围困、攻心、促降”的战略战术,并召开会议,研究派代表上山谈判,争取以战促和,通过劝降和平解决匪患,保证鄂伦春民族的延续和发展。
然而,之前的劝降尝试进行得很不顺利,曾有十几批前去谈判的干部战士被杀害。再次派人上山深入匪穴,可谓九死一生,要求谈判代表有丰富的斗争经验、随机应变的能力和不畏牺牲的精神。
“让我去吧!”关键时刻,一个人站了出来,这人就是黑龙江省军事部警卫团政委李延培。
李延培,1917年生,陕北清涧人。1935年3月,他参加过“东征”“西征”和榆林桥战役、直罗镇战役等。抗日战争爆发后,李延培在隶属八路军第115师的部队参加过平型关战役,1945年抗战胜利后,他作为党指派先期进军东北的优秀干部中的一员,到达黑龙江北安地区开展扩军建政工作。他参加过义县、清河门、鹜欢池等战斗,转战四平、长春、葫芦岛、沈阳等地,先后任第四野战军第2纵队第5师独立团团长、黑龙江省军事部军事科长、警卫团政委。由于李延培作战英勇、冲锋在前,加之又是陕北人,因而得了个 “李闯王”的绰号。在肃清国民党先遣军与日伪汉奸、土匪勾结的反动武装的战斗中,李延培驰骋疆场、一往无前,战功显赫。仅1946年,他和战友共进行剿匪战斗321次,毙伤土匪4000多名,缴获枪支8000多支,使得1947年初就基本肃清了省内的匪患。但剩余的这股鄂伦春族土匪有很强的民族特殊性,更加剽悍、危险、凶狠,劝降能成功吗?
面对大家的担忧,李延培豪迈地说:“我经验丰富,而且现在大势已定,我给他们讲明利害,指出光明之路,争取成功。”
1949年1月13日,李延培带着参谋穆景祥出发了。这时,东北还是最寒冷的时节,寒风凛冽、大雪过膝。二人深一脚浅一脚地走了一天一夜,终于在一个叫邵把头木营的地方找到了莫氏兄弟的山寨。当他们刚缓下一口气,就听一声大喝:“干啥的?”一排黑洞洞的枪口便对准了他们。
面对众匪,李延培冷静地说:“我是解放军谈判代表,我们没带武器,要见莫金生谈话。”土匪们不由分说,把他和穆参谋绑了起来。
当莫金生看到站在面前穿着解放军军装的李延培时,脸一沉,随即下令:“拉出去枪毙!”几个土匪拥上来,李延培没有慌乱,他凛然地说:“我既然来了,就没想活着回去!等我把话说完再杀也不晚!”
莫金生的兄弟莫东生急忙上前劝道:“让他把话说完。”莫金生只是用目光看着李延培。接着,李延培从国际形势到全国解放,从国民党垮台到党的民族政策……有理有据、滔滔不绝。
李延培最后说:“我们之所以没有进兵打你们,是为了挽救你们,知道你们是受骗上当,才误入歧途。为了你们及家属的生命安全,还是派人下山谈判为好。”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莫氏兄弟最终决定,把随同李延培一起来的参谋穆景祥留下来当人质,由莫金生的侄子莫德林跟着李延培下山谈判。
当李延培和莫德林一起回到省政府所在地北安时,引起了轰动。战友们看到“李闯王”不但平安回来,而且带回了山上的谈判者,大家又惊讶又高兴,都称他是单刀赴会的“孤胆英雄”。
在北安,莫德林受到了热情接待,领导亲自接见,李延培全程陪同。我方领导一再向他交代党的政策:只要下山,不再与人民为敌,服从政府领导,可以不缴枪支,继续在山上打猎,政府还帮助选点定居。莫德林听了非常高兴,再三表示会把这些意见带回去,不再与解放军对抗,并动员其他人员尽早下山。
回到山寨,莫德林把北安之行和解放军的诚意向莫金生、莫东生等人作了报告。大家七嘴八舌地议论开了,多数人都同意再次谈判,条件满意就投降。看到人心所向,莫金生只好同意派莫德林再次去谈判。于是,莫德林带上莫德生、汉族秘书宋宝勤,以及留作人质的穆景祥一起下山了。
第二次谈判,气氛更加融洽,但莫德林却出人意料地提出了一个要求,让大家很是意外。原来,莫德林要求认李延培为干爹。因为在鄂伦春族内,朋友之间磕头拜把子和认干亲很盛行,他们以此建立感情,增加信任,避免背叛伤害。莫德林认为,一旦李延培成了自己的干爹,父子之亲可以保证他们以后平安无忧。
李延培理解莫德林的疑虑,从团结民族兄弟、促成和平解决的角度出发,他痛快地答应了。这样一来,解放军和鄂伦春人之间的距离一下子拉近了。
认亲仪式完成,李延培受上级指派,向他的“干儿子”宣布了党的政策:第一,投降后不能再抢,吃喝穿用一切东西由政府供应并派车送到;第二,如果鄂伦春人愿意在山上打猎也可以,什么时候愿意下山自愿;第三,鄂伦春队伍中的那些汉族人,以及部分日本人和其他顽匪都要送下山来,全部交给政府处理,一个不漏;第四,不准放火烧山,要保护森林不受损失。莫德林表示一定会向山上转达,一心一意跟共产党走,但李延培总感觉事情不会这么简单顺利。
果不其然,莫德林回去把这四条一公布,虽然大多数鄂伦春族人拥护下山投降,但上百名汉族土匪等对第三项条件提出了反对,他们害怕下山后受到人民政府严惩。莫金生、莫东生兄弟也不愿意把其中十几个和自己磕过头、拜过把子的汉人交出去,认为那样不够义气。
匪连长曾月文,还有个姓黄的营长害怕自己被送下山,就召集心腹秘密开会,决定发动“兵变”,把莫氏兄弟和莫德林全部干掉,掌握队伍。没想到,一个参会的汉族人悄悄把这件事报告了莫金生。
第二天一大早,莫金生、莫东生、莫德林命令全体人员集合,从队伍中把密谋起事的人全部拉出来绑上,并下令枪毙了其中大部分人。
这一下,整个队伍再没人敢乱说乱动了。经过一番商讨,大家全部同意在投降书上签字。
1949年2月28日,莫家一行人走下大山来到北安,莫金生作为代表正式签字,李延培也亲眼见证了这个历史性时刻。
为了做好感化工作,当地人民政府抽调人员组成了民族政策工作队,给山上的鄂伦春人送去粮食、布匹和药品等物资,使他们真正认识党的民族政策。
李延培还和“干儿子”莫德林再次上山,说服了莫金生让他的妻子也下山参观。莫金生妻子下山之后,省军事部部长于天放亲自接待她,反复宣讲党的民族政策。人民政府还派人领着她到处参观,并给她拍了不少照片。回去后,莫金生的妻子天天念叨共产党如何如何好,解放军如何如何好,时间一长,莫金生终于彻底转了弯。
1951年,黑龙江省政府指示黑河鄂伦春协领公署成立护林大队。协领公署任命莫东生为护林大队大队长,莫金生为副大队长。协领公署还几次邀莫金生到各地参观,他先后到哈尔滨、长春、沈阳、大连等城市游览,思想有了较大转变。
经过协领公署反复做工作,1952年8月份,在莫金生支持配合下,战国芳、曾桂山等最后4个负隅顽抗的汉人土匪全部被带下了山。

(责任编辑:洛沙)
网友评论